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88章 未济卦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如果任由绣绣继续说下去,将任真的身份和盘托出,那将是致命的祸患。毕竟,场间强者无数,消息很容易走漏,任真总不能把他们统统灭口。

    绣绣话音刚落,他便迫不及待,反讽道:“牵强附会?袁独秀,你太自负轻敌了。千里之堤,毁于蚁穴,恰恰是你认为牵强附会的小破绽,足以断送你最后一丝希望。”

    绣绣的睫毛猝然颤抖,惊惧地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有股很不好的预感。当初鱼莲舟曾现身,警告她别低估任真,以免酿成杀身之祸,没想到,一语成谶,此时她才领教任真的洞察力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她还嘲讽鱼莲舟,当心被瓮中捉鳖,最终惨遭被捉的,反而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任真走到石桌旁,掀开上面盖着的红布,露出一堆深褐色草杆。

    “早知你是猫首,我岂会不做防备?从你进入军营后,吃过的每顿饭里,都被我掺进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。只要闻到香茅草的烟气,你体内的毒素就会爆发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已点燃桌上的茅草,滚滚浓烟在院子里弥漫起来。

    绣绣倒退数步,瞳孔骤缩,失声惊呼,“迷迭香……”

    她终于意识到,自己中的毒有多可怕,然而为时已晚。眼前布下天罗地网,又有杨玄机这一强敌,她本就毫无胜算,一旦毒素发作,今日她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她拔出佩剑,试图割下一片衣襟,用以遮住口鼻,阻挡烟气吸入,杨玄机眼疾手快,倏然冲上前发起攻击,不给她留有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瞬间爆发。

    众多崔家强者也一拥而上,抓住所有空隙,对袁猫首进行骚扰。

    任真则站在茅草堆旁,拿着一把大蒲扇,往众人方向煽风鼓动浓烟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院里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很快,袁猫首毒发,全身经脉紊乱,开始七窍流血。众人抓住机会,刀剑齐砍之下,将她分尸而杀。

    场面非常血腥。

    任真不忍直视,走向院外,心道,骄兵必败,袁猫首自负实力高深,又无人知其容貌,就敢亲自涉险,她以前绝想不到,自己会死在一条线穗上。

    “庐江鏖战后,曹春风还把她留在我身边,摆明了是有恃无恐,以为我贪生怕死,不敢跟他们拼命。接下来,如果再搭上陈庆之的命,不止是老曹,陈玄霸也该暴怒了……”

    先前他坐在院里,亲眼目睹那只送信灵雀飞走,才下令准备动手。他纵容袁猫首留在身边,就是想以此引诱白袍军上钩。现在鱼钩已抛出,她也就失去存在的价值。

    杨玄机从身后走来,并肩而立,仰着脑袋,仿佛在眺望蓝天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跟南晋宣战。杀死她,你就彻底没退路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哑然一笑,苦涩道:“说的跟我有退路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从始至终,他都只是晋武帝抛出的鱼饵,体内被种下毒蛊。兔死狗烹,他本就没有活命的希望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深知,杀死父亲的罪魁祸首,就是晋武帝本人。要想报仇,就得跟南晋反目,这是迟早的事,早就在他的计划之内。

    杨玄机沉默一会儿,说道:“一旦武帝派人揭开你的底细,你将为北唐朝廷所不容,又该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任真坐到石阶上,悠悠地道:“所以说,接下来一战至关重要。只要剿灭白袍军,那么,就算武清仪不容我,但我立下赫赫战功,这是实打实的,就能在军中树立威信,民间也自有公论。”

    一将功成,如能踩着战无不胜的陈白袍,当上民族英雄,届时,他斩获的声望和人心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杨玄机跟着坐下,微哂道:“战功有用?民心有用?别忘记你父亲是怎么死的。那女人势必会把你召回京城,除之而后快。”

    前车之鉴,犹在眼前,任真当然不会忘记,答道:“是啊,所以才说,这一战至关重要。除了战胜陈白袍,我还想浑水摸鱼,牢牢掌控住军队……”

    大获全胜后,他名声大噪,威望膨胀,再趁机夺走军权,三军将士也会甘愿效忠他,随他继续征战立功。

    在实际的兵权面前,所谓阴谋和立场都显得空洞无力。只要雄兵在握,哪怕身份昭然若揭,女帝对他深为忌惮,被天下大势所迫,也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局面出现,他就可以拥兵自重,既不畏惧南晋卷土重来,又不怕北唐过河拆桥,可谓进退自如。至于如何回师勤王,那只是名义的问题。

    杨玄机明白他的心思,沉声道:“未雨绸缪,启程之前,你最好把所有细节再算一遍。否则,到时出现纰漏,再想收手,也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闭上眼,开始推演局势,一边说道:“不瞒你说,我最近老是隐隐不安,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,局面可能会失控,但又找不出问题所在。要不,你帮我起一卦?”

    古代发生重大战争前,将帅往往向天祈卦,预测吉凶祸福。能窥测玄机的杨玄机在侧,任真理应人尽其才,求上一卦。

    杨玄机闻言,从袖里掏出三枚铜钱,捧在手心里摇晃。

    “你记住,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谋局者不能追求刚刚好,而是多藏一手。你之所以不安,是因为你没留出弥补错误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坦诚道:“这倒是。不过,北唐落尽下风,形势实在太糟,哪有多余的闲棋可藏?我殚精竭虑,能凑出一个局部的胜势,就已经很困难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杨玄机的手猛然停滞,将三枚铜钱轻抛在面前石板上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低头,神情专注而凝重。

    杨玄机虽然眼盲,俨然能窥测铜钱的正反,眉头不禁皱起来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紧张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杨玄机干咳一声,幽幽道:“《周易》有后天六十四卦,你所求到的这一卦,恰是六十四卦的最后一卦,叫未济卦。”

    “未济卦?”

    任真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杨玄机解释道:“离为火,坎为水。火向上炎,水往下润,两两不相交。打个比方说,所求之事,就像小狐狸过河一样,刚到河边,尾巴就被沾湿了,没能过去。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神色大变,“你是说,此战无法获胜?”

    这份解释,怎么听都没有吉利的意思。

    杨玄机摇头,“君子以慎辨物居方,此卦爻位不正,但变化在酝酿之中,未来充满希望。也就是说,战局并不如你所愿,会出现意外变数,但孕育出新的生机。”

    任真跟着摇头,表示听不懂。

    杨玄机说道:“总体而言,这一卦不算坏事。送你八个字,由小而大,不可躁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