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十六章 何故乱翻书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他嘴里的身外之物,不仅是世人眼中的天下五大名剑之一,更是出自兵家祖庭真武山的秘剑,背后藏着诸多秘辛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这些,但出于某些缘故,对他来说,那三千剑经的意义更为重大。

    感到震惊的不止薛清舞一人,连隋东山都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“在你上山途中,方容师侄传信给我,我当时还不相信你想进阁,更不认为你会接受这个条件。小师弟,你要想清楚,那可是你的本命道剑!”

    用本命剑为别人换剑经,怎么看都是疯狂之举。

    任真微微一笑,神情决然。

    隋东山惊疑不定,提醒道:“我丑话说在前头,你只能带一部剑经出来,否则,别怪老夫不留情面!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说道:“规矩我懂。不过,既然我出的筹码这么重,就得再附加一个条件,在我没找到合适的剑经之前,你不能把我赶出来。”

    隋东山闻言,脸上的疑虑愈重,不明白他到底意欲何为。

    “我只给你一夜时间。明早天亮之后,无论你是否找到,都必须离开!”

    任真毫不犹豫,将莫雨晴背着的剑匣丢给隋东山,便大步流星地跨进阁楼里。

    “晴儿跟我进去,你留在门口守着,别让他人进来打扰!”

    这句话里的“你”,指的是薛清舞,至于“他人”,显然是指隋东山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皱眉,神情漠然。

    一进阁里,任真径直走到第一排书架前,从架子上取下第一本书,右手握着书背,左手翻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翻书的速度很快,根本来不及浏览几行文字,却坚持着逐页翻动,没有跳过任何一页。

    更诡异的是,每当翻到一页,他就会用左手在页面上抚摸,从首行往下摸到末行,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莫雨晴看在眼里,惊异万分,“你手速这么快,能看清书上的内容?”

    任真没有搭腔,腹诽道:“这算什么,我们地球上的读者,个个都是一目十行,翻书如飞!除了暗形的作品以外,其他小说跳过几十章再读,照样都可以理解通畅……”

    莫雨晴一脸茫然,不懂他这是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任真转头望向她,笑容诡异,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,“你不是知道我‘手眼通天’吗?我的‘手活’可是出神入化,登峰造极!”

    莫雨晴似乎懂了,瞪大眼睛,脸上泛起一抹醉人的潮红,“难不成用手摸一摸书页,就能看懂书上的文字?太耸人听闻了吧!”

    用眼睛看书,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。用手看书,听起来都荒诞不经。

    “我没法跟你解释太多,无论你信不信,反正只要是我左手扫过的书页,上面记载的内容都会自动在脑海里冒出,并且很长时间内不会消失!”

    莫雨晴闻言,联想起那些江湖传闻,难以置信地咋舌。

    “据说你学识渊博,冠绝古今,而且有过目不忘之能,难道就是靠左手翻书做到的?!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手上仍在不停翻书。

    莫雨晴一把拽过他的左手,放在面前紧紧盯着,像少女初次见到脂粉一般,目光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“太逆天了!你要是翻遍儒家经典,岂非可以成为满腹经纶的鸿儒,前去参加大朝试,在仕途上平步青云?!”

    任真把左手抽回,继续争分夺秒地翻书,眉眼间隐隐透出几分锐意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确实有这个打算。等离开云遥宗后,我想弃剑从儒,进京城赶考入仕,蹚一蹚庙堂之上的深水!”

    莫雨晴痴痴看着他的俊逸面容,想象着自己主人日后在朝堂上高谈雄辩、顾盼神飞的风采,嘴角不觉挑起陶醉的笑意。

    忽然,她想起些什么,神色骤然紧张,哀求道:“坊主,完成云遥宗的任务后,你能不能别赶我回去?我愿意当陪读侍女,追随公子一道去京城!”

    任真从书架上抽出下一本书,一边翻读,一边淫笑道:“晴儿,你该不会是看上本公子了吧?我可不需要陪读,不过,若是暖床丫鬟嘛……还可以考虑考虑!”

    莫雨晴满脸通红,羞涩地背过身去,心头小鹿乱撞不停。

    任真只是随口调戏几句,心里的真实想法则很沉重,手速渐渐慢下来。

    之前他安排莫雨晴随行,除了编造进阁的理由以外,最主要的意图就是让她服侍日常起居,从而顺理成章地疏远薛清舞,减少暴露破绽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刚才的话,倒是无意中提醒了他。某些未来之事,还是要提早布局,以后才不会显得突兀,令人生疑。

    “说正经的,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弟子?如果愿意,以后你就随师尊一起,游历天下!”

