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十一章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江南风雨潇潇,水雾空濛。

    江北也下了一场雨,却是倾盆如注,豆大雨珠砸在地面上,就如唐人的行事风格一般,颇为爽快直接。

    不过,自从初雪过后,最近的气温倒是回升了许多,不似前些天那般森寒。

    任真撑着油纸伞,行走在漫天雨幕里。或许是伞下还挤着个少女的缘故,他隐约嗅到一丝暖暖的春意。

    雨水打在伞面上,发出啪啪声响,清脆而欢快。

    “我说,咱能不能别老是板着脸?”他拢了拢崭新洁白的貂裘,往少女身旁蹭近几分,明知故问道:“该不会是舍不得鹰视堂,不愿意跟我私奔吧?”

    少女低着头,清秀面颊上蒙着一层霜翳,寒声道:“属下不敢!”

    她就算再笨,见到一向冷傲的鹰首送走任真时的恭谨神态,也能大概猜出,伞下这少年就是传说中的坊主。

    只是,这位坊主大人实在是为首不尊,初一见面就莫名其妙地嘲笑她,其后更是命令她侍浴。

    少女懵懂无知,从小接受的都是严酷的密探训练,哪学过这种差事。

    在看到任真**裸走进浴桶的瞬间,她一下子从脸蛋红到脚后跟,仿佛泡在热汤里的人是她一样,香汗淋漓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洗完澡,任真居然又得寸进尺,安排她充当婢女,一起去云遥宗!

    她现在恨不得狠狠踹他一脚,看他穿着白衣在泥浆里狼狈打滚,方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“真不敢?”任真感知到那丝杀气,缩着脖子,装出一副恐惧的神情,“我提醒你,按绣衣坊的铁则,犯上作乱者是要诛三族的!”

    “嘁……”少女背着任真的剑匣,侧过头白了他一眼,满脸不屑,“我从小就是孤儿,别说诛三族,诛十三族也就我一个人!”

    任真有些诧异,“听莫鹰首说,你叫莫雨晴,难道不是莫家的人?我还以为你是他的私生女呢!”

    少女用力把他推出伞外,怒气冲冲地道:“你才是他私生女!”

    任真冻得一哆嗦,赶紧挤回来,哭笑不得,嘀咕道:“以前看网络小说,不都是这样写的么?故事里果然都是骗人的啊!”

    “网络小说是什么?”

    莫雨晴一愣,忽然想起眼前的就是坊主本人,激动地问道:“还有,我一直特别好奇,接头暗号里的杜蕾斯、毛片、神油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任真顿时语塞,一脸懵逼,这该如何解释?!

    莫雨晴比他矮一头,认真地看着他,眨了眨眼,充满期待。

    任真尴尬地挠头,被人这么天真无邪地盯着,他极为罕见地有点脸红,“阿杜,小毛,老申,都是我朋友的名字,我挺喜欢它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莫雨晴点了点头,似懂非懂,“原来是这样。天天把这些人名挂在嘴边,挺别扭的。”

    任真汗颜,生怕再从她嘴里蹦出某个朋友的名字,强行转移话题,“你修为真高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莫雨晴一顿,猛地跳过面前的大滩积水,头上的羊角小辫随之欢快跃动。

    “二境中品,也只能算一般吧!”

    嘴上是这么说,她脑袋却微扬,分明有些骄傲。

    她比他还小一岁,就能迈入二境上品,这是极为妖孽的修行资质。即便放在那些最顶尖的道门里,也是耀眼瞩目的天才人物。若非如此,也不会被莫鹰首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莫雨晴忽然抬头望着他,笑容玩味,“你这位名震天下的绣衣坊主,为何修为还停留在初境?”

    任真无语,本来只想换个话题,却主动跳进了更大的坑里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金陵强者云集,明争暗斗太激烈,修为越高越危险。我一直不修炼提升,他们就会认为我是板上鱼肉,任他们宰割,从而对我放松警惕,我也就相对安全……”

    他随口搪塞着,低头一琢磨,突然发现这话有些道理。越弱越安全,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比如说,他之所以能从顾剑棠嘴里套出实情,智谋手腕固然重要,容易被忽略的一点是,顾剑棠见他修为太低,以为能随时杀死他,才傲慢懈怠,因而着了他的道。

    莫雨晴狐疑地问道:“你神出鬼没,千变万化,又身居高位,深得陛下信任,谁敢跟你斗?谁敢杀你?”

    任真忽然表情阴沉,望着伞外越下越大的雨势,眼里泛起一抹冷戾。

    “看不见的敌人才最可怕,多少英雄豪杰,都是死在背后的冷刀子下……”

    把这抹杀意看在眼里,莫雨晴不寒而栗,伸手指向雨帘深处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咱们今天应该无法赶到青山镇。我记得前方有座荒废的破庙,咱们可以去那里过夜!”

