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414章章 不能退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白袍军攻克虎牢关后,发现城里竟有三台投石机,这让陈庆之惊喜不已。有了它,白袍军攻城时便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怒吼,后方军士不敢懈怠,立即将缴获的投石机推上前,把巨石隔空投向虎丘城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,高空狂风呼啸,十余块巨石砸落,城墙塌陷数处,不少唐军被碾成肉泥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最令唐军慌乱的是,晋军用投石机掷来的,并不全是巨石,其间还夹杂着几个木桶,坠在城上后摔碎,里面装盛的猛火油溅出,洋洋洒洒,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猛火油是一种燃料,沾火就着,是火攻里最厉害的手段。普通的薪柴膏油,还能被水浇灭,但这种火油的威力要大得多,有水浇火愈炽的特点,只能等着它烧尽,是以极其棘手。

    晋军投掷过后,紧接而来的,就是火箭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无数火箭着地,将洒落各处的火油点燃,顿时燃起熊熊大火,将猝不及防的北唐军士吞噬其内。

    虎丘城上化作火海,里面人影攒动,传出凄厉的哭嚎声。

    下方,陈庆之坐在马上,被赤红火光映照着,眼里的战意愈发炽烈,“葬身火海之中,看你们还如何放弩箭!”

    纵火焚城,是他惯用的攻城手段,屡试不爽。每次行军,他都会携带几桶猛火油,并不笨重。以普通手段无法破解它,等到他发起登城冲锋时,城上往往已被烧死大半。

    看着城上滔天的火势,他并未趾高气扬,而是转身对众军喊道“云梯准备!”

    他相信,凭元本溪的学识和应变,区区煤火油,肯定不足以制胜,只能用来压制唐军势头,为登城的精锐争取准备时间。

    果然,白袍军刚抬出云梯,摸到城下,这时,城上卷起猛烈大风。

    从城里冲出近百道人影,御空而立,看这些人的衣衫,显然都是京城的太学弟子。他们同时出手,朝城上轰出精纯真力,凭浩然气浪碾灭火势。

    在大修行者面前,煤火油当然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陈庆之见状,知道己方的主力也该出动了,于是纵马向前,振声高呼道“攻城!”

    趁对方军心不稳,晋军的云梯架了起来。

    七千白袍精锐冲在最前面,气势威猛,借着云梯飞速攀上城墙。当然,现在已不足七千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陈白袍亲自出动了。

    他身形飘然而起,踏空漫步向前。

    “元本溪,接招!”

    他凝滞在空中,高举银枪,绽放强横内力,灌注到枪杆上,只见枪杆急遽膨胀延伸,如同擎天巨柱一般,凌空砸向城头。

    一枪劈山岳。

    枪法干练稳重,讲求效率,所以他的枪法从不花哨,以最直接而实用的招数碾压对手。

    元本溪站在城头,衣衫飘舞,眼见巨枪呼啸砸来,深吸一口气,全身修为汇聚在右手,隔空轰出一掌。

    虚空光华流转。

    一道硕大的“仁”字凝出,延展在城墙上方,如同保护伞,挺身而出,正面击向那杆巨枪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古字消散,引起空间猛烈震荡,同时,那杆巨枪虚影破灭。

    空中的陈白袍被震退一步,手中银枪受到冲击,急遽鸣颤不止。

    元本溪身躯挺直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从境界而论,二先生臻至七境巅峰,浸淫多年,可谓炉火纯青,相比之下,陈白袍仍处于七境中品,存在不小差距。

    但从这一击来看,元本溪气力明显不足,没能崭露出境界圆满的强横实力。英雄迟暮,他的身体状况很差,已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陈白袍却不同。他身强力壮,正是鼎盛之时,而且他处于攻势,占据主动地位,不像元本溪,还要背负守护城池的压力。

    因此,他明明被震退,反而显得非常亢奋,丝毫不见颓废。甫一交手,他就能判断出,元本溪确实垂垂老矣,不复当年雄风,否则,这会儿他早就倒地吐血。

    他攥着银枪,再次踏前,浑身战意澎湃,“元本溪,你果然气血虚亏!就算你犹有底蕴,能接下一枪,我就不信,凭你这副身子骨,还能扛得住一百枪!”

    元本溪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平静答道“再来。”

    陈白袍微怔,旋即大笑,“你不敢当众露出病态,强撑镇定,那我就硬生生拖垮你,看你怎么装下去!”

    两人的对话,被众军听得分明。南晋将士见主帅神采飞扬,表露血战到底的决心,都备受鼓舞,嗷嗷叫着冲锋登城,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陈白袍挥舞枪杆,呼呼生风,卷起狂暴气浪,再次使出第二枪。

    一枪扫千钧。

    枪杆横来,摧枯拉朽,俨然要荡除弱不禁风的元本溪。

    元本溪迎风而立,不躲不闪,横拍出一掌。

    这次是巨大的“义”字,竖立在身侧半空中,宛如盾牌,正面挡住那一枪。

    砰!两者烟消云散,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陈白袍再次被震退,体内气血翻滚。

    元本溪依然原地不动,只是脸颊涌起不健康的潮红。

    陈白袍微凛,也不废话,汇聚全身真力,继续轰出第三枪,不给元本溪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枪崩云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日暮,残阳如血。

    虎丘城上下,殷红一片,却并非被日光晕染所致,而是真实存在的血迹。

    激战持续一天,双方伤亡无数,放眼望去,尸体堆积如山。

    陈白袍立在虚空,握枪的双手虎口被震裂,鲜血凝固发黑,身上白袍更是被真力震碎,破烂成缕。

    他浑身气血翻滚,内伤惨重,盯着前方城墙,表情极度复杂。

    元本溪始终站在那处,脚下的那座墙墩,早已被震踏大片,唯独脚踩的方寸之地,仍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从远处望去,他就像是踩在枪尖上。

    疾风吹拂着儒衫,吹乱了霜发。他面部惨无血色,嘴唇皴裂出血,狼狈至极,状态绝不比陈白袍乐观。

    然而,他那方正眉眼间,始终流露一抹坚毅。

    人在城在,他的意志从未动摇。

    他缓缓启齿,“你说我扛不住一百枪,现在,两百枪已过。你还说,要拖垮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,扫视着血腥战场,“不然,再来一百枪?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平淡,没有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白袍身躯一僵,紧接着,猛然倒退,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所有斗志,顷刻崩塌。

    他想拖垮元本溪,到最后,反倒是他先垮了。

    两百枪已过,从始至终,他没见元本溪败退半步。

    他纵横疆场一生,攻城掠地无数,到头来,竟连元本溪的立足之地,都没能攻破。

    听到再来一百枪的豪言,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又输了。

    “功败垂成,”他苦笑摇头,转身俯瞰下方的遍地尸首,叹息道“这一阵,算你狠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飘回地面,挥枪喊道“收兵!”

    元本溪依然不动,只是静静地望着白袍,目送白袍军从战场撤退。

    当最后那道身影从尽头消失,他眼前一黑,身躯瘫软,像无根的柳絮一样,从城头跌落。

    死守的那方寸之地,化为齑粉,消散在风中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