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十七章 在乎山水之间也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天亮了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,归云阁的大门被打开,在莫雨晴搀扶下,任真缓缓走出来。

    草席上呼呼大睡的隋东山翻过身,眯着眼朝这边一瞥,睡意全无,迅速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端坐一旁的薛清舞见状,也赶紧走来。

    任真脸色惨白如纸,嘴唇皴裂,浑身颤抖。鲜血不断从他左手滑落,滴滴答答,落在青石板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隋东山迎上前,既震惊又疑惑。他想不明白,好端端地进去看书,怎么出来时就成了这副惨状。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,在这一夜里,任真翻遍三千多部剑经的每一页。

    他更不可能知道,任真拼着油尽灯枯的代价,将所有剑经全都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刻出来时,任真手上拿着的只有一册,脑海里装走的,却是整座归云阁!

    他勉强咧嘴一笑,愈发显得虚弱,“夜里翻阅剑经时,气血激荡,不小心引发了在金陵受的旧伤。”

    这说辞合乎情理,隋东山释然,喟叹道:“为了弟子,你居然如此拼命,真让老子有些佩服。事已至此,我还怎么好意思搜身。你们下山吧!”

    薛清舞嗤然一笑,看着任真身上的斑斑血迹,眼神里充满讽刺。她自然知道他的真正目标。

    “带出来几部剑经?我倒要看看,你用真武剑换来的都是什么神功!”

    任真皱了皱眉,没有理她,朝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薛清舞跟在后面,笑意轻蔑。

    “进阁之前,你不是豪言要带走所有剑经吗?怎么到头来弄得浑身是血,你这笔买卖真是划算!”

    任真默不作声,他现在身体虚弱,精神萎靡,没心情跟这蠢货磨嘴皮子。

    莫雨晴攥紧拳头,眼里怒火燃烧。要不是搀扶着任真,她肯定会冲上去跟薛清舞拼命。

    “我师尊怎么做,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薛清舞鄙夷地瞥了她一眼,反唇相讥,“什么时候又轮到你这丑八怪来教训我了?”

    莫雨晴气得跺脚,幽怨地望着任真,心里委屈得很。

    任真有些恼火,本来就很疲惫,这两个少女又在身边聒噪不停。

    “我如何行事,用不着你来评头论足。我说过,你要是看不顺眼,随时都可以走,我不会留你。”

    薛清舞闻言,脸色阴冷无比。

    落难之人,从来都是乞求援手,只有这不识时务的任真,一直不停地赶她走!

    “你旧伤复发,急需一些疗伤灵药。我手里有颗天元丹,可以给你服下。”

    任真身躯一颤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元丹蕴藏着精沛的真元,既能迅速补充体力,又可以疗伤止血,是修行者必不可少的灵药。

    丹药分五品,天、地、神、人、鬼。天元丹,顾名思义,就是最极品的元丹,数量稀少,价值连城,连任真这位绣衣坊主都没舍得去买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居然随身带着一颗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来,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审视她。他并不怀疑她所说的真实性,以她的诸多身份,确实有资格获得天元丹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开口,只是静静看着她。他知道,天上不会掉馅饼。

    果然,她唇角微扬,“用四剑来换。”

    任真眨了眨眼,若有所思,转身继续下山。

    薛清舞快步跟上,思忖片刻,沉声说道:“两剑,绝对不能再少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仿若未闻,脚步踏在青石板上,没有丝毫停滞。

    即使到这种地步,他的态度还是依然强硬,不给她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
    薛清舞阴恻地道:“失血过多,精力枯竭,你比我更清楚自己的伤势。要是让别人察觉到这点,你在宗门的境遇只会更糟!”

    任真对她的提醒无动于衷,扶着莫雨晴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薛清舞怒意愈炽。

    上山时,他一路都不理她,下山时还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真正的聪明人,都懂得审时度势。现在只有服下元丹,你才能尽快恢复。连真武剑都随便拱手送人,你为何就是不肯把九剑传给我?!”

    任真不动声色,强忍着怒火,心里开始暗骂。

    “你这种蠢货,还有资格教训我?真武剑是顾剑棠的本命剑,名剑认主,旁人无法随心驾驭。它只会让我破绽更多,留着有屁用!”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锦囊,抓起一把丹药,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地元丹!”

    薛清舞眼尖,一下子认出这些丹药,忍不住惊叹,“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!”

