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72章 两败俱伤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长生真人身后,李慕白火速赶来。

    在动身离开点将台的那一刻,他并非没想过,先冲过去援救董仲舒,但长生真人的功力太强,他不敢确定,以自己目前的修为,能否挡下这一剑,救走董仲舒。

    而且,即使他能做到,隐藏的行迹就会暴露,自然也无法再偷袭长生真人。如果这样做,董仲舒未必能保全,更无法挽救整个战局。长生真人得势,北唐形势只会更加严峻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偷袭长生真人,才是对全局更有利的选择。只要他遭受重创,就等于跟董仲舒兑子,两朝重回均势,董仲舒造成的劣势也就弥补回来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李慕白来不及顾虑太多,只记得任真那句交代,杀死八境,这笔买卖才划算。

    所以,他直奔长生真人而来。

    长生真人斩落水龙,这一招数用老,木剑仍在下垂,没有重新复位,更不可能察觉到,致命的危机正从后方降临。

    他满面春风,对刚才一剑的威力颇为满意。毕竟,杀死八境太难,最近几年,风云十强排名不断变化,却始终不见有大宗师陨落。

    今日他初战告捷,将排名压过自己多年的儒圣斩杀,怎能不扬眉吐气,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他捋动胡须,从容转身,准备退出太阳阵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人算不如天算,他转身的时机太精准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李慕白的铁剑迎面斩落。咔嚓一声,长生真人被砍中,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他那只还在捋胡须的右手,连同整条臂膀,被李慕白一剑劈掉,干净利落,坠落到地上!

    十大风云强者里,北唐的萧铁伞中了任真的偷袭之计,痛失一臂。无独有偶,南晋的长生真人也没能幸免,将右臂断送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应该感到庆幸,当李慕白扬剑时,自己刚好侧身回转,避开了要害部位。否则,他已经被劈成两半,死无全尸了。

    他脸色霎时惨白,剧烈的痛楚袭遍全身,他根本来不及判断,出于本能意识,拼命朝后方逃窜。

    断臂处鲜血狂喷,洋洋洒洒,飞溅到空中,有一小部分沾染到李慕白身上。隐身神通怕水,他就此显露真身。

    长生真人见到这一幕,瞳孔不禁收缩,惊愕于这戴斗笠的汉子是谁,更想不通对方为何能凭空出现。

    他退意决绝,瞬间退出数十丈,才停住身形,急忙封住身体右侧的全部穴道,阻止继续失血,同时也防止李慕白剑上有毒,扩散进脏腑内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谁!”

    他话音颤抖,不止是嘴唇,痛得全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李慕白行踪暴露,便不必再隐藏,摘下斗笠,露出一头银发。

    “可惜功亏一篑,没能替夫子报仇,留下你的老命。”

    他神情惋惜,清楚巅峰强者生命顽强,长生真人纵然痛失一臂,毕竟八境圆满的修为还在,刚才错过天赐良机,今日已无法再杀死他。

    儒圣陨,道祖残,这对强者算是兑子。

    相邻的太阴阵里,另外两大宗师见战场形势剧变,都放弃缠斗厮杀,跳出圈子。

    杨玄机回到任真身旁,侧首对着下方地面,神情肃穆,应该是在向董仲舒的尸首致哀。为国捐躯,今日的儒圣,值得所有唐人的敬重。

    师尊战死疆场,众多儒家贤哲哪还有心情恋战,默默围在董仲舒身边,守护着老人的遗体,场间气氛悲怆至极。

    曹春风则身形闪烁,赶到长生真人身前护卫,掩护他回到阵营。

    道家众人也不敢大意,簇拥着老师撤离,他们万万没想到,老师会在极盛之时遭创,付出这般惨重的代价。就算他能维持住现有修为,经此一役,也必然元气大伤,再难恢复半个时辰前的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场间的变化太快,而且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曹春风伫立虚空,愤怒地盯着任真,如同一条站立起来的蝮蛇,眼神怨毒,恨不得将任真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前几年,他亲手调教任真长大,暗中在侧观察,对这徒弟的心机手段再了解不过。关于隐身和易容的神通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能迅速想通原委。

    派李慕白暗中蛰伏,试图刺杀南晋强者,这次是他低估了任真的胆量,明知体内有毒蛊,竟然还敢反咬一口。

    他额头渗出冷汗,心有余悸。若非董仲舒陨落,逼得李慕白仓促出手,任真的最终意图,恐怕是要让墨家巨子对付自己,逼自己交出解药。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,寒声道:“吹水侯,你好厉害的手段!”

    任真不温不火,回敬道:“过奖了。我最近身患重病,心情不太好,想拿南晋开刀,让你们长点记性。要不是你们兵锋太盛,咄咄逼人,我也不愿亲自出战。”

    这话看似漫不经心,随口一说,曹春风却听得明白,任真是被中蛊一事激怒了,想拿偷袭长生真人的手段警告南晋,最好别太放肆,逼他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曹春风面目狰狞,恶狠狠地道:“总有一天,你会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杨玄机闻言,猛然皱眉,持剑踏前一步,准备跟曹春风再战一场,生擒这个活死人回营,替任真解蛊。

    曹春风见状,撩起遮挡视线的乱发,盯着杨玄机,漠然道:“这次没能杀你,是因为对你一无所知。一回生二回熟,下次再战时,我会让你死无全尸!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凄厉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武帝是绣衣坊的最高掌控者,任真虽为坊主,实际只是个傀儡,曹春风才是绣衣坊真正的打理者。

    这次回去后,他会连夜传信金陵,让绣衣坊调动全部力量,查察关于八境盲眼剑客的所有信息。

    他要对杨玄机了如指掌,看破此人的一切。

    点将台上,绣绣站在那里,彷如局外人,始终没能跟上战斗的节奏。她以眼神询问曹春风,她要不要伺机出手,再跳出来扭转战局。

    曹春风微微摇头,示意她别轻举妄动,然后冷冷说一声,“撤!”

    这一战两败俱伤,出乎意料,长生真人又身负重伤,他们没有再强攻下去的必要,只能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转头看向对面的陈庆之,怅然道:“可惜咱们初次交锋,没能痛快战一场……”

    陈庆之冷哼一声,讥笑道:“区区五境,真敢跟我战一场?你知道我是何等修为吗?”

    他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任真站在那里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陈庆之的底细。七境上品,此人不止足智多谋,更是武艺超群,自身实力堪称完美,跟国士元本溪是一时瑜亮,难分伯仲。

    以五境中品战七境上品,听起来太耸人听闻。只有任真自己才清楚,他已准备好杀手锏,本来这一战,有希望正面击杀对方。

    可惜,董仲舒身陨,太阳阵先破,错失良机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一定会让陈白袍好好领教,什么叫太极生两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