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十八章 假痴不癫,寻龙点穴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“前方这座峰,叫鸿影峰。若在以往,是最可能收容咱们的一脉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任真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鸿影峰女修极多,是云遥宗的一道亮丽风景。其峰主仰慕顾剑棠多年,年轻时做过不少疯狂举动,当时轰动整个修行界。

    只是往日不可追,现在已非以往。芳心易变,美人从来只倾慕英雄,现在是否还看得上落魄潦倒的顾剑棠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莫雨晴对此略有耳闻,明白他的话意。她调皮一笑,粉颊上冒出两个小酒窝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“如果人家依然钟情于你,主动向你投怀送抱,坊主大人恐怕就乐不思蜀,流连忘返咯!”

    任真叹了口气,悻悻地道:“我对半老徐娘不感兴趣。看风景,看风景……”

    他装模作样地眺望向前方,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鸿影峰景色秀丽,宁静清幽。两人顺着山道攀登,一边欣赏山水,来到半山腰。

    山腰有块平地,平地上筑着一座凉亭。

    凉亭里有位中年道姑,背负道剑,端坐在石凳上闭目养神,颇有些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没等师徒二人靠近,这道姑便有所感知,站起身望着他们的身影,眼眸里闪过一抹晦意。

    任真用眼角余光偷瞥一眼,看出她是在这里等候自己,仍然装作不知,继续朝山上攀爬。

    道姑干咳一声,开口说话,语气清冷,“峰主有命,鸿影峰避不见客,请师弟速速下山!”

    任真停在石阶上,转过身,居高临下看着她,“圣人之位,不仅众望所归,还是皇朝钦命。你们说不见,就能不见?”

    “圣人?”道姑嗤然一笑,“初境的剑圣,亏你还有脸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任真眼皮不动,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谢初静是在寒沙殿,还是在后山闭关?”

    道姑又坐回石凳,昂着头颅,神情讽刺,“峰主不想见你,更不会收留你。当年她无数次去找你,你都闭门不见,那时可曾想过,你也会有今日?”

    任真懒得跟她废话,接连踏上数级石阶。

    道姑冷笑骤散,表情阴戾可怕,“再敢迈出半步,休怪我剑下无情!顾剑棠,莫非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?”

    任真停在原地,低头沉默。

    道姑咄咄逼人,倨傲地道:“事到如今,真武剑圣就是个笑话。鸿影峰从不收留废物,我们峰主凭什么要见你?”

    任真眨了眨眼,豁然转头走向山下。

    莫雨晴一怔,就这么放弃了?

    那道姑也是一怔。

    鸿影峰是他最大的希望,她本以为,他至少会放低姿态谈谈条件,也没料到他会走得如此果决。

    任真头也不回,冷冷地丢下一句话,“告诉她,她错过了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机会?”道姑哑然一笑,凝视着他的背影,莫名感到恼怒,“你算什么东西!我们峰主眼里怎会还有你这废物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还有一大串极恶毒的咒骂,任真很快走远,早已听不到。

    他看着脚下的山道,情不自禁地感慨道:“我本来是想,没必要把事情做绝。凡是跟顾剑棠关系不错的人,都应该给他们一次活命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朝莫雨晴无奈地耸肩,“现在看来,算我自作多情了。罢了,这样以后我对他们出手时,也就心安理得了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嗯了一声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她充分见识了任真的心机城府,现在毫不怀疑,只要他存心报复,绝对有足够的手段,将所有人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漫步山水间,又过了两个时辰,来到下一座峰。

    时至晌午,外界气温有所回升,见剑峰的密林却依然幽寒,就如这一脉所修的幽冥剑诀,透着森冷杀意。

    见剑峰显然早就得到消息,同样遣使者站在山下,等候任真到来。

    此人面容苍老,身躯精瘦,一件并不宽松的道袍穿在身上,被劲风鼓动着,显得格外宽大。

    任真不认识他,但了解见剑峰一脉的行事风格,便以直对直,直接说道:“我要见你们峰主。”

    老人开口,嗓音清亮,似剑锋出鞘,“见面就不必了。峰主有东西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卷竹简,隔空抛给任真。任真打开一看,竹简上空无一字,倒是卷着一根炭笔。

    莫雨晴挠了挠头,不解其意。

    老人口气生硬,“交出孤独九剑,见剑峰保你九年平安。”

    任真握着竹简,朝道旁走出几步,凝视着四周的山水景致,仿佛忘记了老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老人以为他是在犹豫不决,面露讥讽。

    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一旦被云遥七峰驱逐,你就会面临无数强敌,相比之下,还是跟我们分享剑诀更明智!”

