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401章 海棠的危机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两剑甫一出现,剑意绞杀之下,战场气氛变得狂乱而阴冷。

    这两剑,分别出自儒家和道家全真派,各自凝聚一道气数,气贯长虹,杀机凛然,其威力已不能用单纯的道行境界去衡量。

    它们纵横万里而来,前后刺杀向无心,那么,八境便不再坚不可摧,无心能否抵抗得住,成了难以预料的悬念。

    至少,眼前他没法躲避,只能被动地硬扛,受冲撞损伤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任真煞费苦心,不惜底牌尽出,才终于营造出眼前的局面。

    为了施展天眼神通,牢牢禁锢对方的身形,他只能尝试临场破境,承担巨大风险;

    为了化解无心的袭击,他耗费掉那张宝贵的护身符;

    为了打破僵局,锁定胜利,他连杀手锏参同契都亮出来,大费周章,才借来这两剑。

    以六境胜八境,在正常情况下,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奇迹。任真以命相拼,没有放弃战斗,无论是否杀死无心,能把对方逼到这种地步,让奇迹上演,他就已经赢了。

    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至于最终结果,不是他能决定的。

    金光笼罩下,无心感知到两道杀机的降临,脸上浮出惶恐之色,惊呼道:“两仪参同契……你怎么会道家功法!”

    谷里没有强者降临,那两剑不可能凭空冒出,唯一的可能性就是,任真从别处征调而来。

    无心毕竟见识渊博,很快猜出,这大概就是全真道的绝学。但他想不通,全真道早已式微,为何这门功法出现在任真手上,为何南晋情报里没有记载这一项。

    任真闻言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既然无心识出参同契,那就必须杀死他,绝不能放虎归山。否则,真相水落石出,李老头将会面临杀身之祸。..

    他踏前一步,寒声道:“被两道法力碾压,你死得不冤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擎起右手,驾驭着两道巨剑,刺向无心。

    由于担心对方逃遁,他不敢撤走天眼禁制。两剑缓缓刺进金光,速度并不快,但极具威势,剑锋每前进一寸,空间便受挤压而破裂。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同时,剑的尺寸也相应缩小。

    时间渐渐流逝,两剑一前一后,深入金光中,离无心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任真汗如雨下,同时驾驭金光和双剑,神经一直紧绷,生怕出现意外,断送大好形势。

    终于,两剑距离无心的心脏只差分毫,他绝无幸理,任真知道,已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他松了口气,豪迈大笑,“慢刀子杀人,还真费劲。不过,能杀死一名大宗师,再辛苦也值了!”

    若非面对的是八境强者,他也不必如此麻烦。

    他神情专注,盯着剑尖,暴喝一声,左手撤掉天眼金光,与此同时,他右手疾速前推,在金光脱离的刹那,将两道剑芒刺进无心体内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两剑前后夹击,同时洞彻无心的心脏部位。

    心脏是人体的要害,被两剑牢牢扎透,普通伤者会立即死亡,就算是八境大宗师,毕竟也是人,也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无心脸色煞白,瞬时瘫软倒地。在他的心脏处,赫然被刺出一个透明窟窿,鲜血狂喷,甚至能隐约看见内部器官,血腥到极点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任真长吐浊气,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。

    尘埃落定后,山谷里大风呼啸。

    这时他才感觉到,剧烈痛楚袭遍全身,快要将他冲垮。

    刚才之所以能跟无心对峙,完全是靠意志力硬撑着。最初的当头棒喝,其后的强行破境,都对身体造成可怕损伤,已濒临承受极限。

    他无力再参与外界混战,只好就地静坐疗伤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道伏兵既出,陈庆之插翅难逃,此战必然大获全胜!”

    他闭上眼,想起这些,嘴角噙着笑意。

    忽然,寂静山谷里响起一道孱弱的话音,“等着吧,我必报今日之仇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睁眼,不由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无心又站了起来!

    任真毫不犹豫,从原地跳起,挥动左掌,天眼金光再次扫向无心。

    然而,无心已有防备,身躯急遽倒退,弹射上高空,避开任真的禁锢。他浑身是血,身躯颤巍巍,伤口还在快速流血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这样就能杀死我?”

    他死死盯着任真,眼神如毒蛇一般,狠戾可怕。

    任真直冒冷汗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惊异地道:“你怎么会没死!”

    他肠子都悔青了。早知如此,他刚才就该割下无心的头颅,将其乱刃分尸。

    无心狞笑一声,嗓音沙哑凄厉,再无半点曾经的高僧气度。

    “蠢货,你做梦也想不到,我的心脏是右侧!哈哈!”

    大笑扯到破碎的左肺,鲜血再次狂涌,他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任真哑然失语,世上还有这么巧的事。怪不得叫无心,心脏本就不在正常位置上。

    果然人算不如天算。

    他攥着剑,忍着浑身剧痛,踏步向前,“来,让我再刺一剑!”

    他看得出,无心伤及肺腑,失血过多,此时极度虚弱,状况远比他糟糕得多。只要他咬牙硬拼,无心招架不住,必会当场陨落。

    无心见状,情知保命要紧,不顾一切后退,狼狈逃向远方。

    任真追出不远,体内痛楚猝然爆发,再也支撑不住,踉跄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动弹不得,趴在地上喘着粗气,只觉头晕目眩,快要崩溃昏迷。

    意识昏沉之间,他脑海里浮现的,依然是海棠的容貌。

    “赶快收拾动身,你那里要有大麻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海棠感应到他的严峻伤势,心急如焚,颤声说道:“别再消耗神念了,战场危机丛生,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!”

    任真自然知道,不能躺在这里,然而,他的伤势太重,已经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他闭着眼,在心里默念道:“你听我说,京城是萧铁伞的地盘,你斩出那一剑,肯定会惊动他。他对你的剑太熟悉,很可能会生疑。你必须立即出宫……”

    他意识渐渐模糊,却不能晕厥过去,咬牙硬撑着,担忧海棠的危急处境。

    “若有人阻拦,你就说,咱俩双修,你感知到我的危机,刚才那一剑,就是为了救我。我伤势很重,你必须得来,谁若挡你,唐军的内乱将无法平息……”

    他争分夺秒,来不及详细解释。

    海棠的嗓音慌乱无措,“别说了,我马上去找你!”

    任真脑海渐渐空白,嗫嚅道:“一定得离开,南晋要反击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他当场晕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