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十四章 剑经三千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一些担心任真安危的少女,忍不住尖叫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夏侯霸的速度太快,在那些尖叫传到任真耳里时,他那对坚硬如铁的拳头也已逼近,眼看就要落在任真身上。

    当然这并未发生。因为任真的速度始终更快。

    没等铁拳落下,他就像脑后长眼一般,提前转身,从对方袭来的方向闪开。

    夏侯霸偷袭落空,而任真的左手也挥出,甩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清脆的耳光声响起,在众人注视下,夏侯霸措手不及,被任真狠狠抽了一巴掌,打了个趔趄。

    当他站起来时,腮帮上多了个通红的掌印,嘴角渗出血迹,分外醒目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幕,让所有人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强如夏侯霸,怎么会连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耳光都躲避不了?

    夏侯霸脸上火辣辣的,眼里快要喷出火来。他抄起铁拳,正准备继续发难,这时,任真的左掌再次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耳光声再起,愈发响亮,任真明显加大了力道。而夏侯霸依旧没能躲开这一巴掌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,就没有肿脸那么便宜。他的剽悍身躯像断线风筝一般,直接被掴飞,摔出大老远。

    大家目瞪口呆,没人能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即便是夏侯霸本人,也只是在任真左手扬起的刹那,感觉精神恍惚,身体无法动弹,却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更无法察觉到那抹金光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太诡异了!

    任真漠然看了他一眼,转身朝山门走去。

    他从一开始就知道,这只是是幕后某些人安排的小把戏,他也懒得跟这种小角色计较。

    夏侯霸捂着脸从地上爬起,望着那道远去身影,怔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得太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雨晴跟在后面,怀里抱着开山剑,步伐欢快。

    “真人不露相啊,我之前倒是没看出来,你有这么大本事!”

    任真强忍着心里的得意,刻意保持顾剑棠一贯的清冷神态,嘴角却轻挑起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莫雨晴小声说道:“我现在好像有点明白,坊主你为啥叫‘千人千面,手眼通天’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千人千面,是说你精通易容,能随意变换身份。至于手眼通天,既是说你精于权谋,也暗指你的手上功夫不同寻常!”

    少女眨了眨眼,凑上前问道:“我很好奇,刚才你是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任真笑而不语,大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莫雨晴有些心急,追问道:“既然叫手眼通天,那你跟我透露一下,你那双眼睛是不是也有绝活?”

    任真不置可否,神秘兮兮地看了她一眼,继续走向深山。

    好奇心害死猫,少女莫名焦躁,一把扯住任真的衣衫,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任真拿她没办法,哭笑不得,“相比之下,我认为你更应该关心,我跟你初次见面时,用的到底是不是真容。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翻着白眼道:“这不重要,反正你长得肯定不如现在这张脸英俊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任真狠狠瞪她一眼,摆脱她的纠缠,气儿不打一处来,“要不是皇命在身,老子才不屑换上这副嘴脸!”

    莫雨晴面露鄙夷,快步走到前面,新扎的羊角小辫不停晃动着,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“嘁!刚才那群姑娘在背后嚼舌头时,不知道是谁昂首阔步,架势神气得很!还不是沾了人家剑圣的光!”

    任真这下火冒三丈,脸上再也绷不住,停下脚步,就要好好教训这个丫头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青光从天而降,落在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这是名女子,长发乌黑,青衣飘然若仙,美如画中人。

    正是薛清舞。

    莫雨晴看得有些痴了。

    任真眉头微皱,把视线转向远处的群峰,“你来得倒是不早不晚,偏偏在我对付完夏侯霸之后。”

    刚才山门前那场对峙,肯定吸引了七峰深处的无数目光。薛清舞选择冷眼旁观,分明是想让他先尝到苦头,以后才肯放下姿态,主动依附于她。

    这点小心机,怎可能会瞒过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薛清舞背着手,打量了一下他,感知着那弱得可怜的气息,眼神微冷。

    “你变了,以前你从不屑于揣摩别人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任真冷笑道:“你也变了,以前你从不敢这么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薛清舞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不错,其实只是形势变了。我不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不等她说完,自顾向前走去。同样的意思,他们在骊江上已经说透,他不想再听她重复。

    莫雨晴背着剑匣,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薛清舞身躯一颤,没料到竟出现这样的局面。犹豫片刻,她到底还是赶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哪里?”她寒声问道。

    云遥宗有七峰,现在重新问这个问题,就有了更具体的指代。

    任真没有看她,眼里只有前路,“回出岫峰。”

    薛清舞嗤然一笑,轻蔑地道:“你没资格再踏上那座最高峰,更别想进归云阁。现在去那里,就是自取其辱!”

