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一章 吾孰与剑圣美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“这故事太俗套了吧?”

    路边驴车上,少年任真倚在车厢旁,嘴里叼了根草杆,看着梧桐树下正眉飞色舞的说书先生,一脸不屑。

    “唐家三叔,听你说书都二三十年了,还是这么烂,就不能换个花样?整天不是戒指里藏老头儿,就是捡头蠢猪变神兽,敢情您老人家跳崖走狗屎运的机会,比隔壁老王给张寡妇挑水都多!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树下顿时沉寂。片刻后,观众再也憋不住,顾不上老先生的颜面,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老头儿脸色瞬间绿了,恼羞成怒,抄起屁股底下的马扎儿,就要砸过去。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狗屁!你这小野种才十六岁,就能听老子说书二十年?再敢满嘴喷粪,信不信我让那头跟你一样寒碜的瘦驴怀上种,看你拿什么赶车糊口!”

    树下又是大笑,这主意够恶毒。

    任真以载客进出金陵城为生,全靠这头毛驴混饭吃。它要是怀了孕,不但没法伺候人,人还得倒过来伺候它,今年冬天他可就揭不开锅了。

    少年也不生气,跳下驴车,伸了伸懒腰,享受着午后的温暖阳光,一脸惬意。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,三叔您都这么大岁数了,还能把驴肚子搞大,硬,实在是硬!您放心,等这宝贝毛驴下了崽儿,我保证让它认您当干爹!”

    观众笑得更厉害了。老头儿以毒舌著称,任真这张嘴更是贱得出了名,两人就是对冤家。

    老头脸都黑了,也不说话,站起来挽着袖子,就要冲过去揍任真一顿。

    任真急忙躲到魁梧的徐老六身后,一副小鸟依人的架势,嘴上却不依不饶,继续调侃。

    “三叔还是这副驴脾气!作为你的衣食父母,咱点评几句就算给面子,无非是想让你创新一下,总不能你往咱嘴里灌啥,咱就得吃啥吧?”

    在观众配合的劝解下,老头坐回马扎上,怒气未消,吹胡子瞪眼地道:“创新创新,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狗屁词儿,一天到晚挂在嘴上!你行你来说,不行就他娘的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“真让我说?”任真微笑着走过来,一本正经,手却偷偷伸向盛着蚕豆的小碟里。

    老头骤然一僵,他只是随口说说,这小子今天不按套路出牌啊!

    任真推开他,一屁股坐到主位上,在所有目光注视下,装模作样干咳半天,才终于开腔。

    “人族有南北两朝,江湖有风云双榜。话说半年前,名列风云榜前十的北唐剑圣,顾剑棠,孤身潜入咱们金陵,不知有何图谋!”

    一听到“顾剑棠”这名字,原先嘈杂的树下顿时鸦雀无声。所有人面露惊异,眼神又透着期待之情。

    少年说的哪是故事,分明是最近甚嚣尘上的江湖大事!

    “顾剑棠此行,是为了刺杀皇帝陛下,还是寻找传说中的烟雨剑藏?这个无从得知。若非绣衣坊勘破其行踪,大家甚至都无法知晓他的降临!”

    大树下,任真滔滔不绝,其他人听得出神。

    “一人一剑,就想横扫南晋?哼,那是痴人说梦!几天前那场惊世之战,诸位想必有耳闻,顾剑棠以一敌四,且战且歌,最后重伤逃窜,不知所踪!”

    他略微停顿,伸出左手想抓把蚕豆,忽然想起刚才抠鼻屎用的就是这只,于是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全城封禁,不准出入,你们可知这是为何?”他眨了眨眼,笑容神秘,刻意压低了声音,“据我的小道消息,顾剑棠如今还躲在城里,成了瓮中之鳖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恍然记起道旁的驴车,下意识地瞥了一眼,生怕它趁机溜走。

    人群七嘴八舌,开始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?那可是十大风云强者之一,乖乖,人家稍微一抬腿,还不得十万八千里!”陆瘸子摩挲着手里拐杖,做了个抬腿的姿势。

    徐老六轻哼一声,满脸倨傲,“扯淡,你以为他是神仙?咱们南晋的强者也不是吃白饭的!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没门!”

    隔壁老王放下挑水的扁担,愁眉苦脸,“如果他真的还在城里,咱们岂不是有危险?就算他受了重伤,俺也打不过啊!”

