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82章 横生枝节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商人无利不起早,精明如商绝,怕是连做梦都在想着赚钱。但此时,人们从他嘴里听到分文不赚这种话,不仅不觉得反常,反而认为切合情理。

    吹水侯对他有救命之恩,帮他铲除死敌,他理应站出来,积极呼吁大家卖粮,以表示感谢,这才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崔茂在清河各界的影响力极其大。众人见他愿意倾尽资财,在任真身上压一把,心里的疑虑便减轻许多,纷纷响应他的号召,表态同意赊账。

    他们心里想着,就算日后出了茬子,反正最大的受害者是崔茂,他自会率先出头,想办法疏通关节,索要粮饷,其他人只需跟在后面即可,不用操太多心。

    听着场间此起彼伏的回应,任真面露微笑,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赶往清河的路上,他曾担心,崔茂这个人老奸巨猾,要么不同意赊账卖粮,要么会狠狠敲诈一笔,恐怕谈判会很棘手。没想到,他还没能见到崔茂,后者就已遇害。

    站在弟子崔鸣九的立场上,他必须找崔神末报仇,得罪崔家。幸亏昨日在崔府,他急中生智,想出这招一石二鸟的妙计。

    利用易容手段,导演一出崔茂起死回生的好戏,既能戳穿崔神末的阴谋,帮崔鸣九夺回家产,报仇雪恨,又能借助崔茂的崇高威望,带动清河豪绅卖粮,从而完成此行的任务。

    看眼前形势,一切如他所料,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正准备向在座的清河父老道谢,这时,瘫坐在地的崔神末忽然抬头,冷笑不止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救活崔茂,扳倒我,你就能从清河带走粮食?”

    他从地上爬起,眼神怨毒,“蔡酒诗,你的美梦休想实现。就在昨夜,陛下的圣旨传到我家里,清河郡的囤粮,你没法带走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脸上笑意骤散,“圣旨?”

    他没听明白,崔神末突兀冒出的这句话,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席间其他人同样怔住。

    崔神末整了整衣襟,漠然道:“缺粮的不止是前线,还有京城。年前湘北的漕粮被烧,皇室供粮中断,京城本地已无法供应。陛下钦命采买司曹银大人前来,为皇室采购粮米。”

    采买司是北唐三大御用组织之一,专门替皇室在民间购办日用物资,满足皇室乃至女帝本人的需要。如果曹银真的来了,那必是奉旨行事无疑。

    他戏谑地看着任真,“清河郡的存粮,均被曹大人订购,顶替湘北成为皇室专供。蔡酒诗,你来清河筹措军粮,绝非奉旨行事,否则,陛下怎会自相矛盾,又派曹大人赶来?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,心脏同时一颤,后悔自己刚才的允诺。

    任真未经朝廷许可,就擅自向他们承诺,过后朝廷会归还粮款,这怎么听都不靠谱,更像是随口敷衍,对他们画饼充饥。届时朝廷要是拿任真当替罪羊,矢口抵赖,可怎么办?

    人们窃窃私语,忍不住开始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情知场面快要失控,如果不压制住崔神末的气焰,多半就真的无法带走军粮了。

    他面不改色,凛然道:“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,军情素来十万火急,耽搁不得,要是等着朝廷批复请示,往返好几天,军中早就断粮了!既然知道清河有粮,我身为转运使,难道无权当机立断?”

    崔神末哑然无语。

    任真转身看向在座众人,说道:“蔡某在京城的作为和信誉,诸位想必都有耳闻。以我的身份,以陛下对我的倚仗,难道还不足以换取大家的信任?”..

    崔神末心有不甘,争辩道:“少在这里装腔作势!任你说得天花乱坠,曹大人奉命买粮,手上拿着货真价实的圣旨,而你空口无凭,我们当然得遵旨行事,把粮食交给他!”

    他扫视众人一眼,恶狠狠地道:“我就不信,你们敢抗旨不遵!”

