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七章 大争之世,何以自处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丹青城,吴府。

    议事堂里,灯火通明。偌大圆桌前,坐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所有人望着主位太师椅上的中年男子,沉默不语,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“顾剑棠再强,也只是一介武夫,能掀起多大波澜?你们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?”

    开口的是吴家大公子,吴鸢。他衣饰华贵,在辉煌灯火映照下光彩熠熠,无疑是场间最耀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家主吴道梓抬头,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只是眼角的皱纹轻轻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少主说得不无道理,”见家主没出口驳斥,立马有人出言附和,“顾剑棠沦为废人,固然是云遥宗的一大损失,但远不至于动摇根基。咱们现在就考虑改换靠山,是否为时过早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原本沉寂的大堂顿时嘈杂,人们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丹青道依附云遥宗,已有十余年之久,天下皆知。如今贸然商议改换门庭,确实令大家费解。

    吴道梓身旁老者见状,干咳一声,用手轻敲桌面,场间立即再次沉寂。

    “世事如棋,瞬息万变。见微知著,防微杜渐,才是立身处世的正道。少主未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!”

    老者话音浑厚,透着一股天然而成的威严。吴鸢闻言,看着老者的冷冽眼神,脸上青红不定,暗暗攥紧了袖里的拳头。

    坐在吴鸢下首的青年起身,朝老者一揖,脸上带着温和笑意,“大长老高瞻远瞩,教诲得是。请问眼前咱们该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老者满意点头,示意二公子吴酬坐下,“大争之世,当顺势而为!”

    吴酬微感茫然,继续追问道:“此言何解?”

    老者见他求知心切,愈发觉着顺眼,正打算详加解析,这时吴道梓站了起来,凝望向堂外的雪地,眼神深邃。

    “春秋八百载,十国纷争不休。其时涌现出诸多流派,争芳斗艳,成就百家争鸣的治学盛世。咱们丹青道非正统学派,更不具大气运,于是广交诸道,不偏不倚,更不树敌,这便是顺势。”

    他负手踱步,说到这里时,正好走到一盏油灯前,便顺手拿起剪子,将泡在油里的灯芯子挑出来一些。

    屋里骤亮几分。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,群雄出世,武运如日中天。南晋有佛道两家强者下山,辅佐陈氏荡平江南,吞并半壁江山。北唐有儒剑两道相济,横扫五国,问鼎中原,造就了如今南北朝相衡的格局!”

    这时,一名奴仆突然仓皇跑进来,慌乱报道:“禀家主,门外来了两名陌生人,声称想要见您!”

    吴道梓微微皱眉,被这名下人打断思绪,莫名有些烦躁,训斥道:“这点小事,还要我来教你怎么做?打发走就是了!”

    奴仆听出话里怒意,紧紧匍匐在地,颤声道:“小的万死!刚才大管家还没来得及出手,就被废掉一臂。那两人有些道行!”

    吴道梓的眉头皱得更深。看来现在的世道是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何修为?”吴鸢冷冷问道,眼里抹过一丝戾意。

    奴仆浑身颤栗,不敢抬头,“听大管家先前所说,他们应该是三境圆满,初境下品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吴酬侧过身来,笑容玩味,“管家是四境上品,那两人竟能越级而战,有些意思!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吴鸢豁然起身,大步朝门外走去,“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,敢在老子门前扮猪吃虎,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吴道梓背过身去,不再理会这个插曲。

    就算那两人刻意藏拙,以吴鸢的五境修为,摆平他们也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他停顿片刻,捡起刚才的话茬,继续评说天下大势。

    “南北初定,文武气运便被瓜分。佛道两家被奉为南晋正道,而儒家和兵家剑道,成了大唐国学,发扬光大。天下才俊,无不出自四家道统。当年的百家盛世,荡然无存……”

    满座黯然,皆是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春秋之后,百家犹在,却已名存实亡,哪里还有曾经的辉煌。

    突然,刚才那奴仆又闯进来,带着哭腔道:“大事不好!少主他……莫名其妙被打晕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众人脸色剧变,唰得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人如此狂妄,敢在府门前打晕吴家少主!

    何人如此恐怖,能以三境修为越两级秒杀!

