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396章 九剑皆破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衣钵是笼统的说法,泛指师徒之间的传承,用在武修身上,具体包括很多方面,譬如名位、道法乃至毕生功力等等。

    从无心的话里,任真无法听出,他提到的衣钵究竟是指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,无心神色黯淡下来,“可惜,我猜错了,你没那么大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任真心思急转,顺着话意问道:“你何以见得,另一半衣钵不在我这里?”

    他不能直接问,所谓的衣钵是什么,这样既无法得到答案,又证实自己的不知情,也杀死了拖延时间的话题。

    无心打量他一眼,说道:“我只承袭老师的部分功力,就迅速晋升到八境,你若有幸得到他的心意神髓,前途无可估量,还会只是区区知命境?”

    任真心里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看来,方寸活佛在圆寂前,将自身衣钵一分为二,实际有形的修为功力传给身边的弟子净海,而最宝贵无价的心境感悟,却留给了另外某个人。

    难怪净海把法号改为无心,原来他继承的只是形,并没有赢得活佛的倾心相授。

    如果他的推测属实,那么,无心不远万里,亲自来擒他,除了尊奉武帝旨意外,最重要的目标就是,从他手里夺走剩余真传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前,无心曾对杨玄机念过四句偈语:我是无心,心是故人。我见故人,是为寻心。结合佛家发生的变故,其意自现。

    我叫无心,我没有得到那颗心,它应该在故人身上。我来见故人,就是为了找出那颗心。这次赴北,实是寻心之旅。

    任真猜出其中原委后,微嘲道:“知命境又如何?莫非你以为,活佛的至高真传,只能提升清晰可见的境界?老人家知道你肉眼凡胎,冥顽不灵,看不见他的心迹,如果传给你,只会明珠暗投。”

    无心若有所思,似乎从这话里听出启发,“你是说,最珍贵的那部分衣钵,并非具体的外在功力,而是无形的心得造诣?这么说,它真的在你手里?”

    任真笑而不语,莫测高深。

    他当然没得到活佛衣钵,之所以故弄玄虚,迷惑住无心的思绪,主要是想让对方有所顾忌,为了保全衣钵传承,而不致重伤于他。

    无心感慨道:“老师生前,经常对你赞不绝口,说你跟佛家有极大机缘,能振兴百年气运。所以我才想到,他可能会把衣钵传给你,听你这么说,应该确有其事。”

    任真没答话。

    无心紧盯着他,沉声问道:“另一半衣钵,究竟是何法门?”

    任真答道:“你了解我,我从小倔犟执拗,绝不会屈服别人的淫威。佛家的传承,其实我并不感兴趣,你如果真想要,我不是不可以考虑给你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下去。

    无心绝顶聪颖,听懂言外之意,皱眉说道:“想让我放你走?这是不可能的,我奉命而来,衣钵事小,佛家荣辱事大,无论如何,我都得把你擒回金陵!”

    任真叹息一声,情知对方态度坚决,一场恶战在所难免,只好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,知命境究竟有多强!”

    他清晰记得,海棠以前说过,两人全力联手,能从八境面前全身而退。眼前这个无心,才入八境不久,要想躲过对方的擒拿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说罢,他双剑齐出,抢攻向无心。

    剑芒闪烁,再次幻化出漫天剑影,虚实莫测,让人眼花缭乱。不止是剑三海棠,这些剑影时快时慢,飘忽不定,同时蕴涵着剑四快雪的神韵。

    须臾间,剑影呼啸近前,跟迎战陈白袍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无心单掌竖前,泰然自若,面对强大剑势,没有半点退意。

    只见他抬起白皙手掌,隔空向前一探,如探囊取物般,于漫天剑影里,撷取其中一道,手法从容而稳定。

    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这些变幻虚浮的招数,在我眼里,经不起任何洞察窥测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左手拈住的剑影并未破灭,原形毕露,果然是**剑真身。

    他拈着这片铁剑,仿佛大人拿起孩童的玩具,漫不经心,随手将其丢了回去,然后再度出手,如法炮制,精准挑出另一片铁剑。

    浩大剑雨,立时消散。

    无心随手两抓,破掉两招剑圣绝学。

    这份眼光和造诣,简直惊世骇俗,换作其他巅峰强者,恐怕也无法做到,无法如此潇洒写意。

    任真神色凛然,定住**剑,惊叹道:“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你竟已《心经》大成!”

    他以前常听方寸活佛讲经说法,对《心经》略有涉猎,知道这部佛法博大精深,“无受想行识,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声香味触法,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”,能勘破万法本源。

    此经全名叫《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,有句家喻户晓的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,便出自其中。

    无心神态平和,并未有倨傲之情,淡淡说道:“你果然有佛门慧根。既知《心经》玄妙,就不必再做无谓的挣扎,放下屠刀,随我走吧!”

    无心悟性高绝,精通佛法,一直是方寸座下最得意的弟子。可惜,他肉躯根基比较平庸,难以承受强**门的冲击,以前内力薄弱,迈入七境后,就停滞不前。

    方寸圆寂前,将毕生功力嫁接到他身上,助他挣脱了最后一道桎梏。

    世间有数的雄浑内力,再加上妖孽悟性,两者合璧,惊为天人。他不仅迅速突破境界,甚至连诸多高深佛经,也都参悟透彻,窥到明心见性的禅意。

    虽是八境下品,他能飘然走出杨玄机的法门,足见道行之高深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劲敌,海棠那句全身而退,不知还能否兑现。

    任真脸色有些难堪,自从学会孤独九剑后,这还是第一次,被人正面连破两剑。心经造诣太可怕,能无视诸般法相,他不确定,剩余的七剑能够奏效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死马当作活马医,他只能逐一实验,消耗时间。

    “再战!”

    他怒吼一声,跟海棠意念交合,驾驭双剑,再使一剑。

    锋锐剑气斩出,速度凌厉绝伦,如闪电划过虚空。一纵一横,交叉成十字,刺杀向无心。

    剑二割昏晓,经过他的改良,其威力远胜从前。

    然而,无心踏前一步,依然不惧,朗声诵道:“故知般若波罗蜜多,是大神咒,是大明咒,是无上咒,是无等等咒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左掌猛然轰出,金色佛光如潮,凝成一道大明佛咒,至刚至纯,砸击在前方的十字剑气中心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在浑厚佛力撼动下,十字剑气支离破碎,没能如愿劈开天地,割出昏晓。

    继剑三和剑四后,剑二又被破。

    任真沉默不言,驾驭铁剑全力出招。

    这次是六九合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任真落回地面,脸色苍白,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九剑尽出,九剑皆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