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415章 疫瘟疫爆发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守之一道,在于坚忍。

    面对陈白袍的持续攻击,元本溪拖着病躯,凭借坚忍不拔的意念死守,一步不退,终于拖垮了对手。

    一代国士,智计无双,在最危急关头,他向世人展现出的,并不是文韬武略,奇谋妙计,而是身为儒生应有的忠义和气节。

    捐躯赴国难,视死忽如归。

    只要他一息尚存,敌军就休想踏过虎丘!

    从城头坠落后,他被众军送进城里抢救,再次醒来时,已是半夜。

    陪在榻边的,除了几名将领以外,还有一位穿着宫服的公公,应该是从京城赶来。

    见他缓缓睁眼,虎卫统领迎上前,悲喜交加,“先生,您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大夫诊断的结果是,元本溪旧病恶化,此战耗光全部精力,已是油尽灯枯,时日无多。这样的症状,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为了这座城,他拼上了这条命。

    虽然乱局仍未平息,他已经尽力了。

    昏暗灯火下,元本溪脸色蜡黄,气若游丝。他嘴唇翕动,话音微弱,“敌军退否……”

    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他心里忧虑的还是军情。

    眼见此景,那统领长叹一声,五味杂陈,只好答道:“敌军进退两难,还在犹豫,很快就会逃遁!”

    他不忍心直说,二先生拼到这地步,依然没能令白袍军退去。

    元本溪听懂了,脸色瞬时涨红,猛烈咳嗽,咳出大滩鲜血。他眼窝凹陷,身躯剧烈颤抖着,已经显露死象。

    婢女连忙上前,将他搀扶坐起,收拾衣襟床褥的血迹。

    众将手足无措,心情沉痛。

    元本溪喘息良久,才艰难平复下来,问道:“伤亡如何?”

    城里原本有两万虎卫,皆是剽悍精锐,他又带来八千禁军,人数加起来,跟敌军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那统领沉声答道:“守军还剩一万两千人,都有不同程度的负伤。至于敌军伤亡,据末将观察,绝对比咱们更惨重!”

    他怕元本溪动气,急忙补充道:“咱们有坚固城防做倚仗,战局不会比今日更严峻。敌军锐减,无法组织冲锋,撤退只在早晚之间。”

    元本溪点头,脸色略有缓和。这点道理,他还能想得通。

    他离开京城前,女帝已火速传书前线,调大军回防京师。只需再拖延一两日,等到援军赶来,危机就会化解,白袍军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这时,他抬起头,目光扫视着屋里,很快发现那位公公的存在,沙哑地道:“你为何前来?”

    他认得此人,是女帝的贴身心腹,平时极少出宫。

    场间众将闻言,神情陡然紧张起来。他们已得知公公的来意,知道又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那公公上前,垂首行礼,“先生,老奴前来,只因京中突发变故,陛下也束手无策,只能请您定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怀里掏出一份密札,呈给元本溪。

    元本溪微怔,打开密札阅读片刻,身躯瘫软,险些再次晕厥。在婢女搀扶下,他深吸一口气,目光里充满惊愕之意。

    “前天还好好的,怎么会爆发瘟疫?”

    信里写得清楚,一夜之间,京城无数人发病,头痛腹泻,浑身生斑,甚至昏迷不醒。这些都是瘟疫传播的典型症状。

    另外,信里还有句最关键的话,干系太大,那公公没敢透露给众人。

    女帝也染上瘟疫,卧床不起。

    在这内忧外患之际,女帝本人倒下,是对武氏皇朝最沉重的打击。一旦消息走漏,被四方州郡知晓,届时必蜂拥而起,天下大乱,局势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白袍奇袭尚未解决,瘟疫又突然爆发,这真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眼下,女帝昏迷,萧铁伞不在,主持朝局的重任,只能由元本溪肩负。偏偏他又死守虎丘,耗得油干灯枯,已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!

    元本溪依偎在婢女肩旁,闭着眼睛,痛苦地思考着。

    “太医院怎么说?是否查出发病源头?”

    瘟疫分为很多种大规模急性传染病,虽然发病急剧,但不会无故发生,空穴来风,必有其传播的根源。

    凭他构织阴谋的丰富经验,能强烈感觉到,在这节骨眼上爆发瘟疫,很可能是由奸人作祟,想浑水摸鱼,图谋不轨。只要查清发病源头,应该能看出些端倪。

    那公公颤声答道:“太医们会诊后,得出结论,说是京城多数水井都被污染,存在大量病菌。广大百姓无所察觉,饮用过后,导致瘟疫爆发。连宫里也没能幸免……”

    京城的生活用水,都取自井中,源于地底暗河。水网四通八达,流畅无阻,就算有人想投毒,毒素也会自行过滤沉淀,可以说安全得很。没人能想到,整个地下水系都被污染了。

    若有歹人作祟,这得是多么可怕而夸张的手段。

    元本溪听到解释,没有睁眼,强忍头脑的昏沉,思索着这场棘手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水土恶化,非人力所能为,这应该是天灾。太医院是否能配出药方,平息瘟疫灾情?”

    话说出口,他不禁苦笑,连陛下本人都在昏迷,太医院那帮饭桶,肯定又是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果然,那公公焦急地道:“太医院说,这次疫情非比寻常,症状闻所未闻,不能如以前那般用药。所以,陛下才让我前来,请您回去主持大局!”..

    此时,京城哀鸿遍野,上起王公大臣,下至平民百姓,到处是瘟疫患者。如不能尽快想出对策,驱散瘟疫,恐怕京城会不攻自破,民众就纷纷病发而亡。

    这杀伤力,比肉眼可见的敌人还强大。

    元本溪睁眼,咳嗽数声,艰难说道:“我走了,谁来守城?”

    场间沉寂,众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内忧外患,病灾兵祸齐至,即使是国士,也疲于应对。

    天欲亡唐,谁能相抗?

    沉默片刻后,元本溪叹息一声,吩咐道:“立即传书前线,让吹水侯放下军务,火速回京!”

    他记得真切,前次任真身中奇毒,经高人医治,迅速康复。上次云烟茶毒蛰伏,也是任真,察觉真相,派人送来解药配方,化解一场朝堂危机。

    这两桩事都说明,他身旁有一位名医协助。如今京城瘟疫爆发,急需对症下药,就只能让任真回来救火了。

    “你替我拟书,务必记得言明,请他带名医同行。另外,如果军情允许,他可以率军返回!”

    他深知,王桀率幽州军叛变,接下来,北海很可能会起兵谋反,一场更大的战争即将朝京城袭来。前线主力军回防,已势在必行,这份重任,只能落在任真肩上。

    北唐社稷将倾,放眼整个朝野,有能力救世的人,唯他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这时候,元本溪暗暗祈祷,小师弟,你可千万要顶住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