    吴道梓既惊且怒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自己的爱子被当街打晕,他哪还有心情再在这里追思春秋、痛感百家,朝大堂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大长老箭步上前,寒声道:“既然他们是想见你,那就更不能让他们得逞!就让老夫去会会他!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还没等吴道梓回答,他整个人就已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冲动过后,吴道梓立即平静下来。大长老已臻至六境巅峰,那两个不速之客就算再恐怖,落在他手里,也绝无幸理。

    吴道梓暗道,“叔父说得对,我若是就这么轻易被逼出面,岂非正中对方下怀。丹青道商议大事,没必要因为两个蠢货废止。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摆手示意大家坐下,继续议事,静待那两颗项上人头。

    “无论朝堂还是江湖,儒剑平分大唐的权势,顺昌逆亡,被碾压殆尽的墨家就是最好的例子。我丹青道识清时务,依附剑道巨擘云遥剑宗,才有这些年的平安无事。这也是在顺势。”

    说到“平安无事”四字,不知为何,他又想起门外那两人,心里隐隐涌起一股不安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若在以往,仗着我跟剑圣的旧交,没人敢刁难咱们,即便是儒家七十二书院,也得另眼相看。但是现在他走下神坛,云遥宗气数衰竭,北朝大势怕是又要变了!”

    在座很多人原先都跟吴鸢一样,认为家主的想法是杞人忧天,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但此刻,两个修为可怜的神秘人物公然欺上门来,而不以为意的吴鸢,也落得昏迷不醒的下场。**裸的现实就摆在眼前,不由得他们不信。

    “家主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云遥剑宗式微,要不咱们改投秋暝剑渊?那里有天下最多的剑道强者!”

    “斜谷剑冢也不错,同为三大巨擘之一,他们能铸出天下最强的剑!”

    大堂里像炸开了锅,大家面露忧色,不再觉得是杞人忧天。

    吴道梓看在眼里,长叹了口气,面容显得苍老许多。作为画道领袖,他实在不忍看到这副情景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丹青画师们被人诟病为纤弱无骨的墙头草,并不是没有道理。他们只求苟全,沉迷于朱笔泼墨,纵情于山水花鸟,借此来逃避这大争之世。

    如今大乱未起,这些人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改旗易帜,哪里有半点共渡时艰的傲骨。

    所谓顺势而为,又何尝不是趋炎附势。

    罢了。

    “云遥宗将颓,剑道群雄虎视眈眈,多半将有大动乱。咱们不如更彻底一些,索性寄入儒家篱下。既要顺势,那就顺从真正的大势,乘风破浪,直上云霄!”

    “儒家?”所有人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弃剑入儒,这是个让人始料未及的答案。

    吴道梓点了点头,在无数震惊目光注视下,坐回到主位上,眉宇间透出丧家犬似的颓意。

    “此消彼长,儒剑相互制衡多年,接下来可能就会分出强弱。书院的大先生跟我算是有些交情,由他来做咱们的保护伞,最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是那位风云第十、誓不过三?”有人惊呼,言语间难以掩饰喜悦之情。

    吴道梓无力答道:“不错,就是那位。”

    风云第十……

    誓不过三……

    吴道梓心里默念着,忽然想起些什么,低垂的头颅猛地抬起,像压弯已久的长枪一般,整个人豁然弹起!

    “快!出去!”

    恰在此时,两进两出的那名奴仆再次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次他连滚带爬,脸上毫无血色,仿佛活见鬼一样,失声道:“大长老他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说,大长老此刻跟少主一样,也离奇地晕厥在地,没能伤到那两人分毫。只是刚才那副场景太诡异,吓得他语无伦次,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看着第三次进来的奴仆,吴道梓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瞬间丧失了所有精神,瘫软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完了,真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见此光景,更是感到惊悚。堂堂丹青绝,纵横捭阖许多年,何曾如此狼狈失态过!

   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!

    吴道梓眸光颤抖着,深吸一口冷气,“誓不过三,外面那位……就是大先生!”

    大家先是一怔,揣摩着这句话,脸色陆续都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们才终于想起那段传奇。

    世间有一书生。

    此人二十岁才开始修行,一日之内,连升三境,甚至差点直入第四境,名噪天下。

    其时,他的老师夫子抚掌大笑道: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。孺子可教也!”

    其后闭关十年,他修为始终停留在三境圆满,再无半点增进,沦为笑柄。

    修行界讽之曰:“泯然众人矣。”

    三十岁后,他开始云游天下,以三境修为挑战南北群雄,一路杀进云榜第一、风榜第十,未尝败绩。

    他本可到第八境,却仍以三境纵横世间,人称七境无敌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他为何要苦心孤诣地压制境界。

    他是修行界最大的谜团之一。

    他曾发誓,誓不过三。

    书院大先生。

    颜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