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五章 瞒天过海,小卒过河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大江东去,波涛如怒。

    骊江滚滚奔腾在寥廓荒原上,昼夜不息。惊涛拍打着高峻的崖岸,溅起无数雪花,如碎玉飘洒。

    声震百里,气势雄浑。

    南岸岩石上,两人并肩而立,观望着这川江水。

    “世事如棋,折煞英雄呐……”

    疾风吹拂下,少年的披肩乌发乱舞着,颇有几分豪杰气概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闻言,瞥了一眼少年的白衣,感叹道:“天地为棋,骊江作界。南北争锋,永无休止。谁能想到,南晋接下来的落子,会是一名十六岁的少年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负着手,视线停在江面上,目光明澈。

    “白马陷阵,顾剑棠被吃掉,北唐这招棋太臭。他们兵家有三十六计,第一计是瞒天过海,那我就班门弄斧一次,从最显眼的剑圣身上起手,给他们来个白马非马。”

    老者嘲笑道:“八境的剑圣算是白马,初境的你,充其量小卒过河罢了。别太招摇过市,当心引火烧身。无法完成陛下的重任,你就甭想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回来?”

    任真捡起一块石子,用力掷进江水里,湮没而入,没能掀起半点波澜。

    “小卒过河,哪有回头之理?他老人家压根没想过我的退路!你们要是敢过河拆桥,我就倒戈一击,让你们也见识见识我的厉害!”

    棋规上没有叛变一说,但棋规之外的人毕竟是活的,不会任由对弈者随意摆弄。

    所谓定数,皆存变数。

    李凤首脸色骤变,盯着满面春风的任真,怎么琢磨都觉得,这不像是玩笑话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我是看着你长大的,就算别人真的抛弃你,老子我也舍不得。你放心,只要你打好头阵,三叔我的后手够硬,绝对帮你撑足场子!”

    他向前迈出一步,双眸微眯,眺望着江北的无限风景,豪迈地道:“到时候,南北合流,天下一统,人族大业平定,自有你我风流!”

    “风流?哼,不下流就不错了!”

    任真也踏出一步,两人并肩,对着滔滔江水同时尿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孑然一身,走之前仔细想想,除了你这老东西,惦记的就剩下那头毛驴了。你得遵守诺言,真让它怀上种,我以后还要靠它踏平金陵呢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腰胯一抖,**地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李老头闭上眼,痛苦地道:“不行不行,一看到你这张女人似的小白脸,我就尿不出来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赶紧伸头往下瞅了瞅,幸灾乐祸地道:“嗯,看来有戏!”

    老头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,这还是在说让驴怀种的事儿,气得调转枪头,对准崭新白衣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任真不甘示弱,挺腰往前一撅,就要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江潮暴涨。

    滔天白浪里,江水倏然断开。

    一条巨大白鲫跃出,足有数丈之长,乘风破浪而来。

    白鲫的肥硕脑袋上,一道青色身姿傲然独立,衣带飘飘,犹若天神!

    这一人一鱼来势极快,宛如离弦银箭,快得令人惊骇,须臾便游到南岸,停在这对老少面前。

    两人顿时看呆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踏鱼的是名曼妙少女,明眸远黛,婀娜动人,一袭青衫束身,亭亭玉立在江水间,透着浑然灵性。

    少女望向岸边,一抹浅红迅速从面颊闪过。她凝眉不语,眸光清冷。

    被这杀人眼神盯着,任真心头一悸,慌忙提上裤子,低声道:“别硬着了,还不快滚!”

    李老头异常麻利地整好衣襟,把手放在任真肩上蹭了蹭,笑眯眯地道:“我说小顾,她就是你那位风华绝代的剑侍吧?老夫李云龙,幸会幸会!”

    任真岂会不知他的小伎俩,恨不得把他一脚踹进江里,痛骂道:“老东西,临走还要抹我一身骚!这笔账我记下了,以后还会来找你算账!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他人已经跳上鲫背,站在那女子身后,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李老头勃然大怒,“忘恩负义的白眼狼!下次再遇到时,看老子不活剥了你的皮!”

