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84章 暗藏的杀招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亲军,从字面理解,就是女帝的亲信军队,只受她一人调遣。

    她深居在皇城里,被禁军、羽林卫等众多军队重重围护,武装力量已经很强大,何必还要大费周章,瞒着朝廷蓄养一支私军?

    任真对这个答案始料未及。他潜心研究北唐朝局多年,为何从未察觉到曹银所说的秘密亲军?

    他盯着曹银,将信将疑,“我不信。组建一支军队,绝非轻而易举,从招募兵勇,到军需器械、训练营地等等,都得耗费大量人力财力,不可能悄无声息,完美避开朝廷各部及军方的视线。”

    要想掩人耳目,瞒天过海,甚至连南晋绣衣坊都瞒过,是极其困难的事情。若非今夜曹银说起,他对此事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曹银苦笑一声,情知泄露机密后,再想对任真隐瞒就更难。看来如果不把话说透,任真不会让他把粮食带走。

    “不错,要绕过军方,从头组建军队,再将它藏起来,确实困难重重,却也并非无法做到。陛下冒出念头后,便召集三大御用组织,联手秘密行动,你认为还办不成吗?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,雪影卫、琅琊阁和采买司三大组织,不隶属于朝廷编制,独立在体系外,受女帝直接指挥调遣。他们奉旨行事,朝廷各部无权过问和干涉。以他们的名义筹备新军,的确能消除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“雪影卫负责招人,以增补杀手为名,秘密从各地军营抽调精兵。琅琊阁掌管情报,想办法抹除痕迹。我们采买司,则购买一应军需物资。侯爷应该不会低估我们三司的执行力。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。

    女帝若是煞费苦心,非要暗中蓄养私军,那么,如曹银所说,通过三大组织的渠道,合理组织分工,完全有可能做成此事。

    只是,何苦像做贼一样,偷偷摸摸?

    任真略微沉吟,开口道“即便你说的行得通,我还是不明白,陛下要想培植精锐亲军,直接正大光明,让军方全力协助便是,根本没必要搞得神秘兮兮,平添不少麻烦。”

    曹银坐回座位,叹了口气,“有些话,只敢关起门说。陛下登基,国姓更替,当年随先帝打拼的旧臣,表面顺从臣服,其实未必真心拥护陛下。三大逆案在前,陛下焉能不防?”

    任真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效忠高唐的保守势力,不在少数,武清仪虽然君临天下,但做贼心虚,又寡仁刻薄,始终没能征服民心,不得不提防朝中势力,害怕旧势力死灰复燃,复辟高唐。

    说穿了,还是因为她是女人,牝鸡司晨,违背千百年来的正统礼法,名不正言不顺。

    没法令士族门阀真正归心,无奈之下,她只能建立三大组织,倚仗这些鹰犬爪牙,试图在朝野间营造高压态势,严密监控人心动向。

    而那支秘密亲军,则将这种想法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萧铁伞统领的雪影卫,战斗力固然很强,只有区区八百人,拿他们抵抗庞大军队,无异于螳臂当车。换句话说,暗探刺杀这些小手段,只能用以对付官宦朝臣,在大规模叛乱面前,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女帝最怕的,恰恰是八方皆反,举世讨武。一旦军方也失去控制,临阵倒戈,到时仅靠三大组织,绝对无法帮她应付动荡局势。

    所以她才想到,趁太平之时,未雨绸缪,先秘密训练一支亲军,不惊动朝廷和军方,让世人不知晓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万一风云巨变,最担心的局面出现,她就能使出杀手锏,神兵天降,给叛军以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曹银提到北海,任真眼角不由一颤,诸多疑团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在大朝试上,邬道思当着女帝的面,诵出十大罪状,替北海郡发出讨武檄文。北海谋反之心,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然而此后,女帝隐忍不发,不仅没对北海采取举动,也没调集任何军队,提防北方随时可能杀来的叛军,对形势恍若未知。

    出征前,女帝扣留两万虎卫,当时任真觉得,这点兵力太少,杯水车薪。现在再回想,原来她一直藏有底牌未出,在等着叛臣原形毕露,自投罗网,从而将旧党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那支秘密亲军,极可能就潜伏在北海到长安的半路上。

    反观另一方,邬道思大闹朝堂后,天下人都密切关注北海的动向,等着看热闹。北海郡却按兵不动,像是一头沉睡的老虎,迟迟没有亮出爪牙。

    女帝的反应诡异,北海的意图同样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直到今夜,任真有些回过味来。北海恐怕已嗅出危险的味道,猜到女帝暗藏杀招,所以想以静制动,等女帝先按捺不住,崭露杀意。

    毕竟,女帝不止提防北海,还得招架强敌南晋。只要南方战线崩溃,晋军长驱直入,形势所迫,她的底牌就再藏不住,必须出兵拱卫京师。

    到那时,北海趁火打劫,才是最佳战机。

    任真思绪急转,瞬间想通这些关节,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他感到庆幸,幸亏曹银前来跟他抢粮,让他无意中得知,原来棋盘角落里还藏着一枚大子。

    否则,将来他显露本心,率兵擒杀武清仪,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真可能会被那支亲军阴一道。

    曹银看得出,任真听懂了他的话意,于是说道“如今北海蠢蠢欲动,那支亲军的重要性,并不逊于南线大军。我名义上是筹皇粮,其实跟你一样,也是在筹军粮。”

    任真哦了一声,随口问道“那支军队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曹银心神骤紧,警惕地答道“四成粮食,应该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不置可否,戏谑道“你说,我如果把这条军机泄露出去,你会承担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曹银眯着眼眸,没被他的话吓倒,寒声道“跟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任真笑呵呵地道“但你只是条狗,不像我,有很充足的底气。”

    曹银脸色剧变,听出话里不寻常的意味,如临大敌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任真搓了搓手,漫不经心地道“没什么意思,我只是提醒你,在我面前,最好放老实一些,不然,你承担不起后果。”

    曹银冷漠不语。

    任真起身,走到他旁边,靠着茶桌说道“四成粮食,不是不能给,我甚至可以加点。不过,你得告诉我,那支亲军有多少人,由我自己判断,需要给你多少粮食。”

    曹银侧首,紧紧盯着他,脸色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将手搭在曹银肩上,笑道“老兄,能不能别婆婆妈妈?你该不会让我自己写信问陛下吧?”

    曹银身躯猛然一震,仓皇答道“别!我告诉你就是,那支精锐亲军,共有七万人。你知道的,兵不在多,而在于……”

    精还没出口,任真搭在他肩上的手悄然抬起,击中他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他顿时瘫软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