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73章 薪火相传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这场庐江鏖战,以两败俱伤的结果匆匆收场。

    北唐损折的是儒圣董仲舒。这些年,夫子被北唐文人奉为泰山北斗,在他的率领下,儒家步入鼎盛时期,最终实现一家独大。朝野内外,到处都活跃着儒家读书人。

    他的陨落,壮烈而沉重,必会给儒家乃至整个北唐,造成难以想象的冲击。南北巅峰战力的均衡态势,也已直接打破,继剑圣之后,北唐又折一圣,形势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南晋付出的代价也很惨重。长生真人亲赴战场,首战便大功告捷,一剑斩杀儒圣,彰显出炉火纯青的巅峰造诣,也正是气机最旺盛之时。如果不出意外,他应该最可能成为第二位迈入九境的强者。

    然而,李慕白临时下山,在任真安排下隐身出战,避开了南晋眼线,成为暗藏的杀招。月满则亏,长生真人痛失一臂,气运从巅峰暴跌,再想突破境界,希望已经渺茫。

    儒陨道损,是重要的转折点。

    江山如画,曾经多少豪杰。

    由此而始,旧时代的齿轮崩坏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气运此长彼消,新时代的轮廓扑朔迷离,谁都不知道,未来大陆将演变成怎样的格局,又将涌现出哪些新面孔,谱写风流。

    眼前,经此一战后,南晋白袍军锋芒受挫,屡战屡胜的势头受到遏制。儒圣的自爆,道祖的重伤,向南晋军士传递了一个信息。

    兔子急了尚且咬人,中路军被逼到这份上,北唐已经有了破釜沉舟的决心,死守庐江城,不会再像先前那样,望风逃窜,溃不成军。只要打不垮北岸的任真驻军,就别想顺利渡过庐江。

    遭到阻击后,陈庆之稳重起见,没再贸然渡江强攻,而是在南岸驻扎固守,对渡江失败的军队进行休整,同时,耐心等候两翼晋军的推进。

    只要另外两路齐头并进,跟上他的节奏,届时,三路都攻至两界山区,对庐江城左右合围,即使守军再顽强,也是孤城一座,终究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两军隔江对峙,在任真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他知道,陈白袍等的是三军会合,想凭整体优势碾压向前。一旦出现这种局面,只靠眼前的兵力,就真的守不住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须尽快想办法,引诱白袍军出击,先粉碎这支精锐主力,才能扭转全局。

    鏖战第二天,江畔军营里举行简单的葬礼,祭奠儒圣。

    全军上下披白,气氛沉闷,他们都亲眼目睹,董夫子死得壮烈,宁肯选择自爆,也不愿死在敌人剑下,如此决绝的姿态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文人坚贞不屈的气节,更鼓舞了他们捍卫北唐疆土的信念。

    葬礼过后,众多贤哲聚在一起,商量接下来如何治理丧事。

    儒家最重孝道,一应礼仪必不可少,不能就这么草草敷衍了事。夫子尊为一家圣人,受北唐臣民推崇,如今他为国捐躯,就算不用举国披丧,也理应得到百姓的哀悼。

    老人们也讲究落叶归根,夫子虽战死庐江,终南圣地才是他的归宿。作为弟子门生,贤哲们一致认为,得在终南山设立衣冠冢,举行祭祀大典。

    但眼前战局焦灼,他们这些儒生是阻击敌军的核心力量,断然不能离开军营。最终,他们商量后决定,让六师兄薛饮冰代表他们,护送老师的灵位回山,替他护陵守孝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任真同师兄们出营,恭送老师的亡灵回家。

    为表孝心,任真又独自再送一程,一直随薛饮冰走到两界山前。

    薛饮冰心知,小师弟是有话对他说,于是路上行得很慢,跟任真骑马并肩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自然明白他的话意,叹了口气,面容苦涩。

    当日董仲舒在战死前,留下最后的一句话就是,要把儒家托付给任真。这句遗言的用意太深,而且又被门下众弟子听见,是个很棘手的大麻烦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自从斜谷会战后,儒家二圣并立,夫子和大先生撕破脸皮,明争暗斗不止,早已不是以前夫子独掌大权的时代。夫子死了,按理说,尊师阵营也就不复存在,儒家将全部归由颜渊执掌。

