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408章 孤胆白袍袭长安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方向很重要。

    不同方向,代表不同选择,对应的是不同命运,得到的是不同结果。

    在这场邙山伏击战中,王桀没选择留在西北角,而是一路向北,准备奇袭女帝的亲军。在北方等待着他的,会是意想不到的命运。

    当他离开后不久,陈庆之从西北角冲杀出来,拼死摆脱后方唐军的追击。他急需要做的,也是关于方向的选择。

    狼狈逃窜出百里后,南晋败军在某处平原歇脚,就地盘点整顿人马。

    此时,陈庆之浑身浴血,正半跪在草地上,手里拿着毛巾,一边替心爱的骏马擦拭伤口,一边听取心腹副将的汇报。

    “七千白袍卫,一千八百余人阵亡,两千三百人负伤。三十万大军,如今只有……三万人随咱们突围。”

    那名副将眼眸通红,紧攥拳头,没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听到三十万这个数字,陈庆之拿毛巾的手猝然一颤,旋即恢复稳定,继续耐心地擦拭坐骑。

    周围将领都垂下脑袋,为战死的众多同袍默哀。

    气氛沉痛而压抑。

    来时三十万,走时仅三万,对比差距太过悬殊,这是一场惨不忍睹的败仗。即便到现在,在场很多人依然不敢相信,战无不胜的白袍军神,也会遭遇如此惨痛的败绩。

    陈庆之把主力军全押上,志在必得,没想到却一败涂地,这样的结果,让幸存的将士们无法接受,更不知该如何面对江南父老。

    覆水难收,此战会成为他们刻骨铭心的耻辱。

    他们情绪低沉,将陈庆之围在中央,等候主将安排。..

    三万败军落荒而逃,此时已深入北唐腹地,远离南方战场。该如何撤退,该退往何方,都是摆在面前的难题。

    两界山以北,到处是辽阔平原,这三万人南归途中,极容易暴露行踪。而且,唐军知道陈庆之往西北方向突围,必会严密封锁北境,派兵搜寻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一旦被发现,到时再次陷入重围,凭这些残兵败将,插翅难逃。

    见陈庆之只顾照料战马,一直沉默不言,那名副将终于按捺不住,行礼说道:“大帅,咱们该如何南归,请您示下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同样颔首请令。

    陈庆之手上忙活着,没有回头,问道:“诸位想撤往何处?”

    撤退的方向至关重要。一旦把路线定下来,就算碰到刀山火海,也无法再回头,只能硬着头皮闯到底。

    副将转身,环顾其他人一眼,带头发言道:“以末将愚见,咱们倾巢而出,如今既已战败,敌军必会烧毁咱们的军营,庐江断然回不去了。为今之计,只能放弃中路攻势。”

    中路军都没了,还哪来的中路攻势。

    旁边有人说道:“不错。根据先前军报,下路的赵阔将军攻城拔寨,来势迅猛,位置比上路更靠北。咱们如果去投奔他,路程会更近一些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得到不少人赞同。

    然而,又有人皱眉说道:“咱们这么想,以敌军蔡酒诗的智谋,未必会考虑不到。很可能,他就守在半路上,等着咱们自投罗网。或许应该反其道行之,改投上路的白将军。”

    刚才那人心有不甘,微嘲道:“你该不会被敌人杀破胆子了吧?舍近求远,路途拉长,遇袭的风险只会更大!”

    沦落至此,大家心情都很烦躁,两拨人迅速争吵起来,莫衷一是。

    陈庆之则静立在那里,以手轻捋着马鬃,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那名副将见状,干咳一声,示意大家肃静,走上前说道:“末将认为,眼前形势急迫,无论选择哪条线路撤退,都应该当机立断,否则,等敌军布置妥当,再想杀回去会更困难!”

    兵贵神速,越是危急时刻,越犹豫不得,必须快刀斩乱麻。

    陈白袍乃一代名将,当然明白这个道理,但是,看他此刻的表现,分明是举棋不定,心里还在权衡局势。

    听到这人的规劝,他这才回过神来,转身看向众将领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看法,我都知道了。刚才我在想,是不是还有第三条路可走?”

    众人俱是一凛。

    眼下,北唐境内只剩两支晋军,哪还有第三种选择?难不成主帅是想直接撤回江南?

    他们盯着陈庆之,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陈庆之微微思索,然后说道:“既然咱们孤军深入,杀到北唐腹地,那么,何不放手一搏,继续北上,直捣黄龙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震惊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原来他没打算撤退,竟然还想趁势进攻!

    陈庆之看着他们的惊愕神情,并没急于解释,而是吩咐道:“取地图来。”

    两名部下立即拿出地图,各抻一角,在众将面前展开。

    陈庆之走到地图前,伸手圈出其中一处,眯眼说道:“如果我的判断没错,现在咱们应该是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众将都凑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只要咱们胆大一些,改往东北方向前进,那么,整整上千里内都没有坚城关隘,可以畅通无阻。而北唐的主要战力,都被派上前线,腹地正是空虚之时!”

    他用手一拍图上的大片土地,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,大家满脑子都想着逃跑,敌方换位思考,也会想当然地认为,咱们一定往南撤退,绝对想不到,咱们会勇往直前,险中求胜!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伸出手指,从当前位置开始,一路朝北划线。

    众人紧盯着那根手指,心脏砰砰直跳。他的话说完了,手指也停下来,最终定格在图中某处。

    看着上面标注的俩字,他们的目光狠狠一颤。

    长安!

    陈庆之是想奇袭千里,直取长安!

    孤注一掷,他的野心太大了。

    场间鸦雀无声,大家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陈庆之没再看地图,侃侃而谈,“刚才你们争论时,我就是在考虑这条路线。只要咱们足够果断,星夜兼程,就一定能神兵天降,将北唐的君臣们扼杀在睡梦里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神色犹疑,都不知该说啥好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实在太疯狂,完全是在搏命。稍有差池,被北唐察觉,他们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绝境,到时八面皆敌,那将是真正的上天无路,下地无门。

    能想出如此奇谋,可谓艺高人胆大。

    陈庆之看出他们的胆怯,面色从容,微笑道:“关于粮草问题,我刚才计算过,问题不大,咱们还可以沿途抢掠。至于战斗力,那就更不成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无人出声应答。

    陈庆之负手,淡淡说道:“穿着白袍的人,我希望,你们还记得自己背负的荣耀。如果真被杀破胆,做不到这点,那还不如跟一千八百位弟兄一样,永远留在邙山。最起码,他们的腰杆子够硬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很轻,落在众人耳中,却如惊雷炸裂,震慑心魄。

    许多白袍军士虎躯一颤,陡然挺起腰杆子。

    对啊,咱们可是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白袍军啊!

    咱们驰骋疆场,战无不胜,谱写过无数看似不可能的神话!

    咱们怕过谁!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无数人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陈庆之回头瞥视,面无表情,这在其他人看来,更像是透着一股轻蔑意味。

    来自王者的蔑视。

    “至于没穿白袍的人,我很想知道,你们是否有资格羡慕那身白袍?你们又凭什么配得上加入白袍军,配得上跟我一起,闪耀在后世千百年的史册里!”

    其他人心潮澎湃,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大好南晋儿郎,谁不想追随那一袭白袍,跃马扬鞭,气吞山河。

    而此时,陈白袍说了,你们配吗?

    你们连追随我的胆量都没有,还有何资格成为传奇?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陈庆之纵身上马,最后说道:“此去奔驰千里,陈庆之无以为报。一战功成,千载英名,我与诸君共享这身白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