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95章 我为擒你而来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活佛方寸,风云第四,是灵台山主持,由于过往的某些缘故,他跟任真结为忘年之交,交情甚笃。

    老和尚慈眉善目,道德圆融,这些年对任真青眼相待,深得任真信赖。去年冬天,任真救走剑圣后,便将其送到灵台山,央求他救人。

    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又是小友相求,方寸义薄云天,欣然允诺。任真下山后,便易容赴北,并不知道,活佛为了兑现诺言,不惜折损修为,虽救活剑圣,但年事已高,由此元气大伤,卧病不起。

    上次,玄悲小和尚夜探长安,曾透露过方寸的糟糕状况,很不乐观,当时任真还愧疚不安,不知该如何报答老前辈。(第28章)

    谁曾想,天有不测风云,再次听到故友消息时,竟是突然的噩耗,转眼间阴阳两隔,再也无法相见。

    深究起来,正是他的委托,致使方寸耗得油尽灯枯,无力回天,他得背负最大的责任。

    无心叹息一声,“不错,半个月前,家师在寺里圆寂。他弥留之际,犹有羁绊放不下,只是,终究没有开口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方寸修闭口禅数十年,临终面露遗憾之色,却依然没开口留遗言。

    任真听到这话,眼泪唰得流出来,脑海里旧事浮现,老和尚温和慈祥的笑容恍惚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受老人家关怀疼爱多年,没想到,最后是自己害了对方的性命,这怎能不令他内疚自责。

    然而,他迅速意识到,大敌当前,现在不是恸哭的场合。..

    他擦掉眼泪,克制住内心的悲痛,问道:“尊师圆寂,你不在寺里为他诵经,怎会跑到这杀戮战场?”

    对于方寸的性情,他最熟悉不过。老和尚与世无争,在他的领袖下,佛家以慈悲为怀,普度众生,始终淡泊名利,跟俗世皇室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。

    佛家入世,是为救世,而非乱世,更非助纣为虐,帮南晋朝廷侵略杀伐,行不义之举。方寸若健在,不会允许门下弟子下山,参与北伐战争。

    这位无心,是方寸大师的嫡传弟子,应该很清楚,自身行径违背老师的遗志,更不该主动跑来,跟相熟的任真为敌。

    无心凛然答道:“贫僧恪守心丧,深知对老师最好的孝敬,便是替他守住佛门香火,不使法统凋敝,失去供奉。贫僧此行,上承天意,中负皇命,下合民心,于佛家和俗世而言,都是莫大的功德!”

    他言辞华丽,冠冕堂皇,任真却看透他的心意,冷笑道:“你不如直说,为了得到皇室支持,成为继任活佛,你忤逆老师夙愿,甘愿投靠朝廷,充当咬人的鹰犬!”

    无心面无表情,淡漠道:“事已至此,也无需再隐瞒。我这次赴北,唯一的任务就是,将你擒回金陵,交由陛下处置。你若识相,便束手就擒,随我离开,免得自讨苦吃。”

    “抓我?”

    任真脸色骤沉,下意识倒退数步,心底生出强烈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武帝终于出手了!

    他奉命赴北后,一开始确如武帝所愿,从云遥宗起手,接连铲除策划当年冤案的幕后黑手,行复仇之实。

    进入京城后,他和海棠联手出击,血洗朝堂群臣,将绝大部分仇敌抹杀,如今只剩三位罪魁祸首,女帝、国士和铁伞。

    在他复仇的过程中,北唐朝野发生动荡,内乱和阵痛在所难免。这些内部损耗,正是武帝想看到的。他这枚棋子得手,局势被搅乱,武帝称心如意,于是发起蓄谋已久的北伐战争。

    可以说,武帝的计划成功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然而,任真不是糊涂虫,早就知晓父亲被杀的全部原委,并未乖乖执行计划。涉身北唐朝堂后,他采取一系列举动,有助于北唐增强战力,损害了南晋的利益。

    尤其是不久前,在庐江北岸爆发激战,拜任真所赐,北唐不仅力挫白袍军的锋芒势头,而且令长生真人重伤,令南晋付出沉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在决定胜局的节骨眼上,任真崭露峥嵘,背弃南晋之心昭然若揭。如果再不除掉他,晋军将遭遇顽强抵抗,迟迟无法攻克北唐,完成统一大业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武帝将任真遣入北唐江湖,还有某个最终极的目标。最近这段时间,他已看出端倪,认为真正的大鱼咬钩,是时候收网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派新入八境的无心动身,趁任真不备,将其抓走。

    事实也的确如此,南晋养大的任真,成了南晋最大的拦路虎。无心来晚一步,没能赶在伏击战成型前,将任真抓走,就只能眼睁睁看着陈白袍饮恨败北,三十万晋军就此葬送。

    当然,武帝的谋算并没出错,任真措手不及,不可能料到,会突然冒出一名八境强者,专为擒拿他而来。

    杨玄机被曹春风缠住,唐军声势虽大,却无人能匹敌无心,让任真得以逃脱。

    此时,任真听到无心这番话,明白过来,武帝决定撕破脸,卦象里的变数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也很清楚,凭武帝的眼光,既然派无心执行这项任务,就说明对此人的实力充满信心,不会出现纰漏。

    无心今非昔比,任真若要全身而退,恐怕会异常困难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他心里迅速盘算,好汉不吃眼前亏,为今之计,唯有尽量拖延时间,等候杨玄机来救援,才是保命上策。

    于是,他镇定心神,仔细盯着无心的面容,问道:“武帝这么信得过你,看来你实力精进不少。我很想知道,方寸大师的死,是否跟你有关系?”

    他以前就认识无心。那时候,无心的法号还叫净海,虽然修为高深,已踏足七境,但离八境的门槛差太远,不可能才过短短半年,就突飞猛进,跨过修行界最大难关,跻身巅峰行列。

    故人刚陨落,新人就晋升,不可能这么凑巧。直觉告诉他,或许这里面暗藏玄机。

    无心淡然一笑,神态自若,看不出异常情绪,“贫僧的所作所为,皆为佛家着想,绝无半分淫邪私欲。出家人不打诳语,我可以坦荡地告诉你,家师辞世,与我并无关联。”

    任真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无心略微停顿,话音陡转,“而且,他老人家信得过我,临终前将一半衣钵传给了我。我以为,另一半衣钵会在你这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