    任真听着这些闲言碎语,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时,张寡妇放下手里正纳着的鞋底,嗓音尖锐,“我看你就是满嘴放炮!你不是自称什么‘金陵百晓生’吗?那你倒是说说,顾剑棠究竟藏在哪里?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她不忘狠狠瞪任真一眼,显然还在记恨刚才他调侃老王给她挑水的事。

    任真一脸黑线,大妈,您还真敢问啊!

    “剑圣容貌俊俏,无人不知。瞧你那思春眼神,怕是想偷偷跑去给人家生娃吧?”

    他偷瞟着她那高耸傲人的胸脯,猥琐地笑道:“既然这么心急,且容我掐指一算,可不敢耽误了你的发情期!”

    人群彻底炸了锅,坏笑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寡妇气得花枝乱颤,胸前那处波涛汹涌,吸引了无数火热目光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淡漠话音从不远处传来,令大家笑意凝滞。

    “赶路吧!”

    话音是从车厢里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面红心跳的张寡妇一愣,“小兔崽子,你可真是胆大包天!拉了客人,还敢在这里调戏老娘?!”

    大家也很诧异,以任真的穷忙性子,今天竟把客人晾在一旁,自己跑来偷懒贫嘴,着实太罕见。

    任真瞥了说书老头一眼,往盛赏钱的盘子里丢枚铜钱,说道:“客人想午睡而已。这就走咯!”

    他跳上驴车,甩起皮鞭,朝着北城的神策门驶去。

    金陵繁华,街道摊铺无数,一路上热闹嘈杂。

    任真清心凝神,不像平时那样左顾右盼,安静地注视着前路,仿佛在等待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,车厢里话音响起,“你是如何知晓我身份的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任真满头雾水,转头望着灰布帘子,怔怔地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帘布掀开,一张丰神俊朗的面容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这男子约摸三十来岁,肤如凝脂,面若美玉,乌黑长发随意披在肩上。一袭白衣衬托下,他气质飘然出尘,堪称绝美。

    任真浑身猛然一颤,只是跟这人对视一眼,他便如坠冰渊,心里涌起一股难以压抑的寒意。

    这双眼睛,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你刚才在树下说那么多,不就是想试探我的反应吗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看着任真,神情淡漠,宛如古井无波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顾剑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任真霎时变色,稚嫩面容上流露出异常精彩的表情。

    茫然,然后震惊,紧接着是畏惧,最终,这一切情绪都消散,只剩下云淡风轻的平静。

    就像是美人卸下层层浓妆,终于恢复真实的容颜。

    “我果然猜得不错,今天接了一笔天大的买卖。”

    任真仔细端详着这男子,眼睛明亮而清澈,没有任何杂质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传说中的真武剑圣,人如其剑,真剑!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蠢到去玩剑和贱的双关,“真剑”二字,是他发自肺腑的评价。

    南朝有四百八十寺,以修佛为主,剑修也不在少数,真正的高手却不多。

    南朝才子多风流,晋人的剑轻灵飘忽,一身剑气绝不似唐人那般狂放凌厉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人,只是随意坐在这里,就仿如真实的利剑出鞘,一身锋芒令人胆寒,不敢直视!

    剑威至斯,面容又如此精致,再联系最近那场惊世大战,他的身份自然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“只是猜的?”

    顾剑棠把少年的神态变化看在眼里,看似依然波澜不惊,心里却有些震撼,区区一名赶车少年,修为不过初境下品,竟能识破他的真实身份,这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?”任真嘴角微挑,笑容里隐隐透着一丝嘲讽,“除了您这位急于逃窜的剑圣大人,还有谁明知全城封禁,依然冒险出城?”

    顾剑棠闻言,双眸骤眯,眼里剑意森然。

    八境之上,都是翻覆一方风云的大宗师,自有卓然不凡的气概,便说睥睨天地也毫不过分。寻常角色在他看来皆是蝼蚁,不屑于多瞧一眼。

    但此刻,被人当面揭穿底细,他的心境罕见得荡起涟漪,莫名涌出一股躁意。

    纵横天下二十载,什么时候连一个小小的市井蝼蚁都敢嘲讽他了?

    他蹙着眉头,寒声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他的双眉很细长,很美,尤其是皱起时,美得连女人都嫉妒。

    但是能看到他皱眉的人,都没有心情去欣赏。每逢皱眉必杀人,这是他闻名天下的一大习惯。

    任真有幸目睹了这别样风情,却仿佛对即将降临的灾难浑然不知,痴痴盯着面前这位貌美男子,任由驴车在大道上狂奔。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和我一样美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