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十三章 三境于我如浮云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云雾深处。

    阴暗大殿里,香烟缭绕,气氛有些沉闷。

    一个矮小枯瘦的老人负手而立,凝视着面前供桌上摆放的道剑,目光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年轻人垂手躬身,神态恭敬。

    “方容,此事你安排得不错。虽属内部纷争,还是在这种场合下,借外人之手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老人漫不经心地说着,轻轻抚摸着那把道剑,神情冷漠。

    名为方容的年轻人不敢大意,把头压得又低了几分,“掌门师尊,这其中的火候我拿捏不准,还得请您明示。”

    老人捧起茶盏抿了一口,眯起双眼,品味着唇齿间的淡淡苦意,良久才咽下。

    “别死人就行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方容一怔,显然没料到掌门对那人的底线如此之低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担心。小师叔毕竟曾是真武剑圣,咱们这样坐视不管,会不会寒了那些宗门元老的心?他们若是出面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嗤然一笑,眼角的皱纹褶在一起,饱蕴沧桑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那些老狐狸,这么多年都是白活的?大道无情,他们比谁都明白这四字之间的冷酷,避犹不及,哪有胆量去大义凛然?”

    方容神情豁然,“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有些不放心,嘱咐道:“无论他提出什么要求,都别答应。除非,拿东西来换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深深看了方容一眼。

    方容当然听懂了,说道:“我实在想不通,他这次回来,到底图的是什么?既有真武剑,又有孤独九剑,难道他不该躲进深山潜心修炼?”

    “想不通就别想,”老人语气冷峻,“等他重伤瘫痪以后,你还是当面去问他吧!”

    方容行礼,转身就要离去,忽然又想起一事,“对了,几日前薛清舞赶回来了,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阴影里,老人幽暗如鬼,目光森然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想让他死?这个小姑娘,代表着很多人的态度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门前,两人对峙。

    场间无数青年围观在侧,脸上流露的情绪各异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狂,但没想到你会狂成这种地步,”夏侯霸盯着任真,笑意轻蔑,“敢空手迎战我,那就让你认清残酷的现实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凌空而起,挥舞着巨大的开山剑,气势汹汹地杀向任真。

    轰、轰!

    疾风呼啸,气浪翻滚。

    沉重铁剑裹挟着凶猛的威势,像一头冲击奔跑的蛮牛,碾压向前,让人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任真清楚,很难从正面硬接这一剑,这种角逐力量的战斗方式,本来就非他所擅长。

    狂风袭来,他顺势朝后方疾退,整个人宛如柔软无骨的飘絮,倏然闪现在虚空中,身法极为鬼魅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太快,快到人们甚至都没察觉,他的双手依然背负身后,藏在袖里。

    “想躲?”夏侯霸冷哼一声,眼神狠戾,“那就看看谁更快!”

    嗖!开山剑从他掌心脱离,如雷电炸裂,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剑去决然,其势凌厉,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森冷寒光,瞬息之后,剑芒便直逼任真面前,只有咫尺之遥!

    人群一片哗然,“神意驭剑!”

    夏侯霸尚未迈入第三境,就已然领悟神意境界的神通,这是何等妖孽的悟性!

    不仅如此,如果不具备强大的神魂,根本别想驾驭沉重的开山剑,更不可能迅猛至斯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远远低估他了!”青年们眼瞳骤缩,震撼之情溢于言表,“顾剑棠这次完了!”

    任真也有些吃惊。他没想到,这个飞扬跋扈的粗犷青年,竟然隐藏着不容小觑的天赋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不恐慌。当初在货真价实的剑圣面前,他都毫无畏惧,一个小小的世家子弟,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眼看就要刺进胸前,他终于伸出袖里的左手,隔空对准那咄咄逼人的剑锋。

    开山剑骤然凝滞,停在半空中,再也无法前进分毫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青年们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们看得真切,任真那隔空抵住飞剑的左手上,并无灵力波动,这就意味着,他并非是用内力阻挡飞剑。

    退一步说,即便他想用内力抵挡,以他的区区初境修为,又如何能跟夏侯霸的次境圆满相抗衡。

    偌大广场上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仰视着虚空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夏侯霸脸色苍白,目光里更是充满了惊惧。

    此刻他分明感受到,自己的飞剑正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牵引住,不仅无法前进,甚至连抽身撤退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开山剑徒然跟他神意相通,却完全失去了控制!