    任真背对着他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莫雨晴情知他在趁机观望风水,于是走上前跟老人交涉。

    “我师尊镇守宗门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你们以前受他庇护,如今怎么能落井下石,做出这种让人心寒的行径!”

    老人猛然皱眉,打量着这丑陋少女,眼神轻蔑,“功劳?只是互相利用罢了。哼,他如果真的心系宗门安危,就更应该交出剑诀,让我们来守护宗门!”

    “厚颜无耻!”

    莫雨晴气得满脸通红,“我总算知道,为何云遥宗空有最强的剑经,却成不了最强的宗门!你们个个道貌岸然,唯利是图,心肠狠辣冷酷,根本不配被尊为剑道领袖!”

    老人大怒,眼眸里杀意绽放,负在身后的左手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任真走到两人中间,背对着老人,调皮地朝莫雨晴挤了挤眼。

    “既然此处不容我,那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冷哼一声,望着远去的白衣身影,寒声斥道:“蠢货!你以为另外几峰会好言劝你?他们绝不会让你全身而退!”

    任真不为所动,大步流星地走向山外。

    莫雨晴紧紧跟着,眼眸里波光流转,低声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任真明白她所指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出岫、鸿影、见剑,这三座峰的情形都很相似,虽然灵气馥郁,却是无根之气,皆从别处飘来,地脉根源并不在此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耷拉着脑袋,怅然若失,“唉,早知道就不来这里了。不仅一无所获,还白白遭受接连羞辱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看在眼里,轻拍她的肩膀,温和地道:“那倒也不是。这一路上观察山脉地势和气流走向,我已经隐隐猜出那处穴位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莫雨晴喜出望外,期待地问道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任真略一沉吟,抬头望向西南方的某处迷雾,“应该是在朝天峰附近……”

    “朝天峰?”莫雨晴眼眸骤亮,恍然大悟,“对啊!咱们早该想到,掌门嫡脉亲自镇守的中枢之地,必定就是宗派的核心地脉!”

    任真拈指掐算,嘴里嗫嚅半天,还是有些不确定,“大概位于那个方向。至于是不是在朝天峰顶,还要亲眼去看过,才能确认。”

    注视着他的举动,莫雨晴感到震撼。他居然真的精通堪舆之术,寻龙点穴,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,风水学说应该源自阴阳家。坊主,你到底师出何门,连这种奇技淫巧都精通!”

    任真凝望着迷雾,心不在焉地道:“你想学?我教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莫雨晴迅速摇头,斩钉截铁地道:“阴阳家行事谲秘,净出些装神弄鬼的算命先生,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淡淡一笑,“真让你说着了,当世阴阳家的最强者,就是个‘装神弄鬼’的算命瞎子。”

    她可没心情去关心什么瞎子,忽然想起问题的关键,脸色黯淡下来,“朝天峰上强者云集,仅凭咱们两人,绝对无法毁掉地脉。”

    任真眉头紧皱,他当然清楚这些,沉默地朝西南方走去。

    作为云遥宗主峰,朝天峰气势磅礴,雄伟壮观。

    山道宽阔,铺着无数方正的石阶,笔直地通往峰顶,一眼望去,茫然看不到边际。

    两人花了很大力气,终于登上峰顶。

    黄昏已近,日光黯淡,洒落在鳞次栉比的殿宇建筑上,深邃而沧桑,透着一股肃杀之意。

    任真捏了捏酸痛的双腿,从莫雨晴手里接过剑匣。

    匣里原本盛着的是真武剑,把它交给隋老怪后,从夏侯霸手上夺来的开山剑便鸠占鹊巢,临时成了他的配剑。

    取剑在手,他转身叮嘱道:“稍后无论发生什么,你都不要插嘴,只管跟着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不知该说什么,低头咬住嘴唇,心里却想着,无论有多凶险,自己都不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任真走在广场上,脚踩着坚硬的花岗石板,忍不住再次说道:“冒这么大风险,你是不是觉得我傻?既然这份气运注定会被夺走,凭什么那个人不是我?”

    莫雨晴嗯了一声,眼里充满担忧。

    前方,朝天殿的大门越来越近,一群人的身影渐渐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远远望着那些人,任真目光微滞,露出一抹趣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