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三十一章 一剑三雕,大功告成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云遥七峰上空,此刻恍如白昼。

    遥遥坠落的星辰虚影,在任真冥想之下,竟全被牵引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万千流光跟空气发生激烈摩擦,冒出赤红色火焰,掀起的狂暴气浪里,蕴涵着极精沛的星辰真元,令整片虚空动荡不已。

    沉睡的云遥宗,被彻底惊醒了。

    七峰之间,响起无数惊呼和哭嚎声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所有人注视着群星疾速逼近,呆滞在原地,束手无策。无人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呼、呼!群星渐近,滔天的声浪湮没一切,天地沦陷在森然火光里。

    狂风呼啸,那团一马当先的虚影率先赶到,很多人开始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这时,一层巨大的薄膜倏然显现,横亘在天穹上方,宛如透明气泡一般,将云遥七峰包裹在它的庇佑下。

    这层薄膜看似细微,却透着一股极其强大的剑意,令直视它的人们眼眸刺痛,止不住地流泪。

    深山里有老者惊呼,面色狂喜,“地戮剑阵!”

    真武剑圣已不再,如今的云遥宗,只剩下最后这道剑幕。

    轰!那道星陨挟带着炽烈气浪,重重撞在稀薄的屏障上。狂躁的星火急剧膨胀,然后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整座云遥宗随之狠狠一颤。

    它本非实体,只是幻化而成的虚影,在产生猛烈冲击之后,立即消弭无形。

    群峰里的众人刚松一口气,下一刻,更多的流星赶来,遮蔽天穹,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璀璨流光闪烁着,化作无数巨大光柱,倾泻而下,前仆后继地砸在剑幕上。

    轰、轰……

    潮水般的星辰轰击下,这座宗门地动山摇,摇摇欲坠,彷如末日。

    修为低微的年轻一辈,承受不住如此密集的气浪冲击,心神激荡之下,陷入晕厥。

    那些道行高深的长老们,仰视着那层似乎不堪一击的薄弱剑幕,都捏了一把冷汗,担心它溃败下来。

    以它的威力,七境强者都无法迈入一步,原本牢不可破,绝对让他们放心。但它现在面对的,并非人类武力,而是滚滚天威,滔滔星潮。

    他们的恐惧,更多的是源自内心深处,“因果循环,天理昭彰。云遥宗的报应要来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在流逝,大部分星辰消散,光线渐渐黯淡,而透明剑幕上,也出现无数细密裂缝,宛如蛛网,快要达到极限。

    某一刻,某道星陨砸落时,一道细微的破裂声传出,这道不堪重负的剑幕终于被击垮。

    砰!苦苦支撑已久的剑幕分崩离析,一溃千里,顷刻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残余的少量流星如获大赦,争先恐后地坠向地面,在夜空里留下滚滚烟尘。

    地戮剑阵已破,这便意味着,云遥宗的末日要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大家心灰意冷,打算坐以待毙时,他们忽然惊喜地发现,那些星陨并未砸落七峰,而是全都汇集到了某处。

    此刻,清河真人立于朝天峰之巅,额头上满是冷汗。

    他看得最真切,原来流坠群星真正的目标,是藏在七峰腹地里的景山。

    劫后余生,他盯着那座正在承受恐怖轰击的低矮山丘,长吐一口浊气,“这座废山平日里就碍事,毁掉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地脉所在,一直是云遥宗最大的谜团。若是他这个掌门知晓谜底,绝对不会再生出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他拂袖擦掉汗水,自言自语道:“听说那人昨天住到了那里。难道这恐怖天刑,是由他引来的?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不禁幸灾乐祸,“天不容人,人岂能活?顾剑棠,你终究还是逃不过死劫!”

    回想以前“云遥有剑圣,不知有掌门”的憋屈日子,他此刻顿觉畅快不已,出了这口恶气,大笑而去。

    既除景山,又除剑圣,他认为这是一箭双雕,天助他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渐渐破晓。

    东方天际,露出一抹鱼肚白。

    黎明的曙光像一道生机蓬勃的剑,劈开夜幕,照射在满目疮痍的景山上。

    这座本就丑陋的山丘,夜里承受了星辰虚影的轰击,被硬生生毁去大半,如今千疮百孔,遍地都是巨大陨坑,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至于山顶那处小院,早就随同整个山顶夷为平地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小院里的师徒二人幸免遇难,及时避开了这天降大劫。

