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94章 毕竟是白袍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对于眼前局势,任真曾在脑海里推演过无数遍。他做出的每项决定,都包藏着非常缜密的计算。

    如果陈庆之不肯入局,趁机攻打庐江城,该怎么办?这种情况极可能发生,也会很凶险,任真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所以,他没敢把江畔的守军撤走,依然固守在岸边。同时,他在两界山里洒下无数暗哨,目睹南晋主力迂回绕道后,又派李慕白带领修行者渡江,烧毁敌军大营。

    劫营本身也是在试探虚实。经过双重确认,夏侯淳才放心率军离城,进入晋军的埋伏。

    陈庆之轻兵偷袭,北伐所用的辎重粮草,尽数留在军营里,它们被焚毁,就意味着晋军主力损失惨重,彻底断送根基,即使能全身而退,也无法再跟夏侯淳对峙,不得不撤军。

    劫营得手,计划就已经成功一半。

    确保庐江城无虞后,任真并不认为大计可成,高枕无忧。他知道,这次大决战的关键在于,他必须说服另外两路主帅,让他们甘愿承担弃城的风险,引兵前来剿敌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主动找夏侯淳合谋的用意。毕竟,三军主帅是夏侯淳,他才有资格对血侯和敬侯发号施令。任真借用他的帅印调兵,二侯不敢不从。

    兹事体大,他担心二侯抗命不遵,葬送好局,反将自己置入绝境,又以个人名义书写两封信,详细陈述其中的利害关系,打消他们的后顾之忧,放心赶来驰援。

    在清河郡的最后一晚,他收到二侯回信,确认万事俱备后,才敢踏上征途,拉开这场恢宏的战争大幕。

    而眼前,陈庆之底牌尽出,而他的两路援军到达,意味着大局已定,胜利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陈庆之默默听着任真的陈说,当听到庐江大营被烧时,他脸部肌肉陡然僵硬,往前踉跄一步,猛然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百战英名,毁于一旦,他从未预想过,自己会在最不该输的一战,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算透,陷入万劫不复的绝境。

    他殚精竭虑,纵然全力以赴,仍不足以获胜。他以为,自己对任真足够重视,然而,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年轻人的胆略和气魄。

    他想赢的是中路,而任真赌的是全局,两人在眼界上便已分出高低。

    这场伏击,足足用了四层埋伏,战局蔓延至整个邙山地带,规模之浩大,亘古绝今,堪称史诗级一战。陈庆之用百战百胜的威名,为任真添上最浓墨重彩的注脚。

    这身白袍,终于被任真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无心僧人连忙上前,搀扶住行将扑倒的陈庆之,鼓励道:“将军不必气馁,对方虽占据人数优势,您可是战无不胜的军神啊!只要您重振雄风,必能率军冲出重围!”

    他神色焦急,嘴上这么劝说,心里何尝不知,三十万对五十万,这兵力差距太悬殊,仅靠个人的力量,难以挽回。而且晋军中计,已经没有心理优势,就算能侥幸突围,恐怕也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陈庆之稳住身形,深吸一口气,竭力振作起来。他毕竟身经百战,一生谱写过无数传奇,意志力极其顽强,即使不敌战死,也不会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他紧攥铁管,摆脱无心的搀扶,狠狠擦掉嘴角血迹,“你说得对,只要一息尚存,胜负便未分晓。我不会玷污身上这件白袍!”

    他眼眸微眯,重新燃起澎湃战意。

    或许是太久没失算过,先前那一刻,他喋血颓丧,丑态毕露。但是,临危不乱,越挫越勇,这才是他的名将本色。

    任真把他的情绪转变看在眼里,出言嘲讽,试图扰乱他的心志,“白袍?它已经在我脚下了,今日战后,世间再无白袍军!”

    陈庆之转身盯着任真,眸光凛冽如刀,他嘴角肌肉抽动片刻,沉声说道:“大师,此人是心腹大患,请你务必杀死他!”

    说罢,他纵身跳上战马,振声长啸道:“七千白袍安在?”

    后方的白袍军士一齐高呼,“都在!”

    话音激荡,震彻山谷。

    陈庆之扬鞭持枪,坐在马上大笑,“听你们平日夸口,个个以一敌百,到底是不是吹牛?”

    众军齐答,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就证明给我看!”陈庆之笑意愈盛,再无半分颓丧,“你们随我卷杀,就有七十万大军!今日战后,你们都是百夫长!”

    个个以一敌百,七千白袍,乘以一百,就是七十万大军。

    这算法,没毛病。

    听到百夫长的许诺,军士们眼眸骤亮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陈庆之纵马狂奔,挥舞铁管,一骑绝尘。

    “枪在手,跟我走!”

    白袍军群情激昂,杀气腾腾,追随着陈庆之的身影,冲出山谷。

    望着视线尽处的滚滚烟尘,任真有些失神,忍不住感慨一句,“毕竟是白袍……”

    只用寥寥数语,便点燃将士们的斗志,誓死追随,陈庆之果然有名将气概。

    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,这时候,任真突然挺希望对方别死,再跟他摆开阵势斗几场,斗出个千古佳话。

    他心里想着,此情此景,如果换作是他,率军决一死战,又该说点什么,鼓舞军威。

    无心目送白袍军离开后,转身看向任真,淡淡地道:“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听这话意,原来是旧相识。

    任真收回思绪,答道:“如果你没来,我会好得很。”

    两人远远对视。

    无心手拄锡杖,由衷赞美道:“刚才那一剑,着实有名家风范。接下来,让我来领教你的高招。”

    他是八境强者,跟陈庆之的实力有天壤之别。跟他交手,任真绝不会再像刚才那般轻松,被吊打的人可能会变成自己。

    任真心头咯噔一响,凝重地道:“净海大师,我不明白,你为何会出现在此地,要跟我为敌。你这么做,活佛前辈知道吗?”

    无心摇头,神态悲悯,“净海已死,贫僧如今的法号叫无心。小施主不知,家师已去往西方极乐。佛家的事,贫僧做得了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任真表情剧变,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,泪水快流出来,“方寸大师……圆寂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