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二十八章 催命酒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没人知道,酒徒会不会找上门来夺剑。以任真目前的状况,招惹那位可怕的风云强者,无异于找死。

    感受到三人脸上的寒意,崔鸣九眼睛一红,心里很是委屈。

    临行前,父亲崔茂微笑着嘱咐他,把这壶酒交给顾剑棠,然后说了些要好好学剑云云,满脸慈爱,看不出丝毫阴谋和恶意。

    “小人之心!”他一把从任真手里夺回玉葫芦,愤懑地道:“就算你想要,我也不会再给你!现在你不用提心吊胆了!”

    任真神情一松,说道:“这把剑不适合我,除了酒徒之外,无人能发挥其威力,连我这剑圣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把碧玉葫芦揣进左袖,提醒道:“这可是你不敢收,别怪我没给你拜师礼!”

    不敢?任真微微一笑,也不计较他的措辞。哪个聪明人会利令智昏,主动去惹是生非?

    “送给我的拜师礼,其实不必如此贵重。我只是想要些疗伤灵药,药力越迅猛越好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面露疑色,很快便释然,“你在南晋受的伤,现在还未痊愈?到底有多严重?”

    任真苦涩道:“修为尽失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崔鸣九沉吟片刻,目光骤僵,旋即浮出一抹古怪之色。

    “难怪!出门前,老家伙把这玩意交给我,我还以为他是担心我的安危,以防不测,感动得一塌糊涂。搞了半天,原来也是给你准备的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叹了口气,把手伸到右袖里,这次摸出来的,却是个红玉葫芦。

    “又是葫芦?”莫雨晴看得一愣,“你袖子里到底藏了多少葫芦?这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?”

    崔鸣九瞪她一眼,摩挲着红艳可爱的葫芦身,爱不释手,“巧了,这葫芦里装的也是酒,不过却是药酒,名为玄海冰茅酒。”

    “玄海冰茅酒……”夏侯霸念叨着,若有所思,“玄海在天山之巅,莫非这冰茅酒跟那把剑一样,也是以天山玄冰酿成?”

    崔鸣九转过身,上下打量着夏侯霸,眼神第一次如此凝重,“想不到,你见识如此渊博,看来是崔某看走眼了!”

    夏侯霸的思绪不在这方面,望着那个红玉葫芦,眸光湛湛,“天山终年冰寒,高不可攀,玄冰更是极难开采。崔家不愧是天下第一巨富,居然觅得此名贵药酒!”

    任真点了点头,也很惊喜,没想到崔鸣九拿出的是此酒。以它的神效,恢复左手伤势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令尊料事如神,猜到我不会收剑,所以让你带来了另一份诚意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伸出手。

    崔鸣九往后一躲,心疼地咧了咧嘴,挣扎片刻,还是不舍地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任真把玩着圆润的玉葫,笑意愈浓,“看在你这么有孝心的份上,改天我会传你一部强大剑经,保证让你获益匪浅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闻言,不禁咽了口唾沫,心脏狂跳不止,“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一眼看透他的心思,说道:“不是。你就甭想打九剑的主意了!”

    崔鸣九顿时颓丧,正打算哀求,这时夏侯霸开口问道:“师尊,我有个不情之请。您能不能指条明路,我如何才能恢复修行?”

    任真微微思忖,答道:“这个不难,只需让你师弟帮忙解决就行。我也正有此打算,让你去他那里躲几天。最近我外出有事,不方便带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夏侯霸和崔鸣九对视一眼,看出彼此眼中的尴尬。让两个大男人同床共枕,这也太别扭了吧!

    任真拍了拍夏侯霸肩膀,安慰道:“你放心,小崔最不缺的就是家底儿。你在他那里静心养伤,每天拿灵丹妙药当饭吃。区区重塑经脉而已,用他的话说,这都不是事儿!”

    崔鸣九神情剧变,双手用力抱紧自己,彷如面临歹人施暴的少女一般,眼神惊恐无比,“你们想多了!我这次走得急,什么东西都没带!”

    夏侯霸会心一笑,“听说朝天峰弟子的待遇最好,崔公子出手阔绰,必定会置办处雅间。我在他那里躲着,夏侯家的人没胆量搜查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缩到角落里,拨浪鼓似的摇头,“不行不行!我从小就只跟丫鬟睡,对大男人不感兴趣!你们趁早死了这条心!”

    任真沉下脸来,说道:“天快亮了,立即回去睡觉!再敢打扰我清梦,下次直接打断你们的腿!”

    崔鸣九哭丧着脸,想要乞求几句,却被夏侯霸拉着走出茅屋。

    “别毛手毛脚!”崔鸣九挣脱他的手,一脸嫌弃,傲慢地负手前行。虽然如此,他脚步缓慢,显然是照顾伤重的夏侯霸。

    夏侯霸淡淡一笑,经历大起大落后,他的心境沉稳许多,“师弟若能助我恢复根基,便恩同再造,夏侯霸此生必铭记在心,衔环相报!”

    崔鸣九轻哼一声,头也不回,趾高气扬。

    “哼,说得轻巧!你以为重塑经脉,真像师尊说的那般简单?我知道,你是京城夏侯家的公子,见过一些世面,但这次要消耗的资源,绝不是你能想象的!”

    夏侯霸默然不语,眉关紧蹙。他知道,崔鸣九没有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见他陷入沉默,崔鸣九叹了口气,“行啦,别哭丧着脸了!谁让我倒霉,摊上你这么一个拖后腿的师兄!”

    他越说越来气,飞起一脚,狠狠踹向路旁那棵大树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那群鳖孙今晚灌酒,我就不会半路上犯困,不然,怎么会让一瘸一拐的人捷足先登!若是传回清河,老子的脸面就全丢光了!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咚地一声,他一脚踢空,扑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夏侯霸哭笑不得,看着地上这位放荡公子哥,满眼都是以前的自己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物体从崔鸣九身上滑落,滚落在草丛上,透着淡淡的荧光,在黑暗里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夏侯霸走过去,俯身将这荧光之物拿在手里,目光一凝。

    原来是那个碧玉葫芦。

    “花间一壶酒……”他默念着,心里涌起一股难以压抑的狂热,“这便是那五大名剑之一么……”

    强烈的好奇心占据了他的脑海,让他按耐不住,将手伸向瓶口的木塞。

    “发什么愣呢!”身后,崔鸣九骂骂咧咧,“再不过来扶老子,你他娘的就别想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霸充耳不闻,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玉葫上,这一刻,他的心跳仿佛都要凝滞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股馥郁酒香从瓶口幽幽飘出,醇厚气息中透着清凉,恰似蟾宫仙子身上的体香,令人陶醉不已。

    只是,他却无心陶醉,眉头猛骤,脸色霎时惨白。

    “蠢货!你他娘的给错酒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