    他骂骂咧咧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白鲫扭动身躯,划破壮阔江面,游向北岸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任真回过头,凝视着远方那道佝偻背影,凄然一笑,眼眶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不忍别离几多辞,爷俩痛快互骂一顿,各自甩袖离去,这才是最适合他们的道别方式。

    收回视线,他转身望向鲫首的青衣女子,心神微沉。

    绣衣坊搜罗天下讯息,都装在他脑袋里。对于这个名为薛清舞的剑侍,他了熟于心,也颇为忌惮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顾剑棠的侍女,剑道天赋却极恐怖,不比顾剑棠逊色,小小年纪就名震北朝,更被誉为剑道第一奇女子。

    刚踏上贼船,就要先过这冷美人一关,他的压力并不小。

    游到江心,白鲫猛然一滞,如大船抛锚般,停泊在了水面上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,一首一尾,聆听着滔滔潮声,在江心里对望。

    薛清舞眼眸清冷,如月光般幽寒,洒落在任真身上,让他一阵心虚。

    “不仅神魂气息变了,你的躯体也很羸弱,连嗓音都粗糙许多。”

    任真顿时悚然,暗暗叫苦,“话都还没说半句,就被人家看出破绽,这也太惨了吧!”

    他正准备解释,薛清舞又沉声道:“虽然早知动用那部秘诀的代价很惨重,我没想到,竟惨成这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看出她眉眼间的担忧,任真意识到只是虚惊一场,打算说些宽慰的话,忽然又想起绣衣坊密档里的记载,他们这对主仆平时并不亲密,至少在明面上言谈都不多。

    于是他模仿着顾剑棠的冷傲性情,背对她望向江面,淡淡说道,“失去的东西,重新取回来就是,只是时间问题罢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能否达到八境之上的高度,他很有信心。正如他跟顾剑棠本人说过的那样,他真是天才。

    他身上藏着很多秘密,以顾剑棠的眼光,都无法看出端倪,其威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再加上剑圣绝学,必能令他震烁南北,蜚声天下!

    听到云淡风轻里透着绝对自信的这句话,薛清舞脸色依然阴沉,柳眉却不再似刚才陡立,渐渐平缓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你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她选择在中流停下,就是想弄清这位死里逃生的主人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四下无人,唯见江心,没有比眼前更适合推心置腹的情境。

    任真没有思考,脱口而出,“回云遥剑宗。”

    踏出过河这一步前,他早就在脑海里推演过无数次,无论如何筹谋,都避不开这座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只有以顾剑棠的身份重回剑宗,他才有希望完成身上背负的那个难如登天的任务。

    薛清舞瞳孔皱缩,难以置信地盯着他,细长睫毛如她的波澜心情一样,抑制不住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任真一脸平静,没有说话。他当然很清楚,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什么。

    如今的顾剑棠,不再是那个屹立于剑道巅峰、受万众尊崇的北朝剑圣。失去修为后,他已经被打回原形,坠落尘埃。

    落井下石本就是人的本性,更别说那些曾经臣服于他的强者。

    现在天赐良机,他们恨不得将他踩在脚下狠狠蹂躏,才能一吐胸中恶气,怎么可能还会对他毕恭毕敬,唯命是从。

    在不知内情的人看来,选择回剑宗这条路,就跟孤身闯金陵一样,都像是在找死。

    “堂堂剑圣,为何总是做自取其辱的蠢事?”

    她脸上笼满寒霜,莫名涌起一股愤怒。或许是怒其不争,又或许是由于强弱之势相易,此时她不再掩饰,眼里一片傲然。

    “需要时间,就应该远遁山林,拼命修行。像我们这些志存高远的大修行者,难道还不懂得韬光养晦、保全自我?重回剑宗,除了受尽羞辱,你还能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任真默然不语,出神地望着滚滚江流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薛清舞眼里的漠意愈浓,“有件事你得明白,至少有六路敌人,正在朝你赶来。即便你想回去,恐怕也回不去了!”

    任真转身看着她,淡然一笑,“你算不算其中一路?”

    她冷笑道:“我如果算是,你现在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任真点了点头,温声道:“那这一路上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突然望向北岸,表情变得异常精彩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可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