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70章 大衍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衍,通“演”。大衍,就是推演天地万物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见,这大衍之术是一门多么博大高深的道法,能将天地万物都包涵在内。

    董仲舒不敢相信,传说中的大衍之术,竟然被长生真人参透了。此道法乃上古大贤所创,早已失传数千年,世间几乎无人听闻过,而董仲舒恰好是知情者之一。

    春秋诸子百家,并非妄自尊大,闭门造车,他们相互借鉴融合,研究的学问经常有共通之处。

    譬如,一部《周易》,被誉为大道之源,不仅被道家当作经典巨著,在儒家也尊列五经之一,同样,阴阳家也奉若圭臬,可以说是算命先生的必修科目。

    大衍之术,根源就出自《周易》,故而身为儒圣,董仲舒能知晓这门神通,并不奇怪。如果有机缘得到此术,他会摒弃门户之别,毫不犹豫地修炼它。

    相邻的太阴阵里,杨玄机正忙于厮杀,听见大衍之术的名号,同样为之一震。上古秘术出世,这下董仲舒真有杀身之祸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虚空,任真虽见识渊博,却没听过大衍之术,更没心情在意这点。他盯着长生真人衍化出的万道剑气,神情震撼。

    夜游星海、领悟剑十后,他自认为那一剑霸气绝伦,仅就剑招本身而言,天下罕逢敌手。谁曾想,今日竟能目睹如此震撼的画面。

    俗话说,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道家神通果然了得。这三生万剑,足以跟剑十如来媲美,而且由八境强者使出,威力更是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能扛得住吗?”

    他心脏砰砰直跳,替董仲舒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太阳阵里,长生真人微微一笑,“能看破此剑根基,你的眼光倒是不错,就看本事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向前迈出一步,木剑落下。

    扇面前扑,遮天蔽日,万道剑气如顶礼朝拜,同时斩向董仲舒。

    它们的速度不快,没有气冲斗牛的无匹罡气,更没有风起云涌的异象,从容不迫,沉稳有序地斩落,仿佛天在崩塌下来。

    如此碾压,董仲舒无路可退,只能正面硬扛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扎稳马步,气沉丹田,汇聚全部真力,准备迎接毕生最大的考验。

    他闭着眼睛,收拳蓄势,振声颂念。

    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

    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

    于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

    皇路当清夷,含和吐明庭。

    时穷节乃见,一一垂丹青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儒家脍炙人口的名篇《正气歌》,阐述了儒家修行的根基所在。“于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”,游离天地间的浩然气,是儒家的力量来源。

    儒家修行,就是顺承天地,在天地间弘扬正气。

    董仲舒高唱这首歌时,整座太阳阵高速旋转,阵内外的天地产生感应,也开始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阵内,构建此阵的儒家弟子真力全部外溢,流淌到一起,如百川入海,被牵引到儒圣面前;

    阵外,虚空浓雾被抽丝剥茧,分离出道道浩然气,宛如细长的棉线,急遽游动着,凝聚飘浮在儒圣面前。

    儒圣强行牵引天地,拼尽毕生功力,就是要凝出最强的一个字,来跟道生万剑相抗衡。

    他要写的,不是天地君亲师,不是仁义礼智信。

    随着浩然气滚滚汇聚,他面前那道古字的轮廓渐渐明显。

    儒。

    这是天下读书人共有的面貌,也是董仲舒最根本的身份。先是儒,后成圣。唯有此字,才能让他爆发出最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剑落,铺天盖地。

    字出,浩气凛然。

    儒道二圣交锋,气概坦荡,可昭日月。

    两股伟力太过浩瀚,太阳阵承受不住,迅速崩溃,不止是儒家众人,连同破阵的道家门徒一起,全被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阵先破,董仲舒的力量便瓦解一部分。

    那道儒字出现裂痕,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董仲舒脸色雪白,面对浩瀚伟力冲击,紧咬嘴唇硬撑着,却定不住身形,砰砰砰逐步倒退。

    共退九步。

    身负旧伤,仍以八境下品,硬扛八境圆满、大衍古术,这已经超出他的极限。

    董仲舒颤颤巍巍,头颅微昂,猝然朝天吐出鲜血,再也支撑不住,半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尽力了,奈何长生真人太强。

    任真看得内心悲怆,眼泪打转,恨不得冲过去扶起老师,但心里清楚,即便他有那份实力,也不能插手。这是圣人之间的斗法,更是两个男人的较量,纵然战败,也绝不能输掉尊严。

    董仲舒以手按地,艰难站起来,霜发凌乱,脸色瞬间苍老许多,失去了往日的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只是,他眼里那股傲意,始终不曾黯淡。

    “老夫再不济,也不会输给孽徒!”

    当日颜渊明哲保身,退了十三步。今日董仲舒不肯认怂,赌上性命,退了九步。

    孤傲,何尝不是一种信念。

    长生真人摇头,怜悯地看着董仲舒,“这么大一把年纪,何苦死要面子?硬接这一剑的后果,就是你连逃窜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杀死一名八境强者,太不容易,眼前正是大好良机,他不会放虎归山,让董仲舒逃走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清楚,我用的是大衍之术,早就应该明白,我推演的不止一剑。”

    他再进一步,抚摸着本命木剑,面露惋惜,“我原先的假想敌是顾剑棠,他最年轻,前途无量。可惜他自投罗网,金陵那一战,我还没观摩透彻,他就被陛下打败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在远方观战,琢磨着话里的意味,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“大衍之术,可以追本溯源,以形推神,衍化出功法最相似的面貌。刚才衍化的新招剑十,威力差强人意,现在就用剑六蛟龙,为你践行吧!”

    他手中木剑再次挥起。

    任真神情大变。

    难怪刚才那一剑,看起来有些眼熟,原来是模仿他练成的!

    这个长生真人太可怕了,按他刚才的话意,分明是运用大衍之术,根据剑圣施展出的剑招外形,推衍出它们的神意,从而达到模仿乃至偷学孤独九剑的效果!

    边看边学,看完就会,世上真有这么逆天的功法?

    任真震撼无语。如果长生真人没夸大其词,以后谁还敢跟他交手,那样岂非等于传他功法,帮他越来越强!

    任真瞪大眼眸,死死盯着长生真人,倒要看他如何一剑起蛟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