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九章 我怀念的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风雪依然。

    离开吴府后,两人各怀鬼胎,一路沉默不语。脚踩在积雪上,发出吱吱的声响,传到耳中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儒剑双雄,本非同道中人,这次同行只是交易里的一小部分。任真拿到四海灵明丹,颜渊完成他的第一个请求,也就是时候分道扬镳了。

    颜渊头戴斗笠,面对白衣飘舞的任真,看不清脸上表情,想必依然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开口还来得及,光是明面上的敌人就有五路,你一人应付不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没有犹豫,持剑答道:“不必,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他岂会看不出颜渊的心思。这位大先生很乐于护送他,这样就能尽快完成三个请求,再不会受制于他,有所顾虑。

    “有分寸就好,”颜渊注视着那柄真武剑,沉默片刻,说道:“出于对咱们约定的考虑,我还是想提醒你,今非往昔,凡事量力而为,别再一意孤行。”

    任真淡淡一笑,“你要是真不放心,可以继续暗中保护我。当然,这不能算作我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颜渊不再说话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步履平稳,看似极慢,但不过刹那,瘦弱身影便已模糊在漫天风雪里,只留少许细微印迹。

    所谓雪泥鸿爪,大概如此。

    任真低下头,背道而驰。大概走了半柱香功夫,他浑身冰凉,索性便停下来,环顾着四周莽莽雪原,心里涌起一股豪情。

    “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!”

    这是他前世很喜欢的一首诗,穿越到这具肉身上后,所有灵魂记忆,尤其是熟记的那些史书典籍,也一并嫁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无论前世还是今生,他都生活在江南水乡,从未见过如此壮阔的雪景。眼前四下无人,他便恢复真实面容,如脱缰野马一般,在雪原上纵情狂奔。

    “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,欲与天公试比高!”

    跑到兴起时,他浑身气血奔腾,快意畅涌。此时,他取出木盒,趁机将四海灵明丹服下,借着风发意气,融丹筑基!

    “江山如此多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!”

    有灵丹以壮声势,他慷慨激昂,嘹亮嗓音在天地间震荡,蔚为雄浑。

    “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!”

    词句精短,鼓舞人奋进,吟诵完时,他已奔驰出百里之外,那枚丹药的效力也彻底激发,淋漓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轰、轰!

    仰天狂啸一声,他体内真力暴涨,修为境界开始疯狂提升。

    初境中品!

    初境上品!

    初境圆满!

    不愧是丹绝珍藏多年的筑基神丹,竟让他一口气直升三品,距离晋入第二境只差一线之遥!

    便在这时,他气海内陡然炸起一声爆鸣,紧接着眼前一黑,昏死在雪地上。

    吴道梓说得没错,用如此霸道威猛的丹药来筑基,实在太疯狂,即便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之躯,也绝不可能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四海灵明丹成功满足了他想要抵达的极限,却不止于此,恐怖药力猛烈冲击着他的神魂。

    若非在最后关头,一道金气从左手心袭遍全身,他早就当场炸裂而亡。

    纵使如此,他还是陷入晕厥,栽倒在雪地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日后。

    北方的乌山小镇上,来了个衣衫褴褛的少年。

    他蓬头垢面,浑身腌臜不堪,像是流浪乞丐。然而,透过掩面污发,那道幽冷眸光刺射出来,宛如荒原上的狡黠饿狼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跟颜渊分开以后,他就换上了另外一副面容,轻松避开众多仇敌的视线,一路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乌山镇在云遥剑宗以北,六十里之外,对从南方来的他而言,不仅不是必经之地,反而南辕北辙,绕了大半个圈子。

    他特意来到此地,是想见一个人,提前弄清楚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”

    站在乐来客栈门前,任真拨开脸上的散发,眼里浮出一抹讥讽笑意,“橘生于北则为枳,刻意效仿唐人风雅,念起来显得更酸!”

    确认了蹩脚店名,他一抖身上灰尘,大步迈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出去出去!”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除了鸡毛掸子,还有一个怒气冲冲的少女,迅速挺起身躯挡住门口,正阴脸瞪着他。

    任真视线从她身上扫过,眸光顿时一亮,小小年纪,这身材可以啊!