    在第一道流星砸落剑幕前,夏崔二人仓皇返回山顶小院。看到任真昏迷倒地,莫雨晴在旁边失声恸哭,那一瞬间,崔鸣九的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花间一壶酒是酒不假,但绝不能饮进腹里,这无异于吞剑自杀。若因为他的低级失误,让一代剑圣稀里糊涂死掉,那真是天雷滚滚,贻笑万古。

    见他气息尚存,崔鸣九赶紧拿出如假包换的冰茅酒,将他救醒。他一睁眼,崔鸣九便迅速跪下,不要命地磕头,与先前的夏侯霸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任真坐起来,看着诚惶诚恐的崔鸣九,说道:“如果你真想杀我,就不会在危急时刻回来,更不会用真酒救醒我。起来吧,我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抬头,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任真继续说道:“假酒害人,不过也多亏你的假酒,我因祸得福,无意中得到一桩天大机缘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手指向虚空。

    刚才神游星海之时,他观群星流转,心意一动,以天眼悟出一招剑法,从而引来了虚空的万千星光。

    “这漫天流星因我而来,便不会伤我。你们三人到山下等我,我有些事情要做!”

    三人不解其中真意,苦苦相劝半天,也没能说服他撤离,只得退到山下等候。

    直到无数星辰破开剑阵,行将砸落景山之际,他才身形闪烁,飞奔到山下,跟他们汇合。

    此刻天色大亮,朝阳升起。

    师徒四人坐在景山后的一座潭水旁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此地水雾袅袅,缭绕在四周,白茫茫一片,异常空灵。不仅如此,空气之清新,灵气之馥郁,远胜过另外七峰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原本荒废隔绝的景山,竟突兀冒出一处如此绝妙的胜地。

    清幽雅静,飘如仙境。

    端坐在茫茫雾气里,他们贪婪汲取着灵气,面色愉悦振奋,丝毫看不出彻夜未眠的疲倦之意。

    某一刻,山外极为罕见地传来一声鸟鸣,清脆悦耳。

    夏侯霸忍不住开口,道出心中疑惑,“师尊,我听说景山是修行死地,灵气断绝,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还没说完,莫雨晴冷冷开口,教训道:“静心修行,别扰了大家清净!”

    跟两位师弟不同,她清楚任真此行的意图,已经隐隐猜出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任真夜里窥测天机,引得星辰陨落,连整座地戮剑阵都能毁掉,若想毁掉封印地脉的小小阵道,简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眼前这些源源不绝的灵气,显然来自地下那处气眼。

    夏侯霸悻悻地闭上嘴。他知道,这位师姐还对当日之事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这时,崔鸣九忽然又开口,说道:“师尊,我得赶紧回朝天峰。今天是举行洗剑大典的日子!”

    如先前任真对莫雨晴所说,试剑、洗剑、承剑,是宗门每年收录新徒的例行三步。

    试剑大典,是让新生公开切磋,确定最终录用的名额。

    而这洗剑大典,则是让新人们踏入那座灵气汇聚的洗剑池,在里面濯洗剑心,磨炼剑体,故称之为洗剑。

    洗剑半月之后,宗门会根据大家的修行成果,最终决定将他们分到七峰哪一脉。

    对新生来说,洗剑大典至关重要,不仅决定他们日后在云遥宗的命运,更重要的是,洗剑池乃一大修行胜地,灵气精沛,难以想象。若能洗剑半月,获益绝对超出平时修行半年。

    洗剑池的名气太大,连其他剑宗的强者都艳羡嫉妒,恨不得偷偷溜进去,泡上十天半个月,也难怪崔鸣九会心猿意马,主动提出回去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份莫大的机缘。

    任真闻言,没有睁眼,淡淡地道: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起身,强忍着心头的喜悦,躬身行礼,便立刻离去。

    夏侯霸犹豫片刻,同样起身行礼,一道离去。他倒并非垂涎洗剑机缘,而是实在离不开崔鸣九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无法重新修行,留在这里没有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,莫雨晴微微皱眉,说道:“为何不挽留他们?”

    任真淡然道:“为何要挽留他们?”

    莫雨晴沉吟片刻,说道:“七峰灵气尽失,如果我没猜错,那座洗剑池恐怕已经变成一潭死水了吧?”

    任真睁开眼,望着面前这座灵气缥缈的水潭,悠悠地道:“身在福中不知福,怪我咯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三夜,任真破剑阵,夺地脉,悟剑十,曰如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