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十五章 都是身外之物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举一方宗派之力,尚且难以染指三千剑经。

    凭他们三人,就想把它们全都带走?

    这无异于白日做梦!

    薛清舞着实不敢想象,任真的想法竟然如此疯狂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她从惊愕情绪中缓过来,木然地看着任真,就像在看一个白痴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?就凭你现在的微末修为,连进归云阁的资格都没有,还想带走那些剑经?你哪怕能把一张纸带出来,就算我有眼无珠!”

    任真已经习惯了她的尖酸刻薄,不以为意地转过身,“晴儿,咱们走!”

    主仆二人无视了她,继续朝峰顶攀登。

    望着他们的背影,薛清舞咬牙切齿,紧攥拳头,气得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,任真会低声下气地攀附她,至少不会像以前那般冷漠。

    谁知道情形恰恰相反,任真不温不火,不仅没有半点寄人篱下的卑微,反而隐隐透着强硬。

    她越嘲讽羞辱他,越想让他低头屈服,他的态度就越冷淡而坚韧。现在,他直接把她晾在一边。

    到底是他更想获得她的帮助,还是她更想获得他的九剑?

    答案很快见出分晓。

    薛清舞终究还是压下怒火,锲而不舍地跟上来。

    任真心里松了口气,这是他的试探。他一直很想弄清,藏在她身后的那些大人物,到底对现在的他持何种态度。

    就她的反应来看,那些人应该是选择了观望。不伤他性命,不给他支援,至于能走到哪一步,全靠他自己。

    一路不再争执,唯有烈烈风声,越来越尖锐。

    走到后来,他们行在云海之上,宛如漫步登天,俯首去看时,早已看不到山下的风景。

    高处不胜寒,出岫峰刺入云霄,那座归云阁,便藏在云雾深处。

    又走了许久,风声渐寂,草木稀少。此处的空气彷如凝固一般,不再肆意流窜,让人感到压抑。

    任真明白,快要到了。

    他虽没来过云遥宗,但翻查过绣衣坊的密档,知道云遥七峰里藏着一座名为“地戮”的剑阵,散发的剑意像透明薄纱一样,覆盖在七峰之上,将整个宗门封闭起来。

    地戮所覆之处,便是禁地,擅闯者无不戮之。

    除了曾经的剑圣,它就是云遥宗的最大屏障。

    即便是迈入七境的巅峰强者,弹指足可翻云覆雨,却无法撼动剑阵,甚至难以强行踏进一步,其威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剑阵唯一的出入口,是山门外那座悬有“剑气纵横”四字的牌坊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皆是死路。

    越靠近上空,地戮剑阵透出的无形压迫力就越强。出岫峰作为七峰之巅,又是宗门最禁忌的区域,这里的剑意当然最强。

    看着四周扭曲变形的怪石,任真感受的剑意愈发明显,脸色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连修为最高的薛清舞,额头上也渗出汗珠,承受着不小的压力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他们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座阁楼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阁楼,倒不如说它更像是座铁塔。

    它形如春笋,高大挺拔,足足有九层。塔外漆黑如炭,塔尖锋利似剑,镇守在山巅上,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任真驻足凝望,脑海里搜索着关于此塔的资料,结果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好塔!”他失神赞叹道。

    薛清舞在此居住五年,自然不会生出这种无聊感慨。视线落在铁塔下方,她目光凝滞,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只见塔下铺着一张草席,有个老头侧卧在席上,白发稀疏,一身羊皮裘破烂不堪,不知经历过多少风吹日晒。

    一柄铁剑竖插进地里,陪伴在他身旁。一只葫芦歪躺着,酒水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老头儿面朝塔内,背对七峰,不知是醉是醒。

    任真走到老头儿背后,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沧海横流,方显剑豪本色。沧流剑威震北唐,在云遥宗里仅逊于顾剑棠,甚至比掌门的名头都大。

    当年隋东山成名之时,顾剑棠还未出道,他们三人更是都还没出生。面对这样的传奇人物,还没开口,他们就油然生出一股压力。

    任真斟酌着措辞,不知该如何启齿。

    他掌握的资料浩如烟海,颇为详尽,但也不可能真如传说中那般,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。

    比如眼前这老头儿,任真熟知他的生平以及古怪脾气,却并不清楚他跟顾剑棠的关系到底如何。如果他们真有不为人知的过节,今天就会非常棘手。

    正在他犹豫不决时,老头儿的浑浊嗓音响起,却纹丝不动,没有翻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?”

