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十九章 驱鼠逐猫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大殿外聚集的这些人,并非专门迎候任真的使者,而是昨天在山门外遇到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又聚集在此,齐齐地望向殿里,面色焦急,似乎在等候什么。

    任真看在眼里,笑容耐人寻味,“试剑大典,咱们来的真是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莫雨晴疑惑问道:“何为试剑大典?”

    “试剑、洗剑、承剑,这是云遥宗每年招徒的例行三步。试剑大典,说白了,就是让所有新人捉对厮杀,脱颖而出的青年才俊,最终获得录取名额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释然,“公平对决,强弱自见,能轻易遴选出惊艳之材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天真了,”任真轻哼一声,回想起自己掌握的资料,嘲弄道:“一路走到这里,难道你还没看透他们的真实嘴脸?”

    莫雨晴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就像你说的那样,云遥宗的老家伙们贪婪自私,只顾一己私利,哪管什么公不公平。所谓的公平切磋,都是他们一手安排,哼,里面的名堂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他们徇私舞弊?”

    “尊为剑道巨擘之一,天下剑修谁不想拜入云遥宗门下?单是报名初选这一关,他们就捞了太多油水。有资格进入山门的青年,哪个不是出自一方豪强、名门世家?”

    任真伸出手指,轻弹着手里这把夏侯家的名剑,表情厌恶。

    “谁出的钱多,谁分配到的对手就弱,这便是你嘴里的公平规则。至于极少数扶不上墙的烂泥,那也好办,事先买通对手诈败认输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凝视着前方巍峨华贵的宫殿群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朽木不可雕琢,那些纨绔子弟岂肯刻苦练剑,他们只想谋取一个出身罢了。下山以后,他们就会参加大朝试,拿这出身在军伍里混个官职,逍遥自在。堂堂兵家嫡系,剑道才俊,哼,听起来真威风!”

    莫雨晴咬牙切齿,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她在乐来客栈打杂,每年都会看到不少应试路过的穷苦青年。他们千里迢迢赶来,不惜花光盘缠,就只为诚心学剑,想跻身名门大派之列。

    可怜他们满腔赤诚,却蒙在鼓里,被那些高高在上的宗门长老愚弄,年年徒劳无功,黯然而返。

    当时她还感到可惜,安慰他们来年必会平步青云,哪曾想到,真相竟是这样!

    任真不知她的真实想法,感慨道:“在见剑峰下,你说云遥宗空有三千剑经,却成不了最强剑宗。当时我就想告诉你,交不出足够的筹码,就没资格踏进归云阁。偌大云遥宗,弟子有数万,真正读过那些剑经的人,又有几个?”

    莫雨晴沉默,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任真手持长剑,走向大殿,沉声说道:“云遥宗覆灭,是大势所趋。再强大的剑,也救不了这群渺小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名白衣青年从大殿里走出,昂首阔步,甚是威风。

    “快看,方世玉出来了!”见这人出来,人群开始喧哗。

    白衣青年方世玉走到门前台阶上,抬手一扬,原先嘈杂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大家都盯着他手里那幅卷轴,神情紧张。很显然,这就是试剑大典的最终结果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停在人群后方看热闹。

    方世玉居高临下,扫视下方众人一眼,干咳一声,淡漠地道:“宗门今年共招录三十六人,现在宣读名单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名,崔鸣九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个名叫崔鸣九的公子哥就失声尖叫,激动地搂住身旁青年一阵猛摇。

    他衣饰花哨,表情极为浮夸,引来无数鄙夷目光。

    一个个名字从方世玉嘴里吐出,人群里陆续有青年欢呼雀跃。其他人心情则愈发沉重,剩下的希望越来越小了。

    “第三十四名,林动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十五名,萧炎。”

    方世玉语速平缓,念到此处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那些还没被录取的青年神经紧绷,心全都悬到了嗓子眼上。这最后一个名额,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所有人注视下,方世玉嘴角微挑,脸上泛起一抹诡谲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第三十六名,空闲。”

    “空闲?”大家顿时一僵,不约而同地问道:“为什么?不是说好要收三十六人吗?”

    人群后方,任真也感到诧异,不明白云遥宗这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方世玉摆手,示意大家保持肃静,不急不慢地道:“之所以悬空,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。所以掌门真人决定,再给大家增加一轮比试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青年们再次喧哗,脸上都露出不满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是都比过一次了么?怎么还要再比?”