    听出话里毫不掩饰的讽意,任真抬头看着她,神态淡漠。

    “不愿跟着我吃苦,你就赶紧离开。以前大唐朝廷对我不放心,安插你在我身边卧底。如今的我不足为虑,你的任务也算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薛清舞脸色霎时苍白,嘴唇不由地颤抖,“原来你早就知道!”

    半月前在骊江上,她弄清任真接下来的意图,迅速返回京城禀报。上峰给她的命令就是,继续回到任真身边,以保他平安。

    他默不作声,继续赶路,心里冷笑不止,顾剑棠就是个白痴,但我是谁?我可是手眼通天的绣衣坊主!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薛清舞又追上来,默默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不想走?”任真转身看着她,面无表情地道:“留下也行,那就麻烦你别再摆臭架子。只要你肯听话,我可以考虑把九剑陆续传给你。”

    薛清舞顿时喜形于色,眼神炙热,颤声问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任真懒得搭理她,只顾往远处那座险峰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树木苍莽,环境幽静,静得有些诡异,阴暗角落里仿佛潜伏着无尽凶险。

    莫雨晴胆子很小,躲在任真身后。薛清舞则走在前面,她追随顾剑棠已有五年,就一直待在这座峰上,对眼前的一草一木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任真问道:“我走之后,是谁在替我守阁?”

    “沧流剑,隋东山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任真随口哦了一声,目光却猛地一颤。他当然知道,隋东山是何许人物。

    有此人镇守,他们三个绝对无法硬闯进归云阁。

    “你想闯阁,我不拦你,”薛清舞回头望着他,脸色比刚见面时和缓许多,“但我不明白,里面难道还有入你法眼的剑经?”

    任真答道:“没有。不过,我看不上的剑经,未必不是好剑经。对世人而言,归云阁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藏经阁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莫雨晴静静地听着,她对归云阁的大名早有耳闻。一想到自己很快就会走进那里,她的小心脏就砰砰直跳。

    举世皆知,最强的剑经在云遥宗,最强的剑在斜谷剑冢,最强的剑宗在秋暝剑渊。

    这里的最强,指的是整体最强,而非单指某些个体。

    比如秋暝剑渊,之所以被称作最强剑宗,并不是说那里有人比剑圣还强,而是因为它门下的高深剑修云集,整体战斗力最强。

    云遥宗也是如此。归云阁里的三千多部剑经,无不是孤本绝品,记载着诸多强横剑技。凡是进入阁里阅览的人,必定能找到适宜自身修炼的天作之合。

    其浩瀚程度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薛清舞没听懂他的话意,“那又如何?要进去的人是你,又不是世人。这些年你一直守在阁里,若想得到某部剑经,简直易如反掌,绝不会等到现在才来取。”

    任真迈出数步,仰视着藏在云雾深处的山巅,目光深邃悠远。

    “我想进阁,不是为了某部剑经,而是所有剑经。云遥宗将有大难临头,我不忍让这些珍贵典籍毁于一旦,在我们这代人手上断绝流传。”

    薛清舞大惊失色,像遭了雷击一样,呆滞在原地。

    对于他所说的大难临头,她并不意外。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,古今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世人早就对三千剑经觊觎已久,只是苦于有剑圣亲自坐镇,傲视群雄,才没人敢逾雷池半步。

    云遥宗半数气运,系于他一人之身。如今他跌落云端,就意味着,宗门丧失了最大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这势必会激发其他剑宗的野心,尤其是另外两方巨擘,绝不会甘心维持原有的平衡局势。

    山雨欲来,大乱将起,只有那些坐井观天的鼠辈,才会故步自封,无法看清接下来的大势。

    让她倍感震撼的,不是这些形势,而是藏在任真话里的惊人意图。

    他想带走所有剑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