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八章 吴带难当风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以颜渊的身份,断然不至于故意做扮猪吃虎的无聊行径。

    誓不过三,他的真实气息确实只有三境修为。吴道梓之所以惊惧,在于害怕颜渊会产生误解。

    不知者无罪,若只是一次看走眼,还情有可原。但是事不过三,面对连续三次越级碾压,吴道梓还敢托大不出,要么是他愚不可及,要么就是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缓过神后,这位丹青绝几乎是爬出府门,来到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见过书院大先生。”

    他面色恭谨,朝颜渊躬身行礼,又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任真的遮面斗笠,确认后者只有初境下品,便直起身来。

    儒道有七十二家书院,但是有资格以书院二字简称的,只有儒圣和大先生坐镇的终南书院。

    那里,是天下读书人无不景仰的儒家圣地。

    颜渊神态平静,看不出半点怒意,“你不是儒家弟子,没必要对我行礼。如果算怠客赔罪,那么,剑圣大人也当得起一揖。”

    吴道梓闻言,望着一旁戴着斗笠的白衣男子,心脏猛然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“剑圣大人?”

    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,刚才还在评论儒剑争锋,这双雄就联袂而来,齐至丹青城!

    任真摘下斗笠,面无表情地跟吴道梓对视,“我还没死,丹青绝应该不会意外吧?毕竟整个江湖都已经传开了。”

    吴道梓目光呆滞,盯着这张熟悉面孔,眼里竟有了泪光,“你能逃回来,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任真漠然道:“雪天苦寒,你就打算让大先生在这里站着吗?”

    吴道梓顿时醒悟,赶紧头前带路,将这两位风云强者引进画室。

    文人以书房议事,他这位大画家最私密的居所,则是一间挂满丹青妙笔的画室,琳琅满目,让人彷如畅游山水间。

    “《金桥图》,《江海奔腾图》,《嘉陵江山水三百里图》……”

    颜渊负手而立,仰头望着悬在四周的这些惊世名画,面露向往之情,竟是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吴道梓看在眼里,喜出望外。他本就存着攀附儒家之意,见大先生一眼认出这些作品,便以为寻到了献媚之道。

    “君子不夺人所爱,大先生若是喜欢,尽可随手摘去,在下倍感荣幸!”

    颜渊没有回身,吴道梓自然无法看到,他眉眼间生出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先前议事时,吴道梓说他跟颜渊有旧交,其实只是一厢情愿,想在人前炫耀。人家眼里,何曾有他?

    颜渊转开话题,问道:“顾先生,当年你飞渡嘉陵江,悟得‘蛟龙’一剑,如今还能施展出几分神意?”

    任真何等聪慧,立即心领神会地接过话题,省得吴道梓再露丑态。

    “大概只剩三分。不过,吴兄若是能助我提升修为,想必可以再添几分!”这趟本就是为他而来,他不想多说废话,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他知道,顾剑棠和吴道梓两人是旧交,凭后者识人画骨的眼力,多待一会儿,怕是真能看出破绽。

    “哦?”吴道梓转身望向任真,一副茫然的神情,“我能帮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帮我弄到四海灵明丹。”

    吴道梓哑然一笑,忍不住道:“剑圣大人怕是搞错了,我是丹青绝,不是丹绝。你若想求丹药,应该去西城找牧云才对!”

    任真眉头微皱,纤细眉梢宛如利剑,挑起两道锋芒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四海灵明丹是丹绝的镇族宝药,我本就跟她有些过节,以现在的状况去找她,绝对会无功而返。”

    吴道梓笑意骤散,低头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他当然深知剑圣皱眉杀人的性情,即便任真杀不了他,毕竟还有个七境无敌的大先生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我的面子并不比两位大。她脾气极差,每次遇到我都会破口大骂,这点你应该也知道。我实在爱莫能助,你们还是亲自去试试吧!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侧过身面向颜渊,不再去看任真。

    最有话语权的人,当然是实力最强的那个。

    任真神色凛冽,冷笑道:“真以为你俩那点把戏,能骗过世人眼睛?纠缠半生,厮守一城,若非你太惧内,恐怕早就将她娶进家门了吧!”

    他虽然并非真正的顾剑棠,跟丹青双绝也素未谋面,但脑袋里装着绣衣坊的所有密档,对这点小事自然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被一语戳中逆鳞,吴道梓心头大怒,却又摸不清这儒剑双雄的真实关系,只好强忍下来。

    “动用那秘法后,你的气海本就脆弱不堪,若想用灵明丹这种猛药来筑基修行,无异于自寻死路,必定会肉身炸裂,死无全尸!”