    然而,问题就出在,夫子最后喊了那句话。他告诉天下人,任真将继承他的衣钵,就等于说,任真才是名正言顺的儒家领袖,而非颜渊。

    颜渊虽被敕封文圣,享有圣人尊荣,但得不到衣钵,就没资格发号施令,统领天下文人。

    师徒传承,正统名份,这是儒家理念里极为重要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趋炎附势的人,想迎合文圣颜渊,在内斗里得利,自然不在意这些说法,还会继续拥戴颜渊。但那些骨子里真正尊师重道的文人,却不会弃如敝履,无视夫子的遗言。

    夫子既然明言,把儒家交给任真,那么,他们就得遵从圣人遗志,矢志不渝,在任真的率领下,修身齐家,治国平天下。

    想变心的,早就变了。不想变的,永远不会变。

    董仲舒的遗言,完全可以换成另一种说法,你要替我斗垮颜渊。

    名为传承,实则是离间。有了这句话,就算任真不想斗,颜渊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与八境强者为敌,这份担子,岂能不重?

    任真苦笑道:“若非南晋犯境,我真想替你守陵,去终南山躲几年。”

    薛饮冰不知说啥好,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两人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任真看着薛饮冰,问道:“师兄,上次我的弟子任真打伤薛清舞,你是不是耿耿于怀?”

    薛饮冰干笑一声,“你为何这么问?”

    没有明说,就代表心里还是介意,存在隔阂。

    任真诚恳地道:“你公私分明,大义凛然,不会因为她的事,耽误抵御外敌,但我能感觉得到,你最近待我,似乎不如以前热情。”

    薛饮冰摇头,漫不经心地道: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见状,补充道:“我徒弟出手没轻重,好在我看到她已恢复容貌,但愿你能宽恕。这次大战,她也受伤不轻,我准备送她回京疗伤,顺便再传她一剑,就当作弥补愧疚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是愧疚,其实战台上死伤自负,当初任真并没使用卑鄙手段,而且是薛清舞猖狂在先,咎由自取,怨不得别人惩罚她。

    薛饮冰嗯了一声,表情微松。

    再传一剑,自然指的是剑圣绝学。对剑修而言,这绝对是份大礼,他很清楚其中的分量。

    任真继续说道:“养伤的时间,刚好能让她抽空修炼。师兄你去终南山守陵,或许会枯燥,所以,我想也送你一份小礼物,供你消遣时间。”

    薛饮冰感到意外,“哦?”

    他不明白任真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。

    任真从袖里掏出一份小册子,黯然道:“老师这次来前线找我,本来还想跟我切磋探讨春秋大义,现在却阴阳两隔。这份春秋真解,是我撰写的,不想再留着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册子递给薛饮冰。

    “里面所写的见解,未必正确,但是我的肺腑之言。师兄无聊时,可以看看,抛砖引玉,说不定能让你有收获。看完之后,就麻烦你把它烧给老师吧……”

    薛饮冰神情凝重,小心翼翼地收好,然后朝任真郑重行礼。

    他深知,以老师的倨傲脾气,几乎不会请教他人学问,既然肯放下身段,主动跟任真探讨春秋,就说明任真的春秋真解,大概离至圣精义非常接近。

    任真肯把它送给自己,这份礼物,实在太重了。

    “师弟如此厚礼,我无以为报。但有句丑话,我得说在前头。我生性懒散,厌倦争斗,你若是想拿它收买我,让我帮你跟大师兄较量,就是找错人了。禀性难移,我可以退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任真摇头,微笑说道:“师兄多虑了。我对你只有欣赏和敬佩,更没想过利用你去争名逐利。你只管参悟春秋就好,我只是希望,未来北唐有奸佞作乱时,你能有实力站出来,惩奸除恶。”

    薛饮冰已是七境上品,若能悟透春秋,前途肯定无可限量。到时他肯出面,北唐还有铲除不了的恶人吗?

    他现在还不明白,任真此举藏有很深的用意。

    他凝重点头,答道:“道义所在,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任真眨了眨眼,似笑非笑道:“师兄,何必把名利看得太开。大师兄都说当仁不让,何况你现在没那么多顾忌和束缚。要不,我帮你成为下一代儒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