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422章 天雷滚滚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刚才还是万里无云的晴空,瞬间阴沉如墨,压迫得让人心悸。沉闷雷鸣阵阵响起,闪电随时可能劈落。

    似乎连苍天都震怒,为夏侯霸的行径而不忿。

    众军士抬头,凝视着骤变的天穹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任真心意微动,联想到某些旧事,不由嘴角扬起,没再示意杨玄机动手。..

    他训斥道:“夏侯霸,看见了吗?你欺师叛道,连上天都不能容你,将降雷霆惩戒。你再不收手认罪,必会遭五雷轰顶,人神共戮!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,极像是戏文里的念词。在发誓时,世人往往会说,如有违背,必遭五雷轰顶,人神共戮。然而,除非起的是道心誓,人们都只是信誓旦旦,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世间多少倒行逆施者,都能得善终,也没见遭报应天谴,誓词这玩意儿,凡夫俗子岂会当真。

    夏侯霸哑然一笑,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,嘲讽道:“蔡酒诗,你太天真了!我又没对你发过道心誓,不会违背天道,怎么可能招致天谴?莫非你以为,上天会为你开眼?”

    他有恃无恐,猖狂叫嚣着。人在做,天在看,苍天看了这么多年,也没见主动劈死过哪个大恶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连虎卫们都暗暗摇头。这夏侯霸,仗着人多势众,确实太不可一世,但他说得没错,指望天降惩罚,这太夸张了,根本不可能灵验。

    任真面带微笑,说道:“既然这么自信,那你敢不敢说一句,你就是要背叛我?”

    夏侯霸微怔,不明白任真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,阴恻地道:“死到临头,还想故弄玄虚。我就不信,说出这句话,还真会遭到天谴!”

    他催马向前,朝任真挑衅。

    “听好了,我要背叛你,你又能如何?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听雷声轰鸣,天地震颤。

    一道闪电从天穹倾泻而下,粗壮的光柱径直砸中夏侯霸,光芒璀璨耀眼,将整片空间映得森白一片,目不可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周围人群本能地闭上眼睛,只觉脚下土地猛烈震荡,俨然快要炸裂,连他们的心脏和浑身肌肉,也随之一同狂跳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爆裂雷鸣才散退。

    众军睁开眼,望向夏侯霸刚才所站的空地。

    只见他的身躯被雷霆劈裂,炸成无数碎块,散落在地上,兀自冒着黑烟,场面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这是名副其实的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人们怔怔地看着这一幕,震撼无语,不明白为何报应来得这么快,苍天竟然真的显灵了!

    任真却未感到意外,知道天谴会降临。他回想着已经灰飞烟灭的夏侯霸音容,心里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那夜在云遥宗,他收夏侯霸为徒,当时的身份还是剑圣。夏侯霸为了拜师,曾起过一次道心誓。他愿誓死追随,永不背叛,如有违背,天人共戮,死无全尸。(第27章)

    刚才,他之所以有恃无恐,是因为清晰记得,自己从没对蔡酒诗起过道心誓,不怕天道灵验,才敢喊出那句背叛之言。可惜,人算不如天算,人间的因果,逃不出天道轮回。

    他当日的起誓对象,虽然表面上是剑圣,但既以天道为证,苍天明鉴,自然知道剑圣其实是任真,应以任真为准。那么,他背叛蔡酒诗,同样也是在违背道心誓,理应招致天谴。

    跟普通誓言不同,武修之间独有的道心誓,必定灵验。毕竟,人类能够修炼道法,本身就是师法天地,从天道之内汲取力量。

    因天道得利,就得遵循相应的规则,违反了这条规则,必遭天谴无疑,所以说,道心誓由天道作见证,必定灵验。

    如今的文圣颜渊,早年曾在董仲舒面前发下道心誓,誓不破三境。后来,他破境晋升,违背了道心誓,就受到严重反噬,致使道心有缺,险些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好在,他有自知之明,当念在立誓时,就知道日后必会违背,所以誓词没敢像夏侯霸那样狠毒,要天人共戮,死无全尸,而是留有余地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以他的高深修为,尚且无法躲过惩罚,凭区区夏侯霸,自然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夏侯霸起誓时,只是单纯地想着,以后别背叛面前这位剑圣师尊就是,根本不可能预想到,这个誓言其实很复杂,会在另一老师身上同样有效。

    所以,他遭天刑而亡。

    任真长叹一声,并非故意演给外人,而是有些伤感,“明知道背叛师尊,会身陨道消,你依然执迷不悟。刚才若肯回头认罪,你何至于如此?”