    剑修失去了剑,就像鸟儿失去了翅膀。夏侯霸挣扎无功,像只傻鸟一样,绝望地咆哮道:“你肯定修炼了妖术!”

    他自然察觉不出,在任真的左掌间,有一道极细微的金光悄然流转,充斥着诡异的吸引力,令开山剑锋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这不是妖术,这就是任真的天赋。

    虚空中,任真淡淡一笑,“三境于我如浮云,别说你只能领悟皮毛,就算真的踏入第三境,在我面前也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三境于我如浮云,好狂傲的口气!

    这云淡风轻的话语传到耳中,在人们心里掀起惊涛骇浪,“不愧是曾经的风云强者,即便跌落到初境,依然能三境无敌!”

    没人知晓剑圣如今的真实身份,他们还以为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这是顾剑棠的余威所致。

    若是有朝一日,真相大白,世人知晓少年任真的手段,绝对会惊掉下巴。

    下方广场上,夏侯霸终于缓过神来,面目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他这次奉命前来,本就是为了羞辱顾剑棠,志在必得。万万没想到,反而会变成自取其辱,这叫他如何甘心。

    “虚张声势,你只不过神念稍强,艰难压我一头而已!”

    他瞳孔里透出疯狂意味,狠狠一咬牙,从怀里掏出一枚丹药,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说三境如浮云,那我就用三境修为,当众将你打落云端!”

    只见他浑身气息暴涨,喷薄出无数白汽,杀意森然,将他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疯了!”人群大惊,心脏开始剧烈抽搐,“机缘不至,强行破境,这样绝对会留下致命内伤!”

    他们对夏侯霸的疯狂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以他的天赋和身份,前途不可限量,日后绝非池中之物,根本没必要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,选择自毁前程的拼命之举。

    更何况,败给真武剑圣,又不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任真怜悯地看着境界攀升的夏侯霸,心里隐隐猜出,对方为何会如此抉择。

    对那些根基深厚的豪族世家来说,从不缺乏天才后辈。夏侯霸的资质固然惊艳,但绝非不可替代。在夏侯家掌权者的眼里,他只是一枚有利用价值的棋子而已。

    夏侯家把开山剑交给他,显然对这次复仇胜券在屋。他们的自尊心本就太脆弱,岂能容忍夏侯霸再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如果棋子没能兑现价值,那他就会沦为弃子,被人抛弃。

    夏侯霸深知这一点,所以他宁愿承担重伤甚至残废的风险,也要完成使命,当众打败任真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是货真价实的第三境!”夏侯霸眼里布满血丝,冷冷盯着任真,话音嘶哑,“你的死期也到了!”

    他神意暴动,运起全部念力,试图强行召回开山剑。

    然而,令他始料未及的是,那把剑依旧禁锢在虚空中,纹丝不动,跟先前的情形毫无差异。

    “果然,就算是真正的第三境强者,也还是无法从他手里夺回飞剑!”

    人们仰望着那袭白衣,神情肃穆,“他还是那么强,强得让人绝望!”

    初境攀山,次境观海,三境神意,下三境之间的差距原本极大,但任真那只神秘诡谲的左手,让他连神意驭剑的最强神通都能压制住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的手段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你家老祖,勉强有让我斩出一剑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夏侯霸的竭力挣扎,任真伸出右手,握住开山剑的剑柄,隔空取了过来!

    “至于你,却没有。”

    任真神色平静,漫步走下虚空,将开山剑随手丢给莫雨晴。

    去时两手空空,回时探手取剑,他做买卖从不吃亏。

    他不理会夏侯霸的反应,更无视旁观众人的反应,径直转身朝山门内走去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夏侯霸满脸涨红,仿佛被狠狠抽了一耳光。

    他不仅没能逼任真出剑,反而被人家徒手夺剑!

    作为天才人物,他绝不容忍对手强势碾碎他的骄傲,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就算拼上性命,他也要让任真付出代价!

    此刻,他就像一条被逼上绝路的疯狗,再也不顾所谓的颜面和尊严,朝任真身后偷袭而来。

    “蠢货,去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