    “比来比去,结果还不是由他们内定!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,他们还想再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,对掌门的这一决定很恼火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议论,方世玉冷哼一声,面无表情地道:“掌门真人如此安排,自有他的用意。有嚼舌头的功夫,你们还不如多关心新规则。”

    青年们畏惧他的威严,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“在宣布新规则之前,我先跟大家提一个人,”方世玉突然阴鸷一笑,眼神狡黠,“想必你们都知道,剑圣修为尽失,昨天已经回到七峰。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心里咯噔一下,生出一种很不妙的预感,“怎么突然扯到我头上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轮比试的题目就是,明日黎明之前,谁最先擒住顾剑棠,把他带到这里,最后一个名额就归他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人群彻底炸开了锅,青年们脸色剧变,“让我们去抓剑圣?!”

    谁能猜到,掌门会出如此骇人听闻的题目。

    任真眼眸微眯,表情变得复杂,“那老东西,居然想出如此恶毒的主意!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在场的青年都是名门贵胄,身世煊赫。无论结果如何,经过一番争斗,双方必定会有损伤。如此一来,他就会跟那些势力结下仇怨。

    群鼠逐猫,投鼠忌器,这个主意实在太阴险。

    莫雨晴神情凝重,她虽然无法看出其中玄机,但也明白,马上要大难临头了。

    这里足足有一百多号人啊!

    另一侧,那些青年也情绪激荡,忍不住喧哗起来。

    “崇山峻岭,林险水恶,就跟大海捞针一样,唉,让咱们去哪里抓顾剑棠。”

    “蠢货,就算找到他,你以为就凭咱们的花拳绣腿,真能打败堂堂剑圣?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忘了?昨天在山门前,他强势碾压夏侯霸,号称三境无敌!”

    大家越议论越恐慌,话语里透着绝望。

    他们作威作福已久,平时懈于修行,最强者也才第二境中品,在任真面前不堪一击,能全身而退就谢天谢地了,更别想讨到便宜。

    很多人垂头丧气,准备放弃这轮比试。跟进云遥宗相比,当然还是保住小命更重要。

    方世玉看破他们的心思,温和一笑,鼓励道:“大家不用怕,顾剑棠实力虽强,但昨夜身负重伤,现在很虚弱。你们这么多人,轮流消耗他,肯定能把他拖垮!”

    任真听在耳中,眉头一皱,“看来,那群老东西想玩猫捉耗子,让我满山逃窜,疲于奔命。”

    莫雨晴扯了扯他的衣角,低声提醒道:“趁他们还没发觉,咱们赶紧逃!”

    恰在此时,方世玉的视线突然移过来,笑容说不出的阴恻,“另外,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。顾剑棠本人,此刻就站在你们身后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同时转身,齐刷刷地望向不远处的任真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在这里!”

    众人脸色霎时惨白。

    莫雨晴叹了口气,沮丧地耷拉下脑袋,“完了,这下咱们跑不掉了!”

    场间陷入沉寂,气氛变得非常尴尬。

    方世玉踱步来到人群中间,打量着白衣飘飘的任真,戏谑地道:“小师叔,明知是龙潭虎穴,您还真敢来这里啊!”

    一声“小师叔”喊出口,他刻意加重了语调,听起来格外刺耳,分明是在嘲讽任真。

    任真皱眉说道:“带我去见掌门。”

    方世玉侧了侧脑袋,脸上挂着一副和善的笑容,“连几位峰主都见不到,还想去见掌门,你的想法未免太天真。”

    任真不想浪费口舌,目光移向山间的茫茫云海。他现在只想尽快探明七峰地脉。

    方世玉笑意愈浓,温和地道:“你心里明白,掌门不忍心将你逐出山外。所以这场比试,是一场赌局。”

    任真移回视线,一脸冷漠。

    方世玉说得没错,云遥宗只是在羞辱他,并非真的打算赶他走。谁会蠢到把送到嘴边的肥肉拒之门外,拱手让给别的宗派?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撑到天亮,就可以挑选任意地方居住,”方世玉露出本性,桀桀笑着,“如果坚持不了,那就乖乖交出剑诀,可以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任真摇头,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方世玉笑容骤散,面目狰狞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把他们都打趴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