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二十六章 奇货可居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听到丑八怪这称呼,莫雨晴的小脸儿瞬间黑了。

    她容貌娇美动人,一直以此为傲,无奈任真害怕惹麻烦,给她易容成这副尊容,一路上受尽嘲笑,前后落差之大,简直令她抓狂。

    被半夜吵醒,她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,崔鸣九这句嘲讽,无异于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管不管?”她气冲冲坐下,用力一拍桌子,瞪着任真,“给你半柱香功夫,不把他们轰走,你别指望我再给你做饭!”

    任真哭笑不得,明明是这俩蠢货招惹你,凭啥你不给我做饭?

    崔鸣九不禁一愣,挠了挠头,敢冲剑圣发火,这丑八怪似乎来路不小啊!

    夏侯霸则惶恐万分,噤若寒蝉。明明是这醉鬼激怒她,他若被一同轰出来,那真是千古奇冤。

    任真揉了揉眉心,坐到莫雨晴身旁,盯着崔鸣九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烦躁归烦躁,还是要先问明身份。不明就里得罪于人,他还没这么蠢。

    崔鸣九整好衣襟,朝任真恭敬一揖,总算有了几分正经样子,“晚辈崔鸣九,清河人氏,今夜特地赶来拜师!”

    任真微凛,“清河崔家?”

    崔鸣九颔首,认真起来时仪态雍容,颇有几分望族气度,“不错,家父崔茂,极为推崇您的处世风采,叮嘱我一定要来拜访您。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神色凝重,暗自庆幸,还好自己谨慎地多问一句,不然今夜可就得罪了富可敌国的财神爷!

    莫雨晴把他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,有些诧异,能让坊主动容,这醉鬼的身份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任真沉默一会儿,说道:“以前我声名煊赫时,你不来拜访。现在我一落千丈,隐居这荒山野岭,为何你又想当我的弟子了?”

    崔鸣九微微一笑,似乎料到会有这一问,神态从容。

    “世态炎凉,趋炎附势,岂是我崔家男儿所为?昔日您一骑绝尘,睥睨群雄,谁有资格追随于您?现在您蒙受屈辱,我来为您效犬马之劳,只要不被嫌弃,便是晚辈莫大的荣幸!”

    听着这文绉绉的恭维之辞,任真眨了眨眼,问道:“商家无利不起早,从不做亏本买卖。崔大先生派你来,是觉得有利可图吧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拉过一条板凳,示意崔公子坐下来谈。

    坐地起价,就地还钱,他这个动作自有深意。崔鸣九心领神会,拱手答谢,坐下来时神采焕发,哪里还有半分先前的醉态。

    “做买卖讲究的是诚意,咱们不妨开门见山。前辈如何才肯收我为徒?”

    任真这下刮目相看,不愧是百世豪族,栽培出来的后辈果然气度不凡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急着让我开价?”他面色平静,淡淡地道:“我还是刚才那句话,你得先告诉我,拜我为师,你图的是哪分利?”

    见他不肯让出主动权,崔鸣九暗骂一声老狐狸,狡黠笑道:“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任真呵呵一笑,“连小崔都如此奸猾,我越发想去会会老崔了!”

    崔鸣九沉默不语,等着下文。

    任真说道:“我手里值钱的东西只有两样,真武剑和孤独九剑。剑已经交给云遥宗,现在只有剑经,这买卖你还要做吗?”

    崔鸣九摇头。

    任真起身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没必要再谈了,送客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不为所动,身体微倾,“我们崔家看重的,不是这两件物品,而是你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任真略感意外,坐回板凳上,若有所思,“你们想利用我做事,还是想收服我?”

    “不不,”崔公子立即否定了他的猜测,眼里崭露锋芒,“崔家想在你身上赌一把,赌你能重回巅峰,并且能更上一层楼!”

    旁边的夏侯霸闻言,震惊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八境之巅,还能更上一层,那已经远远超出圣人的范畴!

    任真哑然一笑,“连我自己都没有这么大的信心,你们崔家都敢赌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在你陷入泥潭时随手拉一把,就是雪中送炭,那点投入对我们来说,不过是九牛一毛。这叫奇……奇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突然脑袋卡壳,怎么也记不起那个词儿。

    “奇货可居?”莫雨晴在一旁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!”崔鸣九一拍大腿,“这叫奇货可居!”

    任真忍俊不禁,原来这位崔公子,一直都在背别人事先教好的台词。

    崔鸣九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,满脸苦闷,“更何况,崔家从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。连亲儿子都敢赌,还有什么输不起的?”

    莫雨晴听得心脏砰砰直跳,忍不住问道:“赌儿子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崔鸣九叹了口气,“豪门是非多,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任真猜出些端倪,却不说破,问道:“如果我重回巅峰,需要帮你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崔鸣九打了个响指,“这就简单了。一荣俱荣,希望以后你能做主,让整座兵家都完全站在崔家这边。具体来说,比如军粮啊,漕运啊,盐铁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继续说下去,抛了个猥琐眼神,让任真自行脑补。

    任真彻底弄清他的来意,敛了敛外衣,“也就是说,你们崔家愿意提供支援,我以后出面维护崔家的利益,而你我的师徒名份就是桥梁,对吧?”

    崔鸣九闻言,猛然一拍巴掌,把三人吓了一跳,“言简意赅,我怎么就没想到!那群老混蛋,让我费劲试探,白白绕了个大弯儿!”

    任真提醒道:“咱们得事先说好,你无法得到我的真传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满不在乎,潇洒一挥手,“天上飘过六个字儿,这都不是事儿!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说道:“跪下磕头吧!”

    崔鸣九一怔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这时,身旁的夏侯霸抢先反应过来,扑通跪倒在地,朝任真磕头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磕头?”任真目光微凝。

    夏侯霸豁然抬头,神情肃然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谈判让我明白一个道理,奇货可居,这就是最大的资本。让我拜在你门下吧!以我的天赋和努力,日后绝对会给你带来很多援助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也不管任真的反应,只顾拼命磕头,血水四溅。

    崔鸣九后知后觉,直到此刻,才醒悟任真让他磕头的意思。他慌忙跪地,捣蒜一般磕着头,险些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耍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