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69章 三生万剑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庐江北岸。

    在长生真人率领下,道家徒众纷纷进太阴阵,虚空原先的位置上,依然还留有一拨强者,未曾行动。

    这些人清一色银甲白袍,手持长枪,威武雄壮,赫然是陈庆之的白袍军。

    刚才二圣截江,令南晋主力损失惨重。陈庆之当机立断,命令主力大军在南岸休整待命,等武修们扫除北岸的巨大威胁后,再开拔渡江。

    不止山上有武修,山下军营也藏龙卧虎。

    陈庆之麾下有七千精锐,随他驰骋疆场多年,杀出白袍军的赫赫威名。这支最强之矛,便是由众多武修组成。陈白袍一身是胆,既然北岸出现劲敌,他自然要亲自上阵,来会会北唐群雄。

    在白袍军前方,一名中年男子抱胸而立,英气逼人。

    此人身高八尺,眉目俊朗,体格健硕,同样披一件白袍,威风凛凛。他手里握着的却非长枪,而是一根银色铁管,不长不短,似棍非棍,似箫非箫。

    听到任真搦战,他迈步向前。

    两人素昧平生,任真站在唐军最前方,凝视陈庆之的雄伟容姿,忍不住暗叹,此人仪表非俗,流露英武气概,跟说书人称颂的赵云颇有神似,不愧是一代名将。

    赞叹归赞叹,任真斗志昂扬,并不会心生畏惧,如无数庸碌将士那样,未战先怯,千军万马避白袍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历史上不少名将之所以一战成名,扬名立万,正是因为他们能克服常人不敢想象的困难,战胜强劲的敌人,最终完成不可思议的奇迹。

    对手越强,越考验一个人的意志和能力。强强交锋中,失败的那位就会成为垫脚石,用自身累积的一世功名,将胜者送上巅峰。

    眼前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陈庆之百战百胜,被民间尊为白袍战神,俨然是一副不可战胜的形象。而任真,所有名望都基于长安之行,在战场上未立寸功,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,无法跟白袍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挡在面前的是最难跨越的高山,同时,也是世间最大的一块垫脚石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,他迈的步子够不够大,能否将陈白袍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任真内心很激动。今日只要打败陈庆之,终结对方的不败神话,他就是真正的出道即巅峰,还是战争史上的最巅峰。

    他攥着拳头,再次说了一遍,语气坚定。

    “陈白袍,可敢一战!”

    陈庆之隔空对视,目光古井无波,淡淡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为将者知彼知己,他当然清楚,眼前这年轻人就是吹水侯。此时故意这么问,是在攻心,给任真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,我就是神,无数人梦想着战胜我,取而代之。而你是无名小辈,连让我认识你的水准都没有,还有何资格跟我对垒叫板?

    听到这种话,意志不够坚定的将领,往往容易自卑挫败,重新温习敌人的强大,心气被磨灭大半。

    任真闻言,微微一怔,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他盯着陈庆之身上的白袍,嘴角挑起,笑道:“战场上穿白袍,很容易弄脏的,还是我帮你脱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双手一伸,左右手腕各有红光闪烁,刹那间,两片血色长剑出现在掌间。

    正是他的本命,**剑。

    斜谷会战后,此剑出世不久,就被他一分为二,一片化作剑镯,随身携带,另一片则送给顾海棠,两者相互感应沟通。

    这次出征,海棠被留在皇宫里,潜心养伤,**剑派不上用场,她又担心他的安危,于是便将另一片还了回来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**剑终于能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陈庆之神色微变,感知到剑身的冷冽杀机,问道:“你用的是双剑?”

    于剑道而言,贵在精一,最忌贪心驳杂。大多数人毕其一生,连一剑都练不好,更不用说双剑,这就相当于歧途,不仅不会练出太大威力,反而徒有虚表,枉费心神。

    所以他有些惊讶,任真竟没被长辈劝止,还敢修炼双剑。

    任真看着他手里那根铁管,反问道:“你这又是什么兵器?”

    陈庆之凝眉,没有回答问题,说道:“你自取其辱,我可以成全你,不过,咱们稍后再决战。”

    任真诧异,“为何?”

    陈庆之转头,视线移向右侧,神情崇敬,“道祖十余年未出手,今日岂能错过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余年未出手,这个说法不够准确。

    上次在长安城外,长生真人还曾跟颜渊大动干戈,双方连拼十字,将颜渊震退一十三步。但那场决斗没有外人旁观。

    像今日这样,他在大庭广众下出手,确实是十余年来头一次。

    那柄桃木剑一出,意味着道祖要动全力,誓杀儒圣。

    太阳阵中,长生真人罡步向前,速度并不快,但身躯轻忽飘渺,让人捉摸不定。赶至董仲舒面前时,他右手掐诀,左手扬剑,剑指青天。

    道家也有剑。

    道家之剑,跟兵家之不同,重在明天道,而非体术,更非凌厉杀伐。

    他们的剑多用桃木雕刻,粗钝无锋,这便是主动放弃形,不以锋芒伤人,这样才能专心凝意,修炼自己的道。

    眼前这把木剑,名为五斗米,它就是长生真人的道。

    那么,何为道?

    长生真人手腕微抖,神采飞扬,嗓音清越,“听说剑圣北归后,曾悟剑十如来,令万剑来朝。可惜,他今日不在场,无法印证高下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场间众人已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那木剑高擎,竟在虚空凝出无数道青色剑气,整齐排成数十排,如孔雀开屏一般,越往上,剑气越密集而浩大,彷如擎天的剑锋,快要倒塌下来。

    这副画面震撼至极。

    仅凭一把木剑,就能衍化出万道剑气。

    这真是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剑。

    难怪长生真人要跟剑圣印证高下。任真悟出的剑十霸气绝伦,能号令万剑,为他所用,同样气势浩荡。区别在于,任真调遣的都是有形铁剑,威力有限。

    而长生真人这一剑,是以道家法力凝出,蕴藏玄妙难言的真意,绝非朝夕之功。它如同清风一般,精纯明净,不见凌厉杀气,但没人敢怀疑它的威力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兵法有六如,其疾如风,其徐如林,侵掠如火,不动如山,难知如阴,动如雷震。

    场间另外两位大宗师,一者其疾如风,一者难知如阴,皆登峰造极,成就各自追求的极致。

    而长生真人这一剑,沉稳从容,并不追求速度,而是如森林一般,徐徐展开,以缜密而华丽的姿态面对敌人。

    这正是其徐如林的完美演绎。

    有朝一日,任真若跟长生真人对决,不知是否敢再喊一声剑来。

    面对这漫天剑气,董仲舒不禁倒退一步,表情凝重到了极点,惊呼道:“大衍之术……你竟然练成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