    “弟子……”莫雨晴一怔,用力咬紧嘴唇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她背对着他,他只以为她是在点头,却无法看到,她神情黯然,泫然欲泣。

    “我既然已经告诉隋东山,你是我的弟子,那么以后你就真的拜在剑圣门下了。我并非信口开河,你根骨奇佳,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修道天才。”

    她没搭话,眼眶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他见她一言不发,又说道:“今夜无论如何,我也要把所有剑经翻完。如果发现适合你的剑诀,我就直接给你,当作补交的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她沉默片刻,揉了揉眼睛,隐藏好幽怨情绪,回身问道:“我能帮你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这会儿功夫,任真已然翻完三本,有些疲倦,“你帮不了我,一切全靠我这只左手。如果累了,你可以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默默陪伴在身后,看着他翻书。

    一楼有八百部剑经,分成一千多本书,满满当当装了两大排书架。任真足足翻了两个多时辰,才总算全部翻完。

    当他们登上二楼时,楼外的天已经黑了。借着昏暗的烛火,任真开始翻这里的六百本。

    莫雨晴始终站在旁边,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,仿佛不知厌倦。

    她能明显看出,踏上二楼后,他的动作缓慢许多,于是关切地道:“如果累了,可以先休息一会儿,没必要太拼命。”

    任真抬了抬僵硬的肩膀,一阵酸痛袭遍全身。翻书的动作诚然微不足道,但是连续翻过如此多本,而且逐页不息,谁都吃不消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这神通貌似从容不迫,实际上消耗太多心神,远比看起来更艰辛。

    他低头望向左掌心,那道金光分明黯淡许多。在它的下方,甚至出现了一道极细微的血线。

    他眉头一皱,攥了攥拳头,继续翻书。

    “咱们的时间不多,必须尽快翻完。这些剑经对我来说,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他嗓音沙哑,说这话时,左手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莫雨晴看在眼里,心疼地替他揉捏胳膊,“有件事我想不明白。云遥宗是从何处得来的这些剑经?如此汗牛充栋,绝不可能是一两名先祖遗留下的心血。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神情凛然,扫视着前方那些书架,目光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“我手里这部《秋霜卷》,原本是西楚苍梧剑宗的绝学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部《一树玉庭花》,出自前秦的冷眉剑庭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边的《沧海弄潮诀》,则是东吴澜沧派的著名剑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顺着书架上的排序,任真介绍着这些剑经的渊源,娓娓道来,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似曾相识的名字,莫雨晴暗暗咋舌。剑经三千,果然并非一派之资,原来竟然出自无数宗门。天下剑技,齐聚一堂!

    “你应该也猜到了。北唐、西楚、东吴、前秦、后汉、大辽,春秋时的这北方六国,曾有上千个剑道流派林立,孕育出无数精妙绝学,令人目眩神迷。”

    “大唐统一北境后,那些亡国剑宗都被铁骑荡平,他们的剑典被尽数掳走,沦为唐军的战利品,最终汇聚到这里,才有了眼前这座归云阁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恍然大悟,再次看向阴暗里的那一排排书籍时,眼眸里依稀浮现出狼烟四起的乱世情景。

    剑经三千,原来竟是春秋时代的遗珠。

    从六国纷争,到北方一统,不只是皇权国运,连众多江湖门派,也经历了同样的吞并历程。

    分久必合,是天下大势,即便是江湖游侠,也不得不顺应洪潮,迎接新的秩序。

    “是谁把它们掳掠到这里?”莫雨晴刚说完,立即猜到一种可能,“看来应该是云遥宗的某位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置若罔闻,轻抚着泛黄的书页,动作凝重而舒缓,就像是在呵护一个酣睡的婴儿,生怕把他惊醒。

    “是谁率军一统北方六国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反问,莫雨晴一怔,正想说这还用问,当然是本朝太祖皇帝啊。

    话还没出口,她忽然又想起曾隐约听过的那个传闻,瞳孔骤缩,脸色霎时苍白。

    “十六年前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默然不语,手持书本前行,走进历史的阴暗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夜,任真登楼九层,阅经三千,皆记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