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420章 匹夫志难改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众将勃然色变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主帅才刚离开,怎么转眼就被人给杀了!

    夏侯霸心里咯噔一响,意识到自己的疑虑是正确的,任真让他召父亲前去,竟然真是场篡夺兵权的阴谋。

    他浑身杀意绽放,一把揪住那名随从,阴戾地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把话说清楚!”

    众将也都围上来,紧紧盯着那随从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冤有头,债有主,他们效忠于夏侯淳,当然要弄清凶手,替家主报仇。

    那人被这股气势吓到,胆战心惊,颤声答道:“在前往裂谷的路上,到处都是晋军尸体,里面藏着一名强者,重伤装死。他趁我们不备,突然暴起偷袭,杀死了主帅,夺马而逃!”

    众将闻言,顿时听懂了原委。没想到,夏侯淳征战一生,杀敌无数,最后竟栽在诈死的伤兵手里。

    某将领面容狰狞,瞪着随从追问道:“那人往何处逃了?”

    随从慌乱抬手,边指边答,“小人看得真切,是逃向西南方!”

    那人大怒,一甩马鞭,骂道:“****,我去把他抓回来,乱刃分尸,给兄长报仇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就要纵马前去追凶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夏侯霸眼里寒光一闪,厉声喝止道:“三叔莫冲动!这里面另有名堂!”

    那人一怔,调转马头,盯着他等候下文。..

    其他人也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夏侯霸眉关紧锁,思绪急转,在脑海里迅速梳理出事情始末,才启齿说道:“我父亲的道行,诸位叔伯是知道的。就算他一时懈怠,也不至于被寻常小角色偷袭得逞。”

    夏侯淳作为家主,早已踏足七境中品。放在战场上,除非遇见道门宗师,否则,他的实力就属于最顶尖,少有对手。若非如此,他也没资格当上主帅。

    如此强悍的人物,却被一名伤兵轻易杀死,不得不说,这很蹊跷。对方若真有高深道行,早就可以从容逃脱,根本不必藏在尸堆里,一直隐忍装死。

    至于眼前这位将领,即使能追上真凶,也绝非人家的对手,只是白白送命罢了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疑惑,众将沉下心思考,渐渐琢磨出味道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说的有些道理。但这又能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“百密一疏,可能主帅真是急于赶路,没留心路边尸堆,大意之下,才着了小人的道。”

    “世侄,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们凝视着沉思的夏侯霸,不懂他说这话是何用意。

    夏侯霸目光闪烁,抬头看向后方山岭,话音冰冷,“我怀疑,那个半道截杀父亲的高手,压根就不是什么装死的伤兵,而是有人授意埋伏的刺客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不由倒吸冷气,听出其中暗藏的弦外之音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怀疑吹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不是傻子,联系前因后果,很容易脑补出事情原委。

    如果凶手真是埋伏的刺客,那么,引诱夏侯淳靠近陷阱,必然也是计划的一部分。而夏侯淳之所以匆匆路过,正是受吹水侯所邀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幕后主使是谁,也就不言自明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”夏侯霸神情冷峻,肯定了他们的猜测,“凶手很可能就是蔡酒诗。我说他为何执意要见父亲,不肯把遗言交代给我,原来他暗藏杀心,是要诱父亲上钩!”

    众将见状,彼此对视一眼,都看出对方的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没有真凭实据,就怀疑到一品军侯头上,这绝非儿戏。一旦双方撕破脸皮,事后又查明吹水侯是清白的,那么,他们挑起军中哗变,视同谋反,这是诛九族的大罪,他们将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有人皱眉问道:“贤侄,就算你的推理严丝合缝,我还是有一点很费解,蔡酒诗杀人的动机是什么?无故刺杀主帅,他犯不着沾惹灭门大罪。”

    “动机?”夏侯霸侧身,瞥了那人一眼,冷笑道:“这还不明显吗?他杀死我父亲,是想独吞剿灭晋军的大功,趁机把兵权攥在手里。只要我父亲一死,他就会取而代之,成为全军主帅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确实挺聪慧,分析得**不离十,猜出了事情真相。

    果然没辜负老师的期望。

    那人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沉默一会儿,又有人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他毕竟是军侯,找不出证据,就没法拿他问罪。凶手一逃,线索就断了,咱们只能咽下苦果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霸眯起眼眸,踌躇片刻后,下定决心,环顾场间众将。

    “诸位叔伯,小侄想坦诚布公地问一句,你们真想替家父报仇吗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顿时有很多人翻脸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是在怀疑大家对主帅的忠心?”

    “小子,当年我们追随大帅征战沙场时,你还在娘胎里呢!长辈间的交情,轮不到一个小屁孩儿指指点点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为了报答兄长的恩情,老子连这条命都敢豁出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将被夏侯霸这句话激怒。

    战友之间的情愫,往往最简单朴素,也最牢不可摧。这些人追随夏侯淳多年,甘愿誓死效忠。头颅可断,矢志不渝,他们只认夏侯家的旗帜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即使任真如愿接手大军,这些夏侯淳的旧将,也不会真心归顺听命,日后若生出变故,他们必然会背离,甚至是倒戈。

    三军可夺帅,匹夫志难改。

    任真明白这个道理,并且深知,忠于夏侯淳的部属大有人在,所以,他没有选择公然夺权,而是采取这种办法。

    疾风知劲草,板荡识忠臣。夏侯淳被杀后,哪些是他的心腹,就会主动跳出来,站到任真面前。

    见群情激愤,夏侯霸心里的顾虑打消,凛然道:“小侄无意冒犯,既然诸位叔伯愿意报仇,那就好办了。咱们现在就率兵前去,将蔡酒诗擒下!”

    “贤侄三思!”有人立即慌了。

    报仇归报仇,但他们心里清楚,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,就冲动发难,跟任真兵戎相向,这与谋反无异,不仅没法报仇,反而会将自己陷进去。

    夏侯霸看透他们的心思,眼神狠戾,“先发制人,后发制于人。只要咱们把他擒下,就掌握了话语权,可以慢慢审。到时候,你们还害怕什么?咱们公正得很,从不会冤枉好人!”

    察其言,观其色,众人只觉不寒而栗,畏惧这年轻人的阴鸷心肠。

    他们看出来了,冤不冤枉蔡酒诗,对夏侯霸而言并不重要。如果日后查明,对方确是凶手,此举就是替夏侯淳报仇,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即使无法查出证据,夏侯霸宁枉勿纵,也不会坦然认错,而是将错就错,想办法屈打成招,将罪名坐实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要争权夺功,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,以谋害夏侯淳的名义,趁机除掉自己的老师!

    夏侯霸这句话,彻底暴露了他的狼子野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