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83章 被迫泄密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曹银今年四十出头,个头不高,生得白胖油腻。作为采买司主事,他常年经办宫廷和市井间的买卖,穿针引线,没少从中搜刮油水。

    他眼睛本来就小,笑时眯成一线,透出狡黠的精光,一看便是深谙世故的老江湖。若没有精明头脑,他也难以牢固圣眷,稳占这份肥差多年。

    昨天夜里,他刚赶到清河,就听说吹水侯也在此地。他心思机警,猜到任真为筹粮而来,于是不动声色,悄悄住进崔府,先摸清具体状况,同时跟崔家通个风,这些粮食他要了。

    任真今晚设宴,宴请清河本身豪绅,并不知曹银的到来,故而未给他发请柬。他没有不请自来,主动赴宴,而是在附近茶楼里等着,待晚宴散后,他才现身拜访。

    他将礼数考虑得很周到。他深知,任真自从入朝后,行事作风强势,不惜跟群臣为敌,绝非好惹的主儿。更重要的是,至今为止,女帝对他言听计从,还没当众否决或驳斥过他,足见信任程度。

    若非万不得已,他不愿跟任真作对。但他也清楚,这次要想不辱使命,将粮食带回京城,难免会跟任真发生争执。既然如此,他决定主动把姿态放低,尽量避免跟任真交锋。

    此时,任真刚现身,脚还没迈进会客厅,他便早早起身相应迎,姿态温顺谦恭,作揖说道:“下官曹银,恭祝侯爷万福金安。”

    任真示意曹银平身,坐到主位上,微笑道:“曹大人面相慈善和气,我初次上朝时,就对你有很深印象。没想到,有朝一日,咱们会在清河郡相见。”

    曹银谄媚奉承道:“那日侯爷舌战群臣,令老家伙们哑口无言,下官佩服得五体投地。柳承言仗着西陵党撑腰,胆敢跟您抢粮,纯属自取其辱!”

    那天在朝堂上,户部尚书为了夺回筹粮肥差,跟任真争执不休。此时,曹银主动提起此事,并且以“抢粮”二字指代,似乎是在暗示,他有自知之明,没胆量跟任真叫板。

    任真听出言外之意,呵呵一笑,“我刚才听说了,曹大人连夜赶来,是因为宫廷御用的粮米短缺,你负责采购皇粮,对吧?”

    曹银温声称是。

    任真看着他,说道:“你是聪明人,我为何出现在这里,你心里肯定也清楚。皇粮固然重要,但是,军粮更不能耽误,稍有差池,就会兵败如山倒,万劫不复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曹银点头,苦闷地道:“侯爷说的利害干系,我都懂。军情紧急,您理应先斩后奏,从附近调集粮草应急。只是没想到,您跟陛下盯住的,是同一块肉,该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他这是自问自答,没给任真答话的空隙,继续说道:“要不,您退一步,再去别处筹粮?”

    任真微微皱眉,反问道:“你既然听懂利害干系,还让我退一步,为什么该妥协的人是我?”

    曹银表情一僵,为难地道:“毕竟我手里捧着圣旨,代表皇家威严,这事清河上下也已知晓。如果让陛下的意志被驳回,让您凌驾其上,您认为这合适吗?”

    任真淡淡说道:“你所顾虑的,不过是颜面问题。而我说的,直接关系社稷存亡。军需绝非鸡毛蒜皮的小数目,除了清河郡,眼下还有何处,能迅速筹措到大量军粮?”

    在他眼里,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只要能挽救北唐黎民和社稷,他什么事都敢干,岂会在乎女帝武清仪的死活。她如果真饿死,那也算是他成功复仇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清河郡的粮食,他要定了。..

    曹银皱起眉头,见谈判无果,渐渐不再和颜悦色,“听侯爷的意思,似乎是想公然抗旨?”

    任真摇头,“不,咱俩的任务不冲突。如果我没猜错,陛下派你来买粮,不会给出具体数额。皇室人口有限,短时间内,也不会立即耗光巨额粮米。依我看,咱们还是分粮为好。”

    曹银翻动眼皮,问道:“怎么个分法?”

    任真说道:“前线将士众多,他们拼命杀敌,绝不能饿着肚子,我得带走大头。清河郡拿出的粮食里,我抽走八成,两成归你。”

    八成明显还是不够,他本来想说九成,考虑到比例太悬殊,会引起曹银的矢口拒绝,便主动退让一步。

    然而,他还是低估了曹银的底线。

    曹银毫不犹豫,斩钉截铁地道:“不行,两成肯定不够。我至少要带走四成,这是最起码的底线。”

    任真脸色骤变,“皇族的规模,我很清楚,就那么点人,怎么可能吃得掉四成!我说两成,就已经够照顾你所说的皇家威严!如今国难当头,难道你们还想奢靡淫逸,挥霍无度?”

    他的态度很强硬。

    有一万虎卫在城外驻守,他完全没必要朝曹银妥协。

    曹银见状,情知不能再示弱,寒声道:“侯爷,我非常确定地告诉你,即便陛下本人在场,也不会让你带走八成。我要留下四成,并非信口开河,而是有充分的依据!”

    “依据?”任真嗤然一笑,说道:“那就劳烦你,在我面前好好算一遍,你是如何得出,皇室需要耗费数十万石稻米的?”

    曹银眼眸眯成一线,威胁道:“这是绝密,你没资格知道。反正我最少带走四成粮食,否则,后果你承担不起!”

    任真面色恢复平静,说道:“我还真想见识见识,我承担不起的后果是什么样的。八二开,就这么定了,明天虎卫会开拔进城,准备运粮。”

    既然狭路相逢,又谈不拢,索性亮剑便是。

    一听虎卫进城,曹银彻底急了,豁然而起,厉声道:“你不能这样,我要是带不回足够粮食,京城就真的危险了!”

    他最怕任真软硬不吃,仗着率军前来,要跟他玩硬的。结果,他最不愿看到的局面还是出现了。

    任真看着他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曹银满头大汗,在堂下来回踱步,内心争斗良久,才下定决心,沉声道:“实话告诉你,我要的四成粮食,并非都给皇室,还另有他用,同样耽误不得!”

    任真古井无波,慢吞吞地道:“另有何用?”

    曹银表情陡然凝固,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那件事由女帝亲自部署,甚至绕开了朝廷和军方,通过三大组织私下运营,属于最高机密。未经女帝许可,擅自把它泄露出去,遭受的惩罚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然而,作为经办此事的核心人物之一,他也很清楚,四成粮食必须弄到,绝不能有半点含糊。如果这份差使办砸了,女帝同样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他汗流浃背,陷入痛苦的挣扎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他束手无策,只能跟任真妥协,无奈地道:“好吧,我可以告诉你。陛下瞒着朝中文武,暗地里养了一支亲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