    任真收起思绪,点了点头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御剑飞行,腾云驾雾,这是第三境武修才能娴熟运用的神通。莫雨晴可以勉强做到,却无法携带任真同行,两人只好徒步前往云遥宗。

    寒山远黛,烟雨渺茫。

    一对玉人同伞而行,宛如画中游。

    蜿蜒山路尽头,渐渐露出一角飞檐,那座寺庙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破庙虽小,好在并不漏雨,又有一些干草柴火,算是相对不错的落脚处。

    一进庙,莫雨晴就忙着生火铺窝,任真则负手踱步,悠闲地打量着大堂里那尊残破的泥像。

    “晴儿,你可知道,这庙里供奉的是何方神圣?”

    莫雨晴手忙脚乱,哪有这些闲情逸致,头也不抬地道:“儒兵佛道,当世显学无外乎这四家。说吧,是哪一家的圣贤?”

    任真背对着她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莫雨晴有些意外,停下手上动作,走过来并肩站到一起,凝视着泥像。

    泥像塑的是名短髯老者,布衫草鞋,其貌不扬,看不出半点仙风道骨,更难辨认其宗派渊源。倒是他背着的那把剑,无鞘无锋,方正修长,颇为显眼。

    “真丑,”她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任真蹲下身,掸着塑像上的灰尘,似笑非笑,“他的姓氏跟你差不多,说不定还是你远房亲戚呢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眼神飘忽,“墨?”

    “兼爱天下,墨门非攻。这位就是墨家祖师爷,墨圣。”

    “这塑像如此寻常,你如何认得出来?”

    “重剑无锋,大巧不工,”任真盯着那把雕刻古拙的怪剑,“这应该就是象征墨家巨子身份的名剑,墨眉!”

    他博闻广识,脑海里储藏着浩如烟海的典籍和讯息,不仅对那些名剑非常熟悉,而且清晰记得图录里的墨圣相貌,因此一眼就认出这塑像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春秋之后百家凋零,跟儒家针锋相对的墨家,更是几乎覆灭。墨圣庙被尽数废弃,不复当年的鼎盛香火,真是世态炎凉。不知这把剑,如今又隐没在哪片尘埃里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见她感触颇深,诧异地侧身打量着她,“怎么,你对墨眉感兴趣?少爷我可是无所不知的绣衣坊主,改天就派人给你查查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莫雨晴视线依然停在黑漆漆的剑上,目光灼灼,“随口说说而已,这剑跟这人一样丑,谁会稀罕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盯着她的侧脸,并未意识到更多,因为他忽然想起了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丑,倒是提醒了我,咱们这次去云遥宗太危险,不能让你以真面目示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莫雨晴微怔,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本就不是大人物,只不过充当随从婢女,根本没人认识她,为何还要多此一举?

    任真咽了口唾沫,认真地看着她,“因为你太美。”

    她先是一愣,旋即迅速低下头,眼神直直地盯着脚尖,生怕被他看见自己红得滚烫的脸颊。

    任真看得有些痴了。

    这一低头的温柔,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他略一停顿,不知该如何措辞,“我不想让别的男人都盯着你看。”

    太美就太引人注目,进入云遥宗后,她的美貌只会让大家把注意力放在他俩身上。

    被别人盯上,就意味着他露出破绽的可能性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更何况以他现在的修为,根本无法保护她。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,有这么一个绝色侍女,只会给他带来更多的敌人和麻烦。

    前世他是看过无数网络小说的人,深谙其中各种套路,当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莫雨晴心生荡漾,低头摆弄着翠绿裙摆,小脸上泛起迷人红晕,宛如夕阳晕染下的烟霞,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按少女的心思,任真分明是在吃醋,想把她私藏起来独占,不愿让别人觊觎垂涎。

    任真哪知她的想法,见她低头答应,便抬起左手,按在了她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莫雨晴娇躯一颤,绯红脸颊晕出恼人的羞意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躲避,那只左手就轻轻抚下,遮住了她那杀人眼神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感知到她睫毛的颤动,任真手心微痒,不怀好意地笑着,“你要是再颤抖,我可能会失手,将你易容得奇丑!”

    她顿时浑身紧绷,紧张得屏住呼吸,木然地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女人谁不在意自己的容颜,她真怕他失手将她弄成丑八怪。

    他的手轻缓而温柔,如春风拂面,顺着她的鼻梁滑落,停留在粉腮上,捂住了她的双唇。

    “哟,小脸蛋这么烫,该不会是发烧了吧?”

    他笑眯眯地盯着她的面容,两人距离如此之近,他能隐隐嗅到从她衣衫里透出的淡淡体香,不禁有些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“荒山野岭,孤男寡女,要是不把你整得丑一些,我真怕自己会把持不住呐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明显感受到,手心里传来一股令人悸动的温热。

    她呼吸越来越急促,呼出的热气迎面袭来,好似温暖明媚的和风,搔得人心痒。

    破庙里,今夜春意盎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