    他虽然意在夺权,心里也不想谋害夏侯父子。行动前,他特意交代杨玄机,先击昏夏侯淳,留下一条命。夏侯霸没有证据,若念在师徒情分上,没有起兵造次,那么,他可以放过这对父子。

    刚才,他反复追问夏侯霸,愿不愿意回头,就是想给豺狼徒弟留几分生机,但夏侯霸利令智昏,冥顽不灵,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依然要背叛他,这就怪不得他了。

    主张夺权的夏侯霸身亡,夏侯家众将顿时乱了方寸。他们眼睁睁看着夏侯霸遭受天谴,下场惨不忍睹,此时都心惊胆战,岂敢再生战意,跟任真厮杀。

    他们僵在那里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任真看在眼里,收回思绪后,悠悠说道:“你们都看到了,夏侯霸欺师叛道,天理难容。谁还执迷不悟,有苍天在上,他的下场绝不比那孽障好!”

    众将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任真继续说道:“罪魁祸首已经伏诛,本侯仁慈,不想赶尽杀绝,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。是自取灭亡,还是悬崖勒马,你们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军士们的意志开始动摇。

    他们匆匆聚集,随统领前来问罪,只知是为夏侯主帅报仇,并不知晓详细关节。经过刚才那番争论,他们已然明白,夏侯霸并没有证据,贸然寻衅滋事,居心叵测。

    他们群龙无首,接下来就算放手一搏,擒住任真,刚才当面对质的事,也很容易传扬出去,让世人知晓真相。夏侯霸所谓的先发制人,屈打成招,更难以成立。

    既然任真不计前嫌,肯放他们一马,他们当然没理由再执迷不悟,一条路走到黑。

    那些将领心存疑虑,有人站出来问道:“我等擅自引兵内讧,罪责太大,即使缴械投降,恐怕也难逃重罚。你让我们悬崖勒马,结果还不是要倒霉?”

    任真眨了眨眼,答道:“坦白说,你们心存忠义,想为主帅报仇,心情我能理解,并不怪罪你们。你们只是被夏侯霸利用了,现在话已说清,只要肯退兵,我当众保证,绝不会挟私报复,为难诸位!”

    众人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空口无凭,夏侯淳一死,无人为他们撑腰,日后任真再次翻脸,胳膊拧不过大腿,吃亏的只能是他们。

    任真看出他们的顾忌,又说道:“如果你们还不放心,不如这样。北方战乱将起,我派你们去执行任务,远离我身边,也就不必再害怕我食言反目了,如何?”

    这话表面是为他们考虑,其实暗藏心机。

    这些人忠于夏侯家,注定无法为任真所用。把他们支开,任真也就除去心头大患,安心接手主力军。双方井水不犯河水,如此才能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众将何尝不知,这是在分家,将他们排挤出主力军。但事已至此,他们别无选择,只能借着任真提供的退路,就此收场。

    “好!我们答应你!”

    简短商议后,有人出口答复任真。

    任真松了口气,欣然说道:“那好,我再拨给你们三万人马,事不宜迟,你们火速北上,前往山海关驻守!”

    山海关,是通往东北方的大门。如果北海真的反叛,大军南下,那里就是必经要道。

    让这支兵马前去迎战,既能暂缓北境危机,对任真来说,又是在借刀杀人。至于能否匹敌浩荡叛军,他就懒得再计较了。

    夏侯家众将领命,立即离开此地,回军营收拾行囊,动身北上。

    摆平乱局后,任真朝虎卫招手,示意他们继续清理战场。

    他走到杨玄机身边,轻声问道:“夏侯淳藏在哪里?”

    他特意交代过,夏侯淳算是无辜的,没必要真的杀死他。

    杨玄机闻言,面无表情,“你应该很清楚,不能有妇人之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