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三章 我真是天才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喊出这声暴喝的,并非都尉本人,而是恰巧经过这里的巡城将军。

    随着他一声令下,巡逻的士兵一拥而上。他背后那四五名修士,神色沉凝,也有所戒备。

    “崔鸣桂,谁给你的权力开门放行!”

    听着后方的怒斥声,任真低头坐在车上,看不见表情。

    这位不期而至的巡城将军,并不在他预料之内。

    车厢里,顾剑棠远比他更紧张。

    那些武修虽然只有四境修为,构不成致命威胁,但毕竟人数不少,他绝无可能将他们一击抹杀。

    只要弄出动静,就会惊动城墙上的众多强者,立即陷入进退维谷的绝境。

    他更清楚,那一战动用九九回天诀以后,自己剩余的功力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用力握剑的手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即便是前几日那场旷世大战,都未能令他如此惊慌。

    “将军,求您给小人个薄面!我妻弟今日来探亲,这是去接他进城的!”

    “妻弟?哼,要是出了岔子,你全家都得掉脑袋!少跟我废话,把车帘掀开!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您就算再给小人十个胆子,我也绝不敢私放那狂徒出城!”

    两人的对话传来,越来越近,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顾剑棠的心紧悬到了嗓子眼上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这时,车帘一下子被人掀开!

    一副剽悍嘴脸显露在顾剑棠面前,正凶戾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一触即发!

    顾剑棠脸色苍白,惊惧之下,身体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僵滞。

    “到底还是暴露了!”

    他面露绝望,就欲拔剑暴起,发起最后的绝命一战。

    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这将军突然轻哼一声,淡然放下车帘,若无其事地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我哪敢骗您!”

    都尉的贱笑声在车外再次响起,“这是一点心意,还请将军您笑纳!”

    “哼,谅你也不敢!记住,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那道沙哑嗓音越来越小,应该是离开了。

    顾剑棠长舒一口恶气,放下手中长剑,瘫坐在车厢里。

    他没意识到,自己的全身衣衫早已被汗水湿透。

    龙游浅滩遭虾戏,尊为十大风云强者之一的他,竟然沦落到畏惧一个凡俗武夫,没人敢想象眼前这副场景!

    此时他心有余悸,脑海里不停回想着刚才的惊险一幕,陷入深深困惑中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名将军,如果事先被任真买通,根本就没必要赶来阻拦。他明明已经看到我,为何会假装视而不见,放我出城?”

    他非常确定,那人甚至能清晰看到他拔剑的动作,可对方连眼皮都没眨一下,就平静离开,这太过离奇,根本不符合人的本能反应!

    哒、哒……

    驴车在城外大道上奔驰,速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顾剑棠难以压抑心头疑窦,终究还是掀开了车帘。

    “我原以为,你会争分夺秒地强记剑诀。凭你的头脑应该不难想到,我肯定会把它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任真盯着前方的道路,随意地点头,看不出任何情绪,更没有被刚才那一幕吓到的迹象。

    顾剑棠搓弄着发白的指节,眸光冷冽。

    “卖弄口舌,耍小聪明,这些都是取死之道,绝非智者所为。你年少气盛,还没学会收敛锋芒,就死在我手上,未免有些可惜!”

    任真没有说话,神色平静,稚嫩眉眼间透着一股冷意,宛如林间晨雾,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顾剑棠一怔,精神有些恍惚。这一刻,他眼前产生一种诡异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。

    他莫名恼怒,寒声道:“蠢货,如果我是你,一开始就会收起那些小聪明,装作毫不知情,默默把我送出城,而非屡次试探,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任真低下头,似乎是在思索。收起一路表现出的乖张个性后,他认真得完全不像是十六岁的少年。

    顾剑棠眉梢上挑,如同两柄小剑,崭露出压抑许久的怒意。

    离金陵城已经有段距离,他不打算再隐忍自己的锋芒,更不想再忍受这个少年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在城门前耍的花样,我不介意让你再多活一段路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强硬,不容忤逆。他知道,唯一可以解释得通的可能就是,任真做了某些手脚。

    任真侧身看着他,眼神嘲弄,没有丝毫畏惧之意。

    “小小障眼法,能瞒过堂堂剑圣,可真不容易。我早就告诉过你,我是天才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左手伸向身后车厢里,对着真武剑隔空一扫,顷刻之间,那把剑彷如凭空蒸发一般,遽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顾剑棠神色剧变。

