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74章 疑心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长安,皇宫。

    明德殿后有方花园,花园旁有间小屋。

    屋里烟气缭绕,透着一股淡雅幽香。清晨的曙光从窗格里刺进,照着这些弥漫的白烟,颇有意境。

    屋子的主人元本溪,穿着一身素缟麻衣,站在高桌前,望着香炉后那块灵牌出神,眼珠深深凹陷,看来是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“先师文崇儒圣董仲舒之灵位”

    文崇二字,是女帝钦定的儒圣谥号。董仲舒战死当天,京城就收到了讣告,朝堂震惊,君臣开始商议治丧追封等一应事宜,以告慰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元本溪没参与这些琐事。

    听闻噩耗后,这位身体孱弱的二先生换上丧服,在书桌前坐了整整一天,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弟子为师长守丧,本可以不穿丧服,只需心丧三年。但看他此时情形,应该是两种丧礼一起守了。

    他号称国士,智谋无双,胸藏宏图大志,但在夫子面前,始终毕恭毕敬,恪守弟子之道,不敢有丝毫逾越礼数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董仲舒武力高绝,性情霸道,而是他饱读经书,从骨子里尊奉忠孝节义,身体力行,由衷地敬重师长。尽心服侍君王和老师,是他作为儒生的坚守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在众多门徒弟子里,董仲舒最赞赏和信任的,也是二先生。

    如今董仲舒陨落,最悲痛的人,毫无疑问是他。

    他积病多年,本就气血虚亏,自己爱戴的老师辞世,他痛彻心扉,脸色更是苍白难看,有病情恶化的迹象。

    故人已逝,豪杰凋零,真要到新陈代谢、退位让贤的时候了么……

    想着老师最后那句遗言,他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论尊师重道,他是儒圣座下当之无愧的第一人。董仲舒将衣钵传给任真,那么,他该不该站出来,支持小师弟?

    他闭上眼,照常深思熟虑着,满脸疲惫,显露些许老态。

    某一刻,他忽然皱眉,睁开双眼,眸里绽放出精湛的寒光。

    未几,吱呀一声,屋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温和的话音如春风一般,从他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师弟,这屋里太沉闷,多出去晒太阳,对身体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称二先生为师弟,还能是谁?

    元本溪没搭腔,眯眼注视着灵位,甚至没有转身去看颜渊。

    老师战死疆场,下杀手的仇敌固然是长生真人,但他在上战场前,就拜大弟子颜渊所赐,浑身伤痕累累。若非如此,他纵然不敌长生真人,也有能力自保,全身而退,绝不至于战死。

    如此算来,罪魁祸首还是颜渊。

    对于老师,两人的立场泾渭分明,不容调和。在这种时候,颜渊跑来找元本溪,究竟是何居心?

    见元本溪无动于衷,颜渊进屋坐下,打量着他身上的孝服,眼神讥讽,话音却依然和蔼,“我就知道,老师仙逝,除了我,一定数二师弟最痛心,果不其然!”

    元本溪眉头紧皱,神情冷峻,背身说道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颜渊收敛笑意,从茶桌上捻起一小搓草药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你的眼光和心机都比我强,所以我想听听,对于老师的战死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元本溪冷哼一声,转身收走纸上摊着的草药,“论心机,我不如你阴毒。你想说什么,直说就是,不必兜弯子。”

    颜渊抬头,正视着他,认真地道:“你看过军报,应该知道战场当时的情形。难道你不认为,老师之所以战死,都怪小师弟指挥无方,见死不救?”

    元本溪坐到对面,没有搭话。

    颜渊继续说道:“李慕白不会凭空出现,这事很古怪,我怀疑,蔡酒诗跟那群叛逆暗中有勾结。听说军营里还有名剑道余孽,实力强劲,更能印证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李慕白既肯为朝廷出力,又何须让老师去迎战劲敌?这明摆着是想让老师出丑,看他的笑话。李慕白有偷袭陈长生的功夫,难道会救不下老师?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推论,他叹息一声,装出悲痛的神情,“可惜咱们老师识人不明,白白疼爱蔡酒诗一场,在最关键时刻,却被自己的爱徒算计了!”

    元本溪面无表情,只是静静看着颜渊。

    颜渊被看得不自在,干笑道:“老二,你心思缜密,倒是帮我分析一下,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元本溪这才开口,“你无非是想说,我不能支持小师弟。”

    寥寥一语,切中关键。

    无论任真有多可疑,董仲舒死得有多冤,这些分析都不该从幸灾乐祸的颜渊嘴里说出。他专门过来,说这一番话,自有其目的,说穿了,就是想离间任真和元本溪的关系。

    董仲舒的遗言,颜渊早就听说了,更明白老师的险恶用心,因而不能不防。

    目前,任真的修为虽然还不成气候,但已干涉朝政,赢得女帝的信任,又在前线领兵作战,立下阻敌之功。再这样下去,北唐朝野都齐心拥护任真,这将是大麻烦。

    颜渊深知,元本溪最尊敬老师,一旦他遵从遗言,在女帝面前大力支持任真,形势只会更遭。让这两位师弟联手,他作为文圣,就难以插手朝局,只能继续当世外高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沉不住气,来探探元本溪的口风。

    刚进京城时,儒圣健在,颜渊还曾跑到吹水居示好,想跟任真联手对抗儒圣和二先生。世事难料,谁曾想,儒圣转眼间战死,原先的盟友任真,反倒成了儒圣遗留的棋子,会跟他对立。

    宿敌好不容易死掉,他绝不能再让任真得到儒家拥护,登台跟他唱对手戏。

    此时,被一语道破心思,颜渊并不尴尬,目光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“你是国士,深明大义,最尊师重道。蔡酒诗无视朝廷法度,勾结逆贼,害死咱们老师,你只需回答我,这样的人,还敢用吗?”

    他想让元本溪出面,劝说女帝收回任命,将任真撤下战场,返回京城。到时他再采取行动,扣押任真,对其严刑拷问,不愁不能屈打成招。

    元本溪明白其中利害关节,眨了眨眼,反问道:“换做你当主将,能守住庐江城吗?”

    颜渊沉默。

    元本溪继续问道:“即便他勾结逆贼,好歹那些逆贼还在浴血奋战,守护大唐。把他换下,你能指挥得动逆贼?”

    颜渊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元本溪不假思索,再问道:“李慕白是暗藏的杀招,一旦暴露,能否救走老师不说,绝不可能再重伤陈长生。老师愿誓死守城,你却指责小师弟成全大义,这也算尊师重道?”

    这三问句句犀利,颜渊纵然雄辩,也被问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元本溪翻动眼皮,冷冷地道:“送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颜渊气急,拍案而起,寒声道:“元本溪,你已经没了靠山,奉劝你别不识时务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拂袖而去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元本溪表情复杂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虽然斥退颜渊,但他心里明白,颜渊所说的疑点,都确实存在。蔡酒诗这个人,眼前有利用的价值,但绝不能不防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慕白凭空出现一节,他先前看军报时,就百思不解。

    经颜渊这一闹,他必须得亲自出面,跟女帝好好合计,该如何牵制任真,防止他彻底失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