    众人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采买司是在替女帝办差,不把粮食卖给曹银,就等于让女帝断粮,无米可炊,这是天大的罪名,他们万万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任真心思急转,快速反驳道:“就算是奉旨买粮,肯定也得酌情处置,不会有明确数额。整个皇室加起来能有多少人?能一下子吃掉数十万石稻米?谁说非得全部独吞?”

    崔神末语塞。

    任真不给他还嘴的机会,厉声道:“国法尚且大不过人情,更何况事有轻重缓急,前线的军粮若是延误,别说清河郡,只怕连京城都守不住!我就不信,陛下知道今日之事,会认为皇粮大过军粮!”

    见他声色俱厉,崔神末无言以对,下意识倒退一步。

    任真话锋陡转,亲切地道:“诸位请放心,我不会让你们为难。晚宴散后,我会亲自见见曹银,跟他商量此事。其实两者本不冲突,可以留出一部分皇粮,其它的由我带走救急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里微松,这确实是个折中的办法。显然,女帝并不知任真也来到清河,等她了解实情后,若是怪罪清河郡不分轻重缓急,耽误军需供应,他们反而会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任真转身瞥视着崔神末,脸色骤寒,“曹银是明事理的人,大家自会妥善处置,哪里轮得到你指手画脚!死到临头,竟然还想煽风点火,来人,把他打入死牢!”

    总算稳住豪绅们的情绪,任真不敢再让崔神末添乱,命令手下将他收押。

    崔神末这下彻底慌乱,再苦苦哀求任真,也无济于事。他知道,以任真今晚展现的雷霆手段,绝对不会让他多活几日,在这清河郡里,没人能救得了他。

    宴饮至此,该说的话也说了,该抓的人也抓了,宾客们心照不宣,知道任真的大戏已唱完,纷纷道谢告退。

    送走众人,偌大礼堂里,只剩任真和假崔茂两人。

    任真坐在原来的位置上,微笑道:“戏演得不错。临时把你从军营叫来,确实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昨晚打定主意后,他便火速出城,去虎卫军营里,挑选跟崔茂身材相似的军士,然后将其易容。

    他害怕替身紧张,会露出破绽,所以没敢给他安排多少戏份。刚才假崔茂出场时,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。

    还好替身幸不辱命,出色地完成任务,将陷入震惊的众人蒙骗过去。

    这名替身尴尬一笑,抬手擦拭额头的汗水。

    这时,崔鸣九和杨玄机走过来。

    任真看着崔鸣九,沉声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在这种紧要关头,希望你能节哀。崔家接下来的事,还要由你来主办。”

    他相信,真相大白后,崔神末一伙入狱,崔家大部分人依然拥戴崔茂,挽留他继续担任家主,不要脱离崔家。

    替身侍立一侧,忐忑不安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说道:“你不必担心,小崔,明天放出话去,你父亲尚未痊愈,经此剧变后,心灰意冷,不想再过问崔家的事,决定由你接替出任家主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经过这次劫难,他变得沉默内敛许多,看待事情也不再天真单纯。他明白,要让九泉之下的父亲宽慰,唯一的办法就是振作起来,将他遗留的家业和生意打点好。

    这样才算真正继承他的遗志。

    任真还不放心,继续交代道:“至于这个替身,就留在清河乡下安心享福吧!能被首富世家供奉,这是天大的福分,比你当兵幸福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有意无意地看崔鸣九一眼。

    崔鸣九会意,知道这是在提醒他,必须时刻监视替身,防止泄露机密。妇人之仁,只会害己,必要时杀掉替身灭口,未尝不是成全大义。

    他带着替身告退。

    杨玄机默默坐在旁边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此时再无外人,任真凝眉,躁意溢于言表,“在这节骨眼上,采买司居然跑来添乱。我见过曹银一面,观此人面相,绝非善类,恐怕不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任真初次上朝时,曾因为采购军粮一事,在朝堂上跟户部柳承言争执不休。当时,曹银便代表采买司站出来,试图浑水摸鱼。故而,任真对这人有印象。(第228章)

    杨玄机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任真沉思片刻,正准备开口回答,这时,一名门吏走进来,恭谨地道:“禀侯爷,采买司曹银大人来访,正在会客厅等候。”

    任真不由苦笑,这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