    他语气阴恻,诅咒之意十足,话意却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武道初境,名为攀山。刚开始修行的人就如攀山,最先经受考验的就是肉身。只有打下坚实基础,以后才能登上更高的巅峰。

    灵丹筑基,是最为简洁有效的手段。使用的丹药品级越高,对肉身的强化程度就越高,也能产生更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在金陵时,任真之所以没有筑基修行,一方面是由于年纪太小,最主要的还是他的体质太特殊,寻常丹药无异于石沉大海,服下去根本没有任何效果。

    此次身赴北唐,当然要来丹青城走一趟。天下没有比丹绝的四海灵明丹更合适的了!

    任真微微一笑,“这个不劳你费心。你只需要明白一点,我不是来求你的。既然你不愿念我的旧情,让大先生擒你前去换药就是!”

    吴道梓闻言,望着颜渊的背影,颤声说道:“大先生,实不相瞒,我丹青道诸多道友正打算弃暗投明,效力于书院门下!”

    颜渊没有转身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世人道,吴带当风。懦夫裙带,如何堪当扶摇九万里之雄风?”

    吴道梓脸色霎时苍白,扑通跪在地上,哀求道:“求大先生高抬贵手,咱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,您犯不着为了这废物,辛辛苦苦跑这一趟!”

    颜渊双眸微眯,扫视着墙上的山水风景,莫名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“画者多媚骨,看来所言非虚。我不太明白,像你这般井底之蛙,何以绘出这缤纷的大千世界?肉眼凡胎,敢称剑圣是废物,那你又算何物?”

    吴道梓神情僵滞,木然跪在那里。他想不通,堂堂书院大先生,为何还会如此推崇一落千丈的顾剑棠。

    任真拍了拍他的肩膀,戏谑地道:“为了一枚丹药,值得吗?”

    吴道梓面色铁青,从地上爬起来,冷冷地道:“看在大先生面子上,我这就去取药。顾剑棠,这笔账我记下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他破门而出,消失在屋外的风雪里。

    此时,颜渊才终于转过身,表情有些痛苦,“儒家身行仁义,以礼待人,这种威胁勒索的强盗行径,我是真的不擅长。”

    任真瞥了他一眼,面露嘲讽,“你冰封骊江,美其名曰找我商量事情,又何尝不是强盗行径?”

    颜渊微怔,最擅长苦口婆心教导别人的他,沉思良久才开口道:“大行不顾细谨,大礼不辞小让,成大事者何必在意小节?”

    任真似笑非笑,心里暗道,“你们儒家嘴上喊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实际上还不是虚仁假义,只是说给别人听听而已?”

    这话他当然不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颜渊仿佛不懂他的想法,淡淡地道:“求丹于城西,却访于城东,如此手腕,你已不是以前那个顾剑棠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付之一笑,“如果硬闯牧府,肯定会有不小麻烦。丹绝修为虽不高,身旁却有不少求丹的强者充当护卫。即便你如入无人之境,想把丹药顺利带走,也非易事。”

    颜渊嗯了一声,转身再去欣赏画卷时,眼里漠意尽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半柱香功夫,吴道梓去而复返,手里多了一个檀木盒子。

    任真接过来打开,从中取出一枚鹌鹑蛋大小的朱红丹药,放在手心里,饶有趣味地观赏着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传说中的四海灵明丹?”

    不知是凌空奔袭所致,还是刚跟某人吵过一架,吴道梓面色潮红,表情不太自然,“丹药给你,咱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两清!”

    “两清?”任真侧过头,笑眯眯地道:“吴道梓,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!”

    颜渊一愣,吴道梓神情剧变。

    任真摩挲着腰间的真武剑鞘,眼神锋利无比,“随便给一枚筑基丹药,想将我蒙混过初境,这主意似乎不错!”

    吴道梓瞳孔收缩,浑身冷汗直流,他没想到,如今的顾剑棠变得这么难对付。

    “四海灵明丹,棋子大小,呈翡翠色,通透有光泽。丹无香气,但入口后异香透体。来,你对比一下,这枚丹药符合哪项特征?”

    任真一边背诵《玄丹经》里关于四海灵明丹的记载,将丹药递到吴道梓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吴道梓倒退数步,目光闪烁不定,“你是不是记错了?”

    任真笑意愈浓,朝身旁的颜渊深深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便在这一刻,吴道梓所有的机巧和定力彻底崩塌,烂泥般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给,我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