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85章 人有悲欢离合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曹银毫无防备,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死掉。

    他当然预想不到,跟他素无交集的吹水侯,会从背后突下杀手。如果只是因为军粮的冲突,任真根本没必要置他于死地,背负杀害女帝钦差的罪名。

    他当然更不可能想到,接下来会有人顶替他,押着粮草返回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杨玄机现身,提醒道:“易容虽妙,最好别频繁使用,否则迟早露馅。曹银是那女人的心腹,你想李代桃僵,就不能像假崔茂那样,随便找个替身冒充。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坐在曹银尸体旁,答道:“杀他并非临时起意,而是早有预谋。我还在金陵时,就想着掌控采买司,通过这条渠道渗透进宫里。曹银的替身,已经提前找好了。”

    上次,崔家和叶家争霸盘,任真曾向崔鸣九许诺过,日后会举荐他做皇商,负责粮食专供。当时说这话,并非一时兴起,他的确谋划妥当,要把采买司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眼前,曹银主动送到嘴边,他怎会轻易放走猎物。尤其是知道秘密亲军的存在后,他就更有必要掉包曹银,利用他的身份探察底细。

    既然由三大组织经营亲军,那么,采买司主事、琅琊阁主,当然都能找出那支军队的下落。

    任真抬头,看着杨玄机,问道:“你精通阴阳遁术,神出鬼没,脚力远超寻常武修。如果让你去趟长安,带一个人回来,需要几天时间?”

    他给曹银预备的替身,此时还在长安。就像他自己的替身一样,那人也是凤梧堂的亲信下属,跟他相处多年,值得信任托付。况且这事于南晋有利,坊里绝对会支持他。

    杨玄机眼皮微动,答道:“最快两天。”

    任真松了口气,说道:“那就好。劳烦你跑一趟,去吹水居找王凤武夫妇,把替身带来。两天后,粮食应该能筹齐,把替身换好,咱们也得启程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来清河前,他已经跟夏侯淳约好,在预定时点伏击白袍军,必须准时出现在那处,不能爽约。

    杨玄机嗯了一声,叮嘱道:“你保护好自己,不到万不得已,先别惊动身边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袁猫首。

    说罢,他不待任真答复,倏然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任真也不迟疑,迅速动用天眼神通,先将曹银的尸体隐形,装进一只箱子里,然后出门呼唤崔鸣九。

    崔鸣九赶来,按照老师的吩咐,亲自带人将箱子拖走,连夜沉进湖底。处理妥当后,他又回来复命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坐在门口,打发漫漫长夜。

    一轮圆月当空。

    月光如水,照在崔鸣九脸上,分外憔悴。

    这次重聚前后,崔鸣九的人生遭遇重大变故。他在冰窖里关了两个月,幸亏任真赶到,崔神末才被迫把他放出来,跟任真相见。

    他刚离开冰窖,他父亲崔茂便遭到毒害,撒手人寰。被囚禁在冰窖里,成了父子二人共同度过的最后时光。而他的兄长,却因为争夺家主,跟他反目成仇,加害于他。

    现在,一切拨乱反正,却已物是人非,过去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是游手好闲的二少爷,整日无所事事,不必为生计糊口而伤神。随着崔茂去世,从今以后,他将承担起家主的重任,必须尽快完成角色转变。

    以前那个活泼率性的崔鸣九,也不复存在了。

    沉默一会儿,任真轻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:“你心性善良,哪怕父兄待你不好,你也未曾记恨,此乃君子之风。眼前有替身在,不能为你父亲操办丧事,希望你理解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看着地面,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任真试探道:“崔鸣人已经被押进大牢,你打算如何处置?如果你想救他一命,也不是没办法。毕竟,他没亲自授意毒死你父亲,只能算帮凶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冷冷地道: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经过此事,他已看清兄长的真面目,心肠变硬,抛弃妇人之仁。以眼还眼,以牙还牙,待他不好的人,他绝不会再念及情分。

    任真把他的蜕变看在眼里,鼓励道:“至于崔家的生意,你放心,我在朝中会尽力帮衬你,我听剑圣说,你父亲生前想插手军粮和漕运,这点我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这说的是在云遥宗那夜谈到的交易。

    当时,崔茂派崔鸣九前去,跟任真假扮的剑圣结盟,就是想多找一座靠山,以期跟朝廷长期合作。成为皇商,一直是崔茂的野心所在。

    任真确实也能帮到。

    军粮生意,眼前已找上门。而朝廷所需的漕粮,由于湘北发生纵火案,丧失朝廷信任,在任真主张下,清河郡取而代之,也大有希望。

    崔鸣九听到这话,心里暖暖的,发自肺腑地说道:“老师,能遇到您,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。若非得替父亲守家业,抽不开身,我真想永远追随您!”

    他知道,这次一别,相隔遥遥万里,可能两人很难再见。

    任真哈哈一笑,暗暗自嘲,你可别追随我,我天生命硬,最克亲友,你要是跟着我,只有倒霉的份儿。

    他嘴上说道:“男人之间,就不必矫情了。还有桩生意,我想也交给你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前不久,云烟茶毒一事,在京城掀起轩然大波,闹得人心惶惶,疯狂购买药材;此外,两朝开战,不知还要打多久,军队死伤无数;民间又病灾盛行,更继续草药救治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听懂了,“您想让我经营药材生意?”..

    任真点头,“不错,我听说崔家一直都这门生意,只是规模还不够大。如果你愿意,我会跟陛下商量,让崔家成为朝廷军方的药材专供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眼眸骤亮,这里面的利润必定很足。

    任真若有所思,“实不相瞒,采买司的曹银,其实是我的心腹。以后需要你帮忙,我会通过他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凛然道:“只要能报答您的恩情,我什么都敢做!”

    任真倍感欣慰,“说到帮忙,眼前我恰好有件事,需要借助你的力量。我想明天搬进崔家,小住两天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立即起身,“我这就回府安排。”

    任真问道:“崔家的供奉里,有没有七境强者?六境的共有多少?”

    崔鸣九一怔,“这些事我不太清楚,回去查清后,明天再告诉您。怎么,您要带他们上战场?”

    任真摇头,幽幽地道:“我要借你们家的地方,杀一个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