    他挽着袖子,摆开架势就要从左侧硬闯进去,却在少女小拳头行将袭来的瞬间,敏捷地朝右一闪,趁着这缝隙冲入了大堂。

    鸡毛掸子再次呼啸而来,夹杂着凌厉风声,直奔任真脸颊。他抢先抱住脑袋,高声喊道:“朋友,票子要伐!”

    大堂里还有几桌客人,突然听到这句狼狈而诡异的呼喊声,同时停下杯箸,将视线移到这少年男女身上。

    泼辣少女身躯一僵,窘得不知如何是好,粉颊通红,恰似桃花,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任真倍感无力,心道,姑娘你能不能专业点,咱们这正对着接头暗号呢,你害哪门子羞啊!

    他干咳一声,恶狠狠重复一遍,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,“朋友,票子要伐!”

    “要要要!”少女缓过神来,慌忙答应,一时情急之下,脸蛋憋得更红了,喘息着道:“客官您要喝点啥?”

    意识到这是在对暗号,她便忘记任真的叫花子打扮,更顾不上四周旁人的惊讶,强行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暗语接了下去。

    任真的反应明显比她快太多,一把将她拽到柜台旁,鬼鬼祟祟环顾一周,才低声试探道:“八二年的雪碧,有伐?”

    少女总算镇定下来,听到雪碧一词,表情莫名凝重,沉声答道:“雪碧沙精,劝君勿饮!”

    噗嗤一声,任真再也憋不住,直接笑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年他制定绣衣坊的一应规矩时,就心存这些恶趣味,脑海里不断意淫着,妙龄女子们一本正经说出这些猥琐台词,会是一副多么美妙动人的情景。

    今天他终于亲眼见到了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只是个低俗的笑话。

    但对绣衣坊来说,却是无比严密、极难破解的联络暗语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世界的人,哪知道何为票子,何为雪碧,更不可能知道沙精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坊里自己人,就绝对无法歪打正着。

    “票子要伐”,按照约定,意思是“都是自己人,咱们接个头吧”;

    “客官喝点啥”,就相当于“您办理什么业务,是存取密档还是请求人工服务”;

    “雪碧”一词犹为特殊,背后的含义是,“我从南方总部而来,是你的上级”,年份越久的雪碧,代表来人的地位越高,是以少女会如此凝重;

    至于“沙精”,可以说是所有暗号里最奇葩的一个,翻译过来就是,“我们分店今天不营业,请到别处办理业务”。

    一般沙精这个词出现,就意味着这处联络站出了状况,或者是有特殊使命,恕不奉陪。

    所以在某些情境下,还可能会出现诸如“洗发水沙精”、“杜蕾斯沙精”等神奇对话。

    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任真,少女微惘,还以为是自己念错暗号,神情愈发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任真咳嗽半天,才平息下来,若无其事地将手拍在少女的翘臀上,“那就不饮。带我去见你们鹰首。”

    暗号对到这种程度,适可而止,还是要亮明来意才行。这里停止日常运行,本来就是为了迎接他的到来。

    少女的姣好面容遽然失色,难以置信地张着小口,甚至都没察觉到,任真那只手一直停留在自己臀上,没有拿开。

    眼前这乞丐,居然要见鹰首!

    绣衣坊素来神秘,各堂不为外人知。而一直负责刺探北唐的鹰视堂,经略敌国腹地,更是严密到了极点,绝不可能让一个少年轻易找到总堂所在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少女脸色雪白,看起来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任真手上用力,轻轻捏了一把,暗叹好有弹性,神色却依旧平静,“转告你们鹰首,初到贵地,请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少女这才如梦初醒,气得腮帮直鼓,却没敢再挥舞鸡毛掸子去打,只是狠狠一跺脚,便往后堂跑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曼妙身影,任真突然觉得良心不安,鬼使神差地喊出口,“姑娘!”

    少女骤然停步,在阴影里回过身来,怔怔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心里五味杂陈,愧疚说道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她觉得莫名其妙,白了他一眼,嘴角却噙着笑意,飞快地跑了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明白他为何道歉,毕竟她对那些低俗的恶趣味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而他,并非成心去戏弄谁,大概只是在这世上孤独生活久了,便有些怀念,怀念以前那个再普通不过、却再也回不去的世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