    任真冷笑不语。

    为了伪装顾剑棠,他一直保持缄默性情,但他原本就是个毒舌话痨,暗地里的腹诽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“天元丹很了不起?地元丹药力虽小一些,但我有这么多,恢复伤势只是时间问题!”

    “真以为我们绣衣坊没底蕴?鹰视堂再穷,这点地元丹还能拿得出手!”

    “以本坊主的神机妙算,怎么会不提前备好元丹!”

    莫雨晴骄傲地白了她一眼,扶着任真前行。

    登山困难下山易,耗不了多少体力。三人走到山下时,任真体内的药效发挥出来,脸色渐渐好看一些。

    薛清舞跟在身后,脸色阴沉。以丹换剑的企图没有达到,反而又被无视,她如何高兴得起来。

    “出岫峰已不属于你,你还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现在他们无处可归,这件事摆在面前,成了最迫切的难题。

    莫雨晴静静看着任真,心里同样好奇,算无遗策的他接下来会如何运筹。

    他显然早就想好,“拜访七峰,哪座峰愿意收留,咱们就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薛清舞哑然一笑,“什么?你还嫌不够狼狈吗?非要当条丧家之犬,送上门让他们轮番羞辱?”

    任真面色平静,早就料到,她肯定又会冷嘲热讽一番。

    果然,薛清舞负手走到他们面前,傲然道:“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。如果我没猜错,七峰不仅不会收留你,还会趁机羞辱你,再把你逐下山!”

    “世态炎凉……”任真望向七峰深处,揶揄道:“既然你猜到结果,怎么样,还愿不愿意跟我去亲身体会一次?”

    薛清舞蛾眉轻挑,寒声道:“你不在乎颜面,我还嫌丢人!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!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他们肯定会被拒之门外,最后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任真也不生气,淡淡一笑,“如此甚好。晴儿,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负手走向深山。莫雨晴毫不犹豫跟上去。

    一路山清水秀,静谧盎然。薄雾弥漫在山涧,夹杂着浓郁的真元,非常清新。

    两人漫步在山道上,宛如畅游仙境,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莫雨晴深吸一口凉气,精神一振,“还没到山麓,空气里的真元就如此充足,难以想象,山上会是何种情形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抬头,望着隐在雾里的缥缈群峰,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七峰钟灵毓秀,人杰地灵,是非常适宜修行的风水宝地。峰顶的精沛灵气,可以使武修的吸纳速度提升三倍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有些惊讶,“也就是说,他们的修行速度要比外人快三倍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一座宗派的强盛,离不开诸多因素的紧密结合,地脉风水便是其中之一。道家有天地人三才,兵家讲天时地利人和,都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似懂非懂,如坠雾中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云遥宗的气运所在。气运分三,天机、地脉和人道。天机,代表云遥宗的顺逆时势;地脉,是指它滋养宗门的地脉灵气;人道,则由宗门的灵魂人物主宰。”

    任真环顾着四周群峰,表情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“剑颓儒兴,北唐接下来气运流转,天机之争,早成定数;”

    “剑圣陨落,最强战力折损,人道也急剧衰弱;”

    “至于地脉,只要再将七峰的地穴摧毁,云遥宗的气数就彻底断绝!”

    莫雨晴这下听懂了,神色剧变,“你想毁掉七峰地脉?!”

    “毁掉多可惜……”迎着扑面而来的清凉山风,任真负手走进迷雾里。

    “天下本无主,强者方居之。七峰从来都不是哪个人的私财,只不过云遥宗强大,才盘踞多年,任意采撷蚕食。现在我来了,这方天地的灵气就该易主了!”

    跟随着前方的白衣身形,莫雨晴一脸震撼,心脏砰砰直跳。

    她之前并不知晓此行意图,更没料到,这位坊主野心如此之大,竟想以一己之力,窃取整座宗派的气运。

    “咱们该怎么做?”她神情紧张。

    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。咱们名为拜访七峰,实际是趁机勘察风水地形。我从没来过这里,必须要亲眼看一遍,才可能找到那处地脉所在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若有所思,问道:“原来如此。你担心薛清舞在旁边看出破绽,所以一路上故意说那些话,是想激她离开?”

    任真转过身,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眼神宠溺,“隋老怪真是有眼无珠,谁说咱们晴儿比她差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