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81章 假商绝吓晕真小人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崔神末心生讽意,在这种场合不敢表露出来,说道:“崔某忝为家主,未必能入您法眼,所有崔家内务,我都做得了主。我说不卖,家里就没人敢跟我唱反调。”

    他眯眼轻笑,没把任真的话当作威胁。

    任真也笑了起来,“崔神末,别把话说得太满。就算你煽动族众,抢走崔茂的家主位置,但是,他的财产依然归他所有。如果他把财产抽走,跟崔家清算,你这家主还剩多少分量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在场豪绅们俱是一惊。

    抢走家主?流言不是说,崔茂精神错乱,无法再经商,只能由崔神末接替吗?听吹水侯的话意,似乎其中另有隐情!

    崔神末笑意骤散,阴沉下来。他总算意识到,任真还不肯罢休,想借这场晚宴,继续干涉崔家的内斗。

    他靠在椅背上,盯着宴席正对面的任真,眼神淡漠,“茂爷做贼心虚,昨日服毒自杀,这点你是知道的。遗书写得分明,他的财产由长子崔鸣人继承,不会从崔家分离。大庭广众下,侯爷何必明知故问?”

    场间众人再次震惊。

    崔家将消息严密封锁,外界都被蒙在鼓里,还以为崔茂在家赋闲养病呢,哪想到昨天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大家神情唏嘘,为崔茂的逝去感到惋惜。..

    这些年,作为清河领袖,崔茂率领本地商人打拼,抱成一团,将买卖做遍四海,建立起巨大的商业帝国。他凭实力和信誉累积威望,在清河人心目中的地位,无可替代。

    一代商界奇才,叱咤风云,竟这般悄然辞世,怎能不令同仁们伤感。

    任真闻言,冷哼一声,答道:“你这番话,简直荒诞至极。崔茂并非服毒自杀,而是被你的手下毒害。那份遗书也是假的,他根本没打算让一个暗算父亲的逆子继承家业!”

    全场顿时哗然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,崔家家主易位,原来是一场图财害命的阴谋!

    崔神末目光一颤,镇定住心神,寒声道:“蔡酒诗,即便你是高高在上的军侯,也不能血口喷人,将莫须有的罪名扣在我头上。今日你最好拿出证据来,否则,必会有御史言官在朝堂弹劾你!”

    他冷冷瞥视着任真,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在策划这场阴谋时,他就将害死崔茂的细节计算精确,绝没有丝毫纰漏,任真不可能找出证据。崔茂已死,死无对证,谁能证明他是幕后主使?

    众人见状,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听到这两人的对话,他们都隐隐猜到,崔茂不会猝然暴病,更不会服毒自尽,事实或许正如任真所说,这是崔神末精心策划的阴谋,而且已经得逞。

    任真还是太年轻了,无凭无据,空有一腔正气,就想扳倒崔神末,替已故的崔茂讨回公道,这想法太天真。今夜当众发难,不仅没法惩处崔神末,还会给他自己惹上麻烦。

    何苦呢?

    中央宴席上,崔神末傲然而坐,倒要看看任真骑虎难下,该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这时,任真不慌不忙,从容说道:“你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,毫无破绽?崔神末,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你想要证据,那就瞪大眼睛看清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轻轻拍掌。

    大堂后方,一道人影应声而出,来到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此人身材魁梧,相貌堂堂,举手投足间,流露着一股无形的威严,不是商绝崔茂,又是谁?

    全场宾客大惊。

    崔神末眯着眼眸,看清崔茂的容貌后,脸上瞬间惨无血色。他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,踉跄倒退,眼神极度惊恐。

    “快来人……闹鬼啦!”

    他做贼心虚,吓得肝胆俱裂。

    昨日,他曾让下属特意检查过,崔茂气息全无,已经彻底死透了。除了闹鬼,他实在想象不出,崔茂为何会安然无恙,再次站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宾客们也震撼无语,紧紧注视着崔茂,反复确认半天。这眉眼五官,的确是崔茂本人,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崔茂走到崔神末面前,目眦尽裂,怒骂道:“孽障!”

    他嗓音凄厉,如阴风嘶吼,面容更是狰狞可怖。他死死瞪着崔神末,恨不得立即杀死这阴毒狡诈的小人。

    崔神末瘫倒在地,听到这声暴喝,恐惧到极点,眼前一黑,竟当场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站起来打圆场,规劝道:“崔先生息怒,你的嗓子被剧毒损伤,遵照医嘱,现在还不能说话。你放心,本侯在此,会帮你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剧毒损坏嗓子,这能很好地解释,为何他的嗓音粗糙,跟以前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旁边有人腾出座位,让崔茂坐下歇息。

    任真命人把崔神末弄醒,一边对众人说道:“苍天有眼,不让奸贼得逞。昨日我去崔府拜访,崔神末怕恶行暴露,将崔先生毒死。幸亏我军营里有名医,及时救治,才得以令真相大白。”

    一瓢凉水泼在脸上,崔神末悠悠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任真俯瞰着他,眼神讥讽,“你要的证据来了,现在你还敢说,自己是清白的,我是血口喷人?”

    崔神末坐在地上,表情绝望,这时候才醒悟,任真昨天匆匆离开,原来是急着回军营,找神医为崔茂解毒。

    现在明白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任真坐回席位,不急不慢地说道:“我已经让崔鸣九带人,去崔家抓你那些爪牙。先前崔茂被控制住,他们畏惧你的权势,不敢泄密。如今本侯坐镇,崔茂恢复自由,你猜,他们会不会招认?”

    崔神末身躯猛颤,垂下脑袋,最后一丝侥幸心理破灭。

    如果是正常的家主更替,崔茂失去家族支持,被赶下台,那么,任真并无理由干预,也没法对付崔神末。

    然而,崔神末贪图崔茂的财产,又害怕任真将他救走,揭开真相,只能指示手下投毒灭口,这就不一样了。谋财害命的罪名坐实,任真有充分的理由介入,将崔神末绳之以法。

    任真转头,环顾场间众人,说道:“现在诸位可以放心,商绝崔茂大难不死,重获新生,即使崔家不认他当家主,他收回个人财产,也会倾囊相助,替朝廷缓解粮食危机。”

    坐在旁边的崔茂点头,证明任真所言属实。

    他嗓音沙哑,说道:“国难当头,每个有骨气的唐人,都不会坐视不管。咱们商人,不能上阵杀敌也罢,难道连粮食都不肯借出去,支援朝廷一回?等着晋军攻陷清河,烧杀抢掠,这样你们才满意?”

    他一拍桌子,慷慨地道:“别人的事我管不着,但我自己的财产,我做得了主。凡是在我名下的稻米,统统从崔家收回,以平价卖给朝廷,一分利都不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