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416章 1国士,国手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夜已深。

    陈庆之坐在帅营里,还没入睡,身上裹着层层白布药膏,从远处看去,就像是个木乃伊。

    白天跟元本溪大战二百回合,他拼尽全力,怎奈对方功力雄厚,意志又太坚定,不但没被撼动,反而将他震得皮开肉绽,受伤不轻。他不得不浑身敷药,这么狼狈难堪。

    但是,他没有选择退兵,依然驻扎在这里,准备再次发起攻势。

    如唐军所料,晋军的伤亡更惨重,三万兵马折损大半,如今只剩一万余人,即使陈白袍没伤,也很难再对虎丘要塞发起冲击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退,固然有不甘心功亏一篑的原因在内,更重要的是,他很清楚,行百里者半九十,如果放弃,这辈子就再也不会有如此天赐良机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已找到更佳的战机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,一名白衣男子抱胸而坐,披头散发,正打量着他,眼眸里透射出邪魅的精芒。

    “将军苦战不挠,风采依旧,鱼某甚是钦佩。”

    眼看白袍军快支撑不住,龙首鱼莲舟及时现身了。他来此的意图,不言自明,是激励白袍军重振士气,不可撤退。

    陈庆之动弹不得,脸上写满疲惫,勉强笑道:“久旱逢甘霖,他乡遇故知,能在此时此地遇见先生,两者都已占全,真是一大幸事。您若肯助阵,何愁大业不成!”

    鱼莲舟道行高深,不在元本溪之下,只要他出手相助,元本溪再无力招架,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鱼莲舟闻言,淡然说道:“接下来,将军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陈庆之凝眉,沉默一会儿,答道:“我打算明日开拔,绕开虎丘而行,直取长安!”

    他攻打虎丘的意义,不在于占据此城,而是剿灭城里守军,防止对方趁他们攻打长安时,从后方袭击,截断他们的退路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,两败俱伤,虎丘守军必会高度戒备,不敢冒险出城。此时他们再绕道奇袭,不仅出乎虎丘方面的意料,长安守军肯定也措手不及,被轻松击溃。

    鱼莲舟眼眸豁亮,欣然道:“将军所想,正合我意。我还担心你知难而退,如此一来,你我内外呼应,长安城唾手可得!”

    陈庆之听出言外之意,惊喜地问道:“先生在城里也有准备?”

    鱼莲舟点头,“你还不知道,听说你率军来袭后,前天夜里,我便将培养的毒菌投进长安河道水道。昨日,城里已爆发大规模瘟疫,人心涣散,不堪一击!”

    陈庆之大喜。先前他只是听曹春风说过,鱼龙首神通广大,已提前潜进长安。没想到,此人如此了得,竟能掌控长安地下,利用河道传播瘟疫。

    鱼莲舟继续说道:“咱们约定好,明日午时,我在城内各处纵火,制造内乱,你趁机攻城,毕其功于一役!”

    前日他去见莫鹰首,本是想让鹰视堂配合,伺机开城投降。遭到鹰首拒绝后,他极为恼怒,于是使出散播瘟疫的毒招,杀人无数。他不惜暴露,也要助白袍军破城。

    陈庆之用力点头,“如此最好。事不宜迟,先生请速回,明日就以城内起火为号!”

    鱼莲舟起身,满面春风,“今日见将军,果然神武盖世。有白袍在此,人族明日便可一统!”

    既能在水里蛰伏数月,畅行自由,这位鱼龙首,自然并非人族,而是那传说中的荒族天命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还没亮,白袍军便悄然起行。

    粮草辎重尽数被留下,成了一座空营。人衔草,马衔枚,他们没有弄出动静,顺利绕过虎丘,直奔长安。

    陈白袍纵马狂奔,豪情满怀。

    不世奇功,千载英名,尽在今日一战!

    从虎丘到长安,不过百里之地,才一顿饭功夫,他们就已跑出数十里,极为顺利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们行至半程时,异变陡生。

    茫茫原野上,一支骠骑军从前方奔驰而来,挥舞着大刀,杀向他们。

    唐军竟然出城了!

    陈庆之神情大变,他对偷袭志在必得,怎么也没想到,会是这样的结果。难道是鱼莲舟出事,走漏了风声?

    两军相逢,他已来不及思考,慌忙下令众军迎战,催马向前冲杀。

    “白袍在此,谁来送死!”

    他手捻银枪,锐不可当,冲进敌军阵营里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,长安的顶级强者虽多,大部分都出征在外,又被元本溪带走不少。眼前这支骑兵里,应该无人是他的敌手。

    只要他先拔头筹,挫掉对方的锐气,那么,晋军士气大振,就能赢得这场遭遇战。

    可惜,他想错了。

    唐军后方,一道雄浑的话音传来,似惊雷炸裂,“白袍小儿,你还差得远呢!”

    声起处,只见一名老者踏空而来,身穿着古怪长袍,上面画着星星点点的棋盘图案,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这老者精神矍铄,抬手骈指为剑,隔空连点两下,激射出两道冷冽真气,电光火石,凌厉至极。

    陈庆之骤凛,挥枪前刺,绞杀出刚猛枪意,迎向那两道指剑。

    就在同时,老者猛然前踏,枯瘦的手掌凌空拍下,顿时凝聚出无数真力斑点,呈黑白两色,宛如珍珑棋子,似雨水砸落向陈庆之。

    刚才那指法,名为纵横十九道,是在刻画棋枰的线条,也是虚招,旨在扰乱陈白袍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现在这掌法,叫做云中仙落子,是以纵横家的真力打人,是实实在在的杀招,可谓杀气纵横。

    老者出手成杀棋,自然就是纵横春秋的老魔,廖如神。

    昨日,梁王遵照他的指点,进宫面圣,主动请缨护卫京城。其时女帝已沾染瘟疫,病倒不起,正无人可用,只好顺水推舟,将京城防卫交给自己的弟弟。

    领到调兵虎符后,廖如神又指点梁王,集结禁军和雪影卫出城,准备赶往虎丘。

    一方面,他知道元本溪回天乏术,难以招架,必须尽快赶去救援,剿灭最危险的白袍军;另一方面,城内瘟疫盛行,他好不容易获得兵马,不能让他们也被病魔击倒。

    于是,今早他率军出城,老一辈国士,要会会陈白袍。

    没想到,在半路就遇上了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陈白袍被困在这副棋盘里。他擎起长枪,以举火燎天式,拼尽全身修为,搅弄出一条磅礴飞龙,扶摇直上,试图撞散星星点点的棋子,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廖如神伫立虚空,把这招枪出如龙看在眼里,冷笑道:“敢在老夫面前卖弄,看我如何杀掉你的大龙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手掌再次挥下,落棋如雨,看似杂乱无章,实则暗藏杀劫,构成一把斧头形状,朝枪芒化作的大龙斩去。

    廖如神精通围棋,造诣高深,被世人奉为棋绝。此时用出的这一招,叫屠龙术,由围棋衍化而来,威力无穷。

    再加上,他的修为臻至七境巅峰,要想挫败负伤的陈白袍,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那一手屠龙术凌空劈下,势如破竹,轻松破开陈白袍的枪势。

    枪势既解,紧接着,那漫天棋雨洒落,将他淋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一身白袍,被洞穿出无数细孔,陈庆之遍体鳞伤,鲜血从孔洞里喷出,激流如注。

    他仰天痛嚎,“你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,长安这座危城里,竟然还藏着如此可怕的强者。

    廖如神捋须冷笑,神态倨傲,“时无英雄,遂使竖子成名。老夫若想出世,你又算哪根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