    以他的强大神识,当然能够确定,在任真挥手一扫的瞬间,车厢里没有丝毫灵力波动。也就是说,任真并非靠某种功法移走真武剑。

    任真面无表情,淡淡道:“别激动,你的剑还在这里,没被我移走。我刚才说过,这只是障眼法,也是我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他左手再次一挥,那把剑又现出原形,依旧躺在刚才的位置,毫无偏差。

    顾剑棠看着这一幕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凭这一手,任真就能轻而易举把他带到任何地方,甚至包括南朝皇宫。

    至于出城,相比之下,不过是举手之劳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能力?”

    他驰骋江湖,见识过无数奇人异士,像任真这种手段,却是前所未闻。

    任真咧嘴一笑,露出洁白牙齿,满脸得意,又恢复到初时的少年心性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真是天才!”

    顾剑棠浑身杀意淋漓绽放。

    他现在才意识到,原来自己一直被这少年玩弄于股掌间,却浑然不知,徒然惊悚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天才又怎样?我剑下最不缺天才亡魂!”

    他骈指为剑,绽放出一道剑气,以凌厉之势刺向任真眉心。

    他终于出手了!

    任真闭上双眼,似乎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,凭自己的微末道行,就能抵挡剑圣的愤怒一剑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道玄妙难言的气息从驴车上涌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,有两根手指凭空而出,横亘在任真面前,精准地挡下了这一剑。

    它的主人如幽灵般,飘然出现在驴车上,侧坐在任真身旁。

    这是个老头儿,注视着顾剑棠,目光矍铄。

    顾剑棠心脏猛然抽搐,嘴唇颤抖着,像活见鬼一样,“你是……那个说书先生!”

    老头不置可否,笑眯眯地道:“能让剑圣如此震骇,真是受宠若惊。要是能收下你的脑袋,就更好不过了!”

    任真白了他一眼,停下驴车,戏谑地注视着顾剑棠,眼神说不出的怜悯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剑圣大人,这场猫捉耗子的游戏好玩吧?我能让别人看不到你,自然也能让你看不到他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原来从离开那棵梧桐树起,这辆驴车就一直载着三个人,只是顾剑棠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罢了。

    “猫捉耗子?”

    顾剑棠怒极反笑,神情犹为冷戾,“区区一名七境武修,就敢在我面前妄自尊大,愚蠢到这种地步,你们是怎么活到今天的?”

    老头闻言,轻捋银须,笑容里透着猥琐,“哟,都到了这步田地,架子还是这么大!既然如此,老子就给足你面子!”

    他吹了个口哨,很快有七八道身影破空而来,将驴车围困在中间。顾剑棠就这样被堵在车里,进退无路,显得格外狼狈。

    他目光再次狠狠一颤,“你们是在树下听书的那些人!”

    任真把皮鞭交给老头儿,朝这些人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徐老六,陆瘸子,还有张寡妇,甚至连给她挑水的隔壁老王,也跟着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”徐老六打量着顾剑棠,笑眯眯地调侃着。

    顾剑棠心乱如麻,呼吸有些紊乱,“原来从头到尾都是在演戏。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任真像往常一样,勾着徐老六的肩膀,回答道:“演戏谈不上,我们又不是演员。至于我们是谁,你自诩聪明绝顶,还猜不到么?”

    顾剑棠眉关紧锁,沉思不语。

    老头儿没心情在这里闲扯,拍了拍身上尘土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凤栖于梧,那棵梧桐就是我们凤梧堂所在。绣衣坊素来行事隐秘,藏匿于市井之间,若非我们主动现身,你怎么可能看出破绽!”

    顾剑棠如梦方醒,紧盯着老头,脸上浮出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大隐隐于市,原来如此。想必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黑衣李凤首吧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望向跟老头并肩而立的任真,目光变得复杂许多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呢?你又是谁?虽然只有十六岁,初境下品,显然你才是这次行动的核心。你煞费苦心接近我,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真相揭开后,他心里的疑惑反而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绣衣坊如果只是想杀他,根本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,当时在梧桐树下就可以群起攻之,断然不用折腾到城外。

    很明显,所有问题的关键,都在这个谜一样的少年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