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86章 险些被蒙骗?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任真便搬出郡守府,住进崔家。

    按理说,他在清河郡待不了几天,没必要折腾这一遭。他想换地方住,倒不是因为鸠占鹊巢,忽然良心发现,而是决定,挑个合适的地方,清除掉身边的某些隐患。

    在他授意下,绣绣和夏侯霸被安置在他住的院子里。从表面看,是便于三人交流走动,任真真实的想法却是,近水楼台,给绣绣提供便利条件,让她能准确窃听到情报,及时传回陈庆之的军营。

    而在小院四周,潜伏着崔家所有强者。这些风吹草动,自然瞒不过八境大宗师的眼睛,但绣绣误以为,崔家害怕吹水侯在府里出事,承担不起后果,出于谨慎起见,采取周密护卫。

    她哪能想到,这是要瓮中捉鳖,专门为她设下埋伏。

    迈入八境后,武修的生命力极顽强,即使能战胜他们,也难以将其当场杀死。所以,任真不得不严阵以待,凭借崔家的雄厚底蕴,摆出最大阵势对付绣绣。

    两天后,杨玄机带着替身连夜返回,幸不辱命。这位最强战力归来,足以匹敌绣绣,任真便可以放心锄奸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清河郡的粮食也筹措妥当。任真让假曹银出面,向豪绅们解释,他们愿意按照三七比例,跟吹水侯分摊粮食,打消当地人的顾虑。

    经过一上午忙碌,虎卫将粮米装进木牛流马里,收拾完毕,随时可以启程。

    在崔家吃完饯别宴席后,任真趁其他人不注意,将杨玄机和夏侯霸二人叫进自己屋里,秘密商议军情。

    他没喊绣绣一同议事,但他确信,绣绣已察觉他的诡异举动,肯定会想办法窃听他们的谈话。毕竟,越是瞒着她,就越能体现情报的重要性,她越有必要弄到手。

    任真在屋里密谋的,正是行军路线。他不会按原路返回庐江,早在这次外出前,他已经跟夏侯淳定下计策,挑选合适的地形设伏,将白袍军引进陷阱。

    陈庆之警惕多疑,几乎从未中计过,如何让他收到情报,减轻他的疑虑,从而愿意引军前往,是最需要耗费心思的环节。任真左思右想,决定把紫衣猫首这只香饵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他所料,当他们在屋里密谋时,绣绣正坐在自己屋里,将一块椭圆形黑石放在耳畔,屏息凝神,似乎正在聆听。

    这种黑石名为溪风石,产自大陆南部海域,数量非常稀少,其效用也很神奇。只要将它一分为二,在相对较近的距离内,两块石头之间便会存在感应,传递出某种类似电磁波的介质。

    这种奇石,是绣衣坊密探酷爱的窃听神器。此时,袁猫首就在利用溪风石,偷听任真的谈话。

    进入军营后,她一直都以这种方式监视任真。前天刚搬进崔家,她便将另一块溪风石悄悄放在任真床底。

    耳畔那块黑石里,发出极细微的声音,彷如蚊子嗡鸣,普通人无法辨识。但以她的高深内力,却能清晰听出,这是任真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把你俩喊进屋里,是想商量商量,咱们运送粮草返回时,该走哪条线路。”

    绣绣听到这话,蛾眉轻挑,意识到事情的不寻常。

    黑石里,夏侯霸的话音响起,“老师,咱们不是原路返回吗?俗话说,一回生二回熟,再次走那条道,应该更便于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他说完,任真板着脸训斥道:“你懂个屁!虎卫押运粮草,你知道为何屡屡被南晋抄截吗?因为咱们内部有奸细作祟!还敢走老路,这批辛苦筹措的粮草,依旧会打水漂!”

    夏侯霸见老师动怒,噤若寒蝉。他并不知道,任真是在演戏。

    绣绣坐在桌前,冷哼一声,心里确认,坊主彻底变节了,难怪要瞒着自己,原来他是害怕消息外泄,想保证这批军粮的安全。

    她嘴角轻挑,红唇浓艳,“国舅爷,这就是你亲手调教出的好徒弟……”

    正屋里,杨玄机干咳一声,说道:“如果真有奸细,那么很有可能,咱们的行踪已经暴露,敌军正在老路上等着截粮,的确该换条路线。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将一副牛皮地图铺在桌上,用力一拍,“不错,所以我想,这次咱们该走西线,取道邙山……”

    绣绣微凛,急忙起身,一手托着溪风石,另一只手则铺纸提笔,详细记录任真三人商议的行军路线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任真的会开完,绣绣的会议纪要也写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听任真沉声说道:“我怀疑,主动要求随行的林清吟,很可能就是奸细,专为监视咱们的行踪而来。既然如此,两位切记,一定别把新路线提前泄露给他!”

    夏侯霸点头,凝重地道:“老师放心。还好您英明睿智,临时改换路线,不然咱们真可能栽在奸贼手里。”

    绣绣脸色骤寒,将黑石放到桌上,眯眼开始思索。片刻后,她提起笔,继续开始书写。

    “任真心怀叵测,临时改换路线,我险些被蒙骗。再想获得情报,已经困难,我是否撤回,是否杀他,请指示。”

    写罢,她在落款处盖上独有的印章,吹干墨迹,将其卷成小纸条。然后,她起身走到梳妆台旁,打开随身携带的梳妆盒底层。

    盒里放着一只麻雀造型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她取出麻雀,用发簪轻刺它的翅尖,它竟然活了过来,乖巧地张开小嘴。她将纸条塞进雀腹里,然后走到窗边,将它放飞出去。

    这是绣衣坊蓄养的灵雀,用以传递重要情报,能精准飞往固定地点,而且不易察觉。它被曹春风的蛊虫控制,能保持七天内纹丝不动,彷如木雕,唯有刺破蛊种部位,它才能恢复生机。

    望着灵雀消失在视线外,不知为何,这一刻,她心里忽然涌出一种很荒唐的错觉。她隐隐觉得,眼前这片蓝天仿佛是假的,有些不太真实,让她感到压抑。

    她关上窗户,准备走出去偷偷气,顺便再问问任真,何时启程离开。

    她推开门。

    任真正坐在院内的葡萄架下,笑眯眯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这笑容不怀好意,看着很欠揍。

    她走进院里。

    下一刻,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整个崔府剧烈颤动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