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90章 无心法师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外面的箭势渐小,白袍军多半快要合围过来。

    任真滚出车底,高呼道:“搁下粮车,前军随我冲锋!”

    他双手各持一片**剑,朝山谷前方疾跑。虎卫训练有素,紧跟在后面,迅速杀向山谷出口。

    杨玄机站起身,面对着任真的背影,仿佛是看了一会儿,豁然走向后方,喑哑地道:“后军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他从剑匣里取出地戮,踏空疾行,浑身氤氲起血色杀意。

    后方的进口处,白袍军士众多,见杨玄机来势汹汹,宗师气度崭露,不约而同地望向为首的白衣僧人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下,那僧人手持鎏金锡杖,龙行虎步,正面迎向杨玄机。

    山谷内气浪翻滚,疾风呼啸。

    两人相距十余丈远时,杨玄机绽放的凌厉剑气,便将僧人戴着的斗笠刺开,露出锃亮光头。

    僧人神态平和,法相庄严,白色袈裟在疾风里飘扬,透出一股不容亵渎的佛家气息。

    “施主境界受损,又急于杀伐,未必能逞威。”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单掌行礼,凝视着气息不断暴涨的杨玄机,脸色波澜不惊,更没有积蓄威势,迎接对方的狂暴斩击。

    杨玄机踏空而来,听到僧人这句话后,当即扬起地戮剑,将剑举在头顶,居高临下,凌空斩落下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地戮剑芒倏然膨胀,眨眼之间,延展出一道极其巨大的血剑,穿刺过两人中间的虚空。

    血剑斩落,如擎天巨柱轰塌,不止长达十余丈,其宽度也异常夸张,尤其是前端剑锋,俨然跟悬崖上方相齐。

    这一剑落下,摧枯拉朽,竟似要把整个谷口都堵住!

    围堵在此地的晋军,瞬间被笼罩在阴影里,不见天日。

    面对震撼人心的一剑,白衣僧人毫无惧意,黑暗映衬下,他的眼眸里泛起淡淡金光,神圣威严。

    他轻启嘴唇,嗓音低沉浑厚,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……”

    诵念《金刚经》的同时,他竖立胸前的单掌扬起,左肩的雪白袍袖随之挥动。

    这随手一挥,如仙人拨开云雾,翩若惊鸿,充斥着玄妙难言的意味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道金色佛光冲天而起,没有锋芒锐意,却雄浑浩荡,爆发出排山倒海的威势。

    金光澎湃朝上,迎刃而解,那道血剑纵然凌厉,此时竟被从中劈开,分拨到两侧崖壁上,让开了中间的道路。

    悬崖轰然崩塌。

    整个谷口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白衣僧人站在刚才的位置,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后方军士齐声喝彩。

    此人轻描淡写,竟能化解八境强者的强势一击。

    杨玄机凝滞虚空,皱眉面对着下方的僧人,惊异地道:“怎么会……又一位八境!”

    他感知得真切,刚才那道浩荡佛力,确是八境的大手笔无疑。

    白衣僧人轻笑,神采飞扬,“花开花落,潮涨潮消,红尘间的气运并非死水,一成不变。圣贤陨落,自有人后来居上,岂非世间常理?”

    杨玄机释然,“这么说,你是补位之人,应运而生。”

    僧人颔首行礼,不卑不亢,“贫僧法号无心,今日幸会前辈,才知阴阳家的剑法,竟也如此绝妙。”

    杨玄机心头骤惊。连曹春风都看不穿他的底细,这个无心法师,却一语道破,眼光着实毒辣了得!

    他攥着地戮剑,寒声道:“言多必失,你还不够聪明。随口道破我的渊源,难道你以为,凭八境下品,就能匹敌我的两道根基?”

    如果他没说破,杨玄机为了隐瞒身份,可能会有所顾忌,不敢公开动用阴阳道法,只以剑法迎战。如此一来,他再无保留,倾尽两种道法造诣出战,无心法师自寻死路,将面临毕生最大的挑战。

    无心摇头,神态平静,“你的对手不是我。我亲蹈红尘,涉身杀戮险地,岂会贪恋这些无谓的争斗?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他无心恋战,另有企图。

    杨玄机眉头一挑,隐隐意识到不妙,“既然不想打,你现在退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他猛然醒悟过来,现身南晋军营的大宗师,除了眼前这个新人,还有阴毒的曹春风。如果他迎战无心,谁去对付曹春风?

    动身去清河前,任真担心敌军再次渡江强攻,便将李慕白留在庐江军营里,提防曹春风,并未安排他参与这场伏击。李慕白不会来,一旦曹春风来了,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无心隔空看着杨玄机,漫不经心地道:“白袍军已经出现,你们该收网了吧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谷里突然窜出一道烟花,在高空炸裂,璀璨耀眼。

    这是任真释放的信号弹。诚如无心所说,猎物陈白袍现身,是时候亮出底牌收网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山谷内外的大地,开始剧烈震荡。远方群山里,马蹄声呐喊声一片,从四面八方传来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杀白袍!”

    “杀白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袍军顿时慌乱,变得躁动不安。他们意识到,这次中计了,外面还有一张更大的包围圈,正在朝他们靠拢。

    对于主帅陈庆之的真实心思,他们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无心侧首,听着越来越近的呼喊声,随口问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就是夏侯淳的主力大军?”

    杨玄机点头,淡淡道:“看你的反应,似乎并不惊讶。”

    无心不置可否,微笑道:“咱们不妨算笔账。你们的运粮军,估计不超过两万人。而我们这支伏兵,足足两万人,还有七千白袍精锐,相比之下,我军占据上风,对吧?”

    杨玄机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无心继续说道:“至于更外围的夏侯淳,我不知道,他是否倾巢而出,但以他手中的兵力,就算孤注一掷,最多也不会超过二十万人,对吧?”

    杨玄机依然不语。

    无心挪动几步,看着迅速镇定下来、严阵以待的白袍军士,对他们的临场表现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“陈将军乃当世战神,你们想吃掉他,胆量不小,就怕胃口不够大。你知道在这二十万人身后,又有多少晋军正在赶来合围吗?索性告诉你,整整三十万!”

    杨玄机脸色微僵,“三十万?据我所知,陈庆之的中路军,总共也就二十万人,就算你们识破计谋,怎么可能又多出十万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