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三十章 四方豪杰,共瞻此剑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最初,人们只是察觉到,今夜的星光出现得突兀,并且异常明亮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那些繁星愈发清晰,似乎越来越近,他们才意识到,原来群星正在流坠,朝这座大陆闪烁而来!

    这只是无数平民百姓的观感。

    迈入实境的修行者们则能捕捉到,那其实并非星辰本身,而是由它们演化出来的幻象,蕴涵着相似的力量。

    如果境界再高一些,就能更清晰地感知出,在群星划落的繁密虚影里,隐藏着一股非常神妙的力量,正诱使它们往同一地点疾驰。

    当然,世间只有那么几位,才明白这星辰流坠的真正意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方,无名小镇。

    街头的铁匠铺子里,炭火烧得正旺。

    跟寻常情形不同,这间铺子的主人,不是一名孔武威猛、膂力惊人的大汉,却是个矮小枯瘦的老人。

    出于外表的缘故,店里的生意这些年一直冷淡,极少有客人登门铸炼。

    不止客人,连街坊邻居都很费解,这弱不禁风的老人,每次抡起那根大锤,仿佛都会被压倒,随时都可能闪了腰,何苦非要做这卖力吃饭的营生。

    无论旁人如何议论,老人的念头从没动摇过。自从搬到小镇后,他的日子过得枯燥而平淡,所有的精力和热情,都用在了打铁铸炼上。

    他痴迷于铸剑。

    无论白昼黄昏,铁匠铺里总是叮叮当当,他在疯狂地铸剑。

    没人能理解,他到底图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蹲在火炉前,细嚼慢咽地吃着那碗冷透的粗面。

    赤红色火焰舞动着,映亮了老人的苍老脸庞。纵横交错的皱纹里,不知蕴藏多少惊心动魄的沧桑。

    那把陪伴了几十年的铁锤,异常沉重和巨大,静静地躺在身旁的地上。

    他背后那面墙壁上,挂满了不计其数的断剑,杀气腾腾,仅仅看上一眼,就让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观千剑就能识器?”老人嘴里塞满面食,含糊不清地嘟囔着,“敢对咱们剑道瞎哔哔,那群酸臭书生懂个屁……”

    他用力咽下一口,转身望向那把铁锤,眼里满是笑意,“小洪,你也吃得很饱吧?”

    锤子自然不会说话,更不会吃饭。

    但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。这把被老人称作“小洪”的大锤,其奇妙之处就在于,每锤断一柄即将成型的铁剑,它自身的重量就会加重几分。

    兵家有云,一寸长一寸强,形容兵器长度产生的威力。对这把大锤来说,当真是一斤重一斤强。

    除了老人,没人知道,它到底有多重,到底有多强。

    他笑眯眯地伸手,试图抚摸那黝黑的锤头,这时,铁锤倏然激射而起,冲上虚空,仿佛要砸向茫茫虚空。

    老人心意一动,放下碗筷,大步走出铺子。

    一把将铁锤拽回手中,他站在街道中央,气势绽放,哪还有平日里的半分寒酸。他巍如泰山北斗,傲视天地。

    仰望着苍穹之上群星流坠的大气象,他目光湛湛,透出异样的神彩。

    他由衷赞叹,“真是好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方,十万大山。

    其中有座山峰,直插云霓,气势凌人。山后耸立着一处崖壁,高达数千丈,仿佛被仙人一剑劈开般,陡绝至极,连飞鸟都难以逾越。

    绝壁映衬之下,下方的莽林就显得太渺小。大半片天空都被挡住,这方小洞天仿佛成了禁锢的井底,与外界隔绝,只能从峰顶洒下的天光里,感知到一丝外界的气机。

    密林深处,有间茅屋。

    茅屋前的平地上,有座寒潭。

    潭水幽绿深邃,再往下便渐渐漆黑,仿佛潜藏着未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潭畔,阴影里看不见表情。他长发乌黑,如瀑布般披在肩后,同样披着的还有件宽松黑袍,衣尾随意铺散在地上,裹藏住他的身躯。

    万籁死寂,此人幽暗如鬼。

    忽然,细微的咕嘟声响起,潭面上冒出串串水泡。

    黑洞般的寒潭深处,诡异地闪现出几道银色光点,初时还比较微小,很快变得明亮,甚至有些刺眼,显然是在迅速逼近。

    茅屋前这片天地,被照耀得恍如白昼。

    强盛白光洒在男子脸上,宛如镀上一层银霜。他眉直眼阔,轮廓方正,不怒而威的面容此刻显得愈发漠然。

    他眼眸骤开,黑白眼瞳间,两道银白如电的寒光透出,落在面前的潭水里。

    “鱼惊不应人……”

