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67章 正一道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李慕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眼前他最在意的事,是保护任真的安全。有袁猫首这一威胁潜伏在侧,他如果离开任真身边,就会将其陷于凶险境地。

    跟董仲舒相比,毫无疑问,当然还是任真更重要。

    任真何尝不知这点,见他没有反应,只好作罢,回身继续注视阵中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担心董仲舒出事,不止是由于长生真人说出的卦象。他很清楚,自己跟颜渊联手,毁掉董仲舒的本命炉,从那以后,对方的气运陡然暴跌,就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斜谷会战时,董仲舒遭到偷袭,身受重伤。其后颜渊破誓入八境,一路追杀他,致使他伤痕累累,江河日下。而在长安城外,他跟玄悲斗法,再度受创,伤情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他的境界跌至八境下品,跟八境圆满的长生真人相比,存在很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一入八境,固然生命力顽强,难以被杀死,但他垂垂老矣,又接连受创,如日薄西山,注定无法再维持旺盛的斗志。而对面的长生真人,精神矍铄,气血饱满,正是状态极佳之时。

    所以说,必死之象,不是空穴来风。

    长生真人左手持拂尘,右手结印,朗然道:“谁敢替本尊前去闯阵!”

    此时太阳阵静止,尚未衍化出变数,故而外人无法看清门道,需得有人闯阵,牵引杀机显露,长生真人才敢正面破阵。

    考验两家门下弟子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后方大群道士间,一名中年男子豁然跳出,站在长生真人前方,昂首挺胸。

    此人脸廓方正,蓄着浓须,穿一身深蓝色道袍,头上带着逍遥巾,从外貌看稀松平常,没有特别显眼之处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也很普通,平静说道:“道祖座下,华山,请赐教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双方阵营俱是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道家弟子望着华山的高大背影,神情肃穆,由衷流露出敬重之情。

    儒家众人则心头一震,都深知此人的赫赫威名,面面相觑,谁也没敢跳出去迎战。

    华山其貌不扬,却是长生真人的大弟子,在道家的地位仅次于老师,就相当于儒家的大先生。他能令万千道众拥戴,诚心拜服,其实力毋庸置疑,必定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道祖首徒出战,儒圣首徒却不在场,这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儒家阵营鸦雀无声,气氛异常尴尬。

    华山见状,表情略显呆滞,并未显露倨傲之情,沉默地踏前,赤手空拳,迎向儒家众位贤哲。

    他步伐沉稳,面对偌大儒家,没有丝毫怯意。

    像是一座不可撼动的大山。

    华山步步逼近,七十二贤者里,封万里按捺不住,终于凌空弹出,拦住了华山的步伐。

    从大先生到四先生,均无法到场,此刻的儒圣门徒里,竟以他这位五先生为首,不可不谓寒酸。矮子里拔将军,他只能硬着头皮接战。

    两人甫一碰面,还没开始交手,这时,华山后方飘出一道爽朗笑声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亲自动手,我怎好意思看热闹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大串虚影从道家阵营里闪烁而出,刹那间,便已来到华山身后不远。

    这是一名年轻道士,面白如玉,眉目清秀,生得极俊俏,而且身材高挑清瘦,称得上玉树临风。

    “道祖座下,谭梦溪,请让我出出汗。”

    年轻道士满面春风,扫视着前方的众多儒生,眼里浮出一抹莫名的惆怅之意。

    他在南晋时,早就听闻无双国士元本溪的大名,可惜始终未能谋面,痛快战上一场,分出高下。若非如此,道家二弟子的名头,还是要比儒家二先生矮一头。

    今日难逢劲敌,他心里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见大师兄和二师兄出场,道家众人急于立功,顿时又跳出四五人,在儒家面前叫阵。

    “宋玉蟾!”

    “楼玄!”

    “张巨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几位,都是大名鼎鼎的道家高手,即便在北唐,也有不小的名气。他们陆续站出来,通名邀战,气势咄咄逼人,足以彰显出道家的人才济济。

    与此相对,儒家众人齐喑,这场面看起来很寒碜。

    董仲舒看在眼里,脸色青红不定,嘴角肌肉抽搐半天,寒声训斥道:“老七,老八,老九,人家都敢猖狂叫阵,你们这些作师兄的,还想当缩头乌龟?”

    被老师当众点名,七先生等人无法再退缩,碍于颜面,只得出阵接战。

    任真站在高台上,把这一幕看在眼里,五味俱陈,“儒家已有衰颓之势,而这正一道,比预想中还要强大……”

    道家并非铁板一块,持有统一的理念和信仰,而是分成两大派,立场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以长生真人为首,今日出战这一派,叫做正一道,是南晋道家的主流正统,势力最庞大。

    正一道专注于修炼金丹和符篆,假借外物以提升修为。奉行此道者,不必非得出家禁欲,亦可成家生育,烟火气息极浓,故而跟俗世朝廷亲近,得以大力传道。

    另一派的势力目前更微弱,叫全真道,以长春真人为首。此道主张修真养性,清心寡欲,隐居在深山里,修炼内丹造化。由于修行极苦,又不染俗尘,此道难以广泛传播。

    单是正一道,长生真人徒众如云,就能跟儒家叫板,道家的全部底蕴难以估量。幸亏那长春真人没有下山,否则形势将会更严峻。

    想着这些,他喃喃地道:“以前总嘲笑他们,只会些鬼画符的本事。但愿这次别闹出大动静……”(第262章)

    道家符篆,威力非同凡响,一旦催动起来,能呼风唤雨,驱神役鬼,有诡变莫测之机。而正一道,最擅此道。

    以华山为首,出阵的道家数人纷纷凝结手印,姿态各异,以真力勾勒出符纹,攻向儒家几位贤哲。

    一时间,阵内风雷大作,云雾翻滚,各种异象丛生。

    董仲舒立于中央,不敢大意,双臂一振,浩然真力海洋扑打向前方,灌进迎战的几位弟子体内,彷如驱使傀儡,为他们输送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砰、砰、砰!

    那几位贤哲只觉功力暴涨,浑身经脉贯通,都处于非常玄妙的状态中。他们欣喜地发现,自身实力变得空前强盛。

    得到太阳阵加持,他们精神抖擞,这下再无怯意,奋然施展各自道法,迎战面前的对手。

    道家阵营里,长生真人微凛,拔出本命木剑,径直刺向董仲舒。

    “纳命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