    任真一怔,旋即醒悟,这是在问他南下金陵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值得吗?”老头儿欠了欠身子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老头儿摆了摆手,醉醺醺地嘟囔道:“有我在,你可以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微微皱眉,这算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是说有你出山守阁,我以后不用再留在这里?

    还是说有你在此镇守,我今天绝对无法进阁,趁早死心下山?

    无论哪种意思,隋东山这句话的口气都很强硬。既然如此,他便不兜弯子,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我想进阁一趟。”

    隋东山没有理睬,一动不动,像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两个侍女脸上隐有怒意。这老头儿太傲慢,背身相对,甚至都懒得看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任真摇了摇头,明白隋东山在等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守阁十年,从未做过监守自盗之事,它们在我眼里不值一提。但我最近收了个女弟子,她根骨有点特殊,我需要进阁帮她挑些基础剑经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两个侍女同时望向他,神色遽变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薛清舞从未正眼看过莫雨晴,还以为她只是个随侍丫鬟,却没想过会是他收下的首徒。

    他以前可是从不收弟子的。

    莫雨晴的神色更为复杂。她现在好像终于明白,任真为何会带她进云遥宗了。

    不愧是手眼通天,原来他早有预谋。

    隋东山闻言,这才翻过身,显露出那张沟壑纵横的老脸。

    “真丑,”他皱了皱眉,厌恶地把视线从莫雨晴脸上移开,转向任真,“我怎么知道,你不是为自己挑剑经?毕竟你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?”任真眸光冰冷,跟隋东山锋芒相对。

    以他对顾剑棠的了解,如果后者在场,断然不会丧失昔日的孤傲。虽然要担激怒隋东山的风险,但这样才符合剑圣的性情。

    果然,隋东山微微一笑,毫无愠色。他抬手托起脑袋,另一只手则悠闲地敲着大腿。

    “这份心性没变,想来你重新修剑也不会太难。至于你挑的弟子嘛,长得是丑了点,天赋倒还算凑合,比薛家这小姑娘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莫雨晴就不乐意了,狠狠瞪他一眼,小嘴撅得老高,“谁说我天赋比她差!哼,以后等着瞧!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她瞥向比她稍高一些的薛清舞,眼神充满挑衅意味。

    薛清舞蛾眉骤挑,眸光冷冽。

    一美一丑,一冷一热,隔着任真对峙,把他夹在中间。

    隋东山态度陡然直转,笑意浓郁,“哟,不愧是他看上的弟子,争胜心还挺强!可惜归云阁不是老子的私财,不然肯定亲手帮你挑选!”

    任真被夹在中间,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你放心,我只带走一部剑经,不会奢求更多。”

    隋东山收敛笑意,盘膝坐起,“我刚才说过,这些剑经不是我的私财,我做不了主。没有掌门印信,我不会私放任何人进去。”

    任真眉头紧皱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隋东山看在眼里,冷哼一声,“少在老子面前摆这皱眉杀人的寒酸气势。即便你巅峰时,我又何曾畏惧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站起身,弯腰捡起地上的酒葫芦,“我敬你这些年劳苦功高,今天就不刁难你,给你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闻言,莫雨晴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薛清舞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任真面无表情。他隐隐猜到隋东山接下来要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用剑换,还是用剑经换,你自己选吧!”

    隋东山背身过去,负手而立,没有留下继续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莫雨晴茫然。

    薛清舞惊疑不安。

    任真一笑,果然如此。这时候,他忽然想起那日在金陵城里的情形。

    当时,顾剑棠让他提出筹码,他选择了孤独九剑。原因是,剑是死的,而剑经是藏在脑海里的记忆,是活的。剑可以随时抢回来,剑经却不能。

    现在,身份变了,位置也变了,轮到他来付出代价。那么出于同样的原因,他当然选择能随时夺回的筹码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把真武剑给你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后知后觉,这时才反应过来,原来是要用真武剑换取进阁的机会,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薛清舞脱口而出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任真渡江归来后的所有决定,在她看来都很愚蠢。如今他又要用本命道剑去换鸡肋剑经,简直不可理喻!

    她怒目而视,一路上压抑的愤怒积蓄到极点,险些就要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她恨啊,自己多么聪慧机敏,偏偏要追随这么一个无可救药的蠢货!

    把剑和剑经传给自己,明明才是最识趣的选择,他却非要拱手送给他人!

    任真怎会不懂她那点小心思,懒得跟她解释。

    他这样做,自然有他的用意。堂堂绣衣坊主,没必要在意一只井底之蛙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都是身外之物,何必介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