    沙哑刺耳的感慨声飘起,他嘴角微微一挑,原本淡漠的表情瞬间生动,而他浑身的气势也陡然大振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身上折射出的一切光影,都变成了剑。

    他踏出一步,低下头,望着银光万丈的潭水。

    潭水里,十数条游鱼在灵动游泳着,每一条都有雪白的鳞片,焕发出皎皎光华。

    “你也感知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这些白鱼,他眼神宠溺,然后抬起头,仰视着头顶那片狭小的夜空,表情极为复杂而精彩。

    在他的瞳孔里,那些星光划过时留下的虚影,分外清晰。

    他失声叹息,“我不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方,雄伟皇城。

    承露高台上,陈氏皇帝负手而立,站在金陵最高处,俯瞰着夜色里的莽莽京城。随意顾盼间,仿佛这天地,都以他为中心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黑衣李凤首俯身说道:“夜里风大,陛下当心着凉,还是早些回宫吧!”

    皇帝没有回头,只是随意地摆了摆手。他肩上那件黑色大氅,在疾风中肆意飘扬,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“北朝那边,如何了?”

    李老头答道:“据鹰视堂密报,坊主已进入云遥宗,具体情形如何,还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皇帝点头说道:“如果朕所料不错,他应该查过,当年那人蒙冤受陷时,云遥宗不仅没伸出援手,反而落井下石,背后捅了一刀。光凭这点,他就绝不会饶过那座风雨飘摇的剑宗!”

    李老头有些失神,随声附和,“这是自然。他能查出什么,不能查出什么,皆在陛下掌控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双眼微眯,仰望向沉沉夜空,嘴角噙着淡淡笑意,“朕很好奇,他手段虽精绝,但毕竟是一人之力,会如何处理接下来的局面?”

    李老头不知如何作答,索性便沉默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,皇帝目光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夜空中,一点点星光开始显现,愈发耀眼起来。在他注视下,这场气势恢宏的天地异象开始上演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他怔在那里,浑身僵硬。

    星宿移位,荧惑乱心,对历朝历代而言,都是大凶之兆。

    他修为极高,对漫天星辰的感知更是远超常人,隐隐猜出了真相的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大气运者,天命所归,应运而生,能令天机倒转,地脉臣服,人道更迭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帝王之相!

    除了南北两朝皇室,还有谁会有如此大的气运?

    旧事一幕幕在他脑海里浮现,历历在目,彻底唤醒了那段尘封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你也苏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方,某处花园。

    凉亭里,两人对坐在石桌前,凝视着桌面上战况激烈的棋局。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,是名中年妇人,衣饰华美雍容,显然身份不低。但她的容貌普通,只能勉强算是五官端正,谈不上姿色可言。

    她捻起一枚白子,举棋不定,在跳动灯火映照下,她的面容有些清冷,“这些年,你心里一直都在埋怨我,把你囚禁在长安太久,对吧?”

    说罢,她微微抬头,望向对面的黑衣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这便意味着默认。

    妇人见状,不仅没有愠怒,反而淡淡一笑,明眸里生出几分欣赏之情,“如果放你自由,你要做的第一件事,多半就是去杀顾剑棠吧?”

    男子低下头,依旧沉默。

    只是,他伸出右手,握住了依偎在身旁的那把黑伞。

    十几年来,他跟伞相依为命,形影不离。对常年活在危机里的他来说,伞在,人可能在,伞不在,人很难还在。

    这把伞就是他的命,握伞就是拼命。

    妇人把这细节看在眼里,笑意愈浓,悠闲地敲着棋盘,不急于落子,“如此一来,我就更不能放你走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眉头皱起,问道:“你舍不得杀他?”

    妇人不置可否,有些孩子气地道:“他死了,棋局就乱了,还怎么下?”

    男子抬头,正准备说些什么,这时候,他也感知到夜空中的异象,不禁放弃眼前的棋局,抓起铁伞走到亭外。

    妇人诧异,极少见他如此失神恍惚,便跟着走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而立,亲眼目睹了接下来的震撼景象。

    妇人并不修行,惶恐之余,看不出其中玄妙。但铁伞男子却真正明白,这些流坠而来的星辰幻象,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抓紧铁伞,抬头仰望漫天星光,凝重神情里夹杂着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记不记得,有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