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三十三章 阳谋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任真刚踏进这座广场,很多人就发现了他的身影,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看!”有人感到惊讶,提醒身旁的同窗师兄弟,“剑圣师叔也来了!”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落在他身上,人们都露出古怪的神色,“圣人超脱,他以前从不驾临这种场合,怎么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前是以前,”一名弟子低声说道:“他现在丧失修为,早就无法再享受那种尊崇待遇了!”

    周围其他人闻言,回想起前些天七峰驱逐任真的事情,有些困惑,“既然如此,他还敢来这是非之地,难道就不怕被人针对?”

    又有人心思机敏,看到跟任真同行的方容,猜出了大概,“莫非,是宗门特意请他来参加典礼?”

    既然来了,就有下场授剑的可能性,此言一出,大家眼眸里都泛起一抹趣意,若真是这样,今天应该有好戏看了!

    被无数怪异目光盯着,任真浑身不自在,心里不由感叹,“虽然早知是大场面,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!在金陵市井间隐忍十几年,我还真没见过如此大的阵仗……”

    在方容带领下,他穿过茫茫人群,朝前方的高台走去。十数名老者已经聚集在那里,他们应该都是负责下场考核的长老。

    这时,路旁的人群里,一道喊声突然传出,“师……叔!”

    任真停下脚步,只见一名青年艰难地挤过人群,跑了过来,正是崔鸣九。

    崔鸣九看一眼转身望着他的方容,将任真拉到身前,低声说道:“这里鱼龙混杂,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他脸色焦急,很担心任真安危,害怕他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任真无奈一耸肩,笑着道:“既来之则安之,局面早就不是我能控制的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目光微颤,扫视一眼四周,忧心忡忡地道:“早上我翻看承剑名单,发现里面暗藏玄机。待会儿你千万别上台考核!”

    看他的神情,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任真点头,拍了拍他的肩膀,微微一笑,“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你只管照顾好自己,帮夏侯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说到一半,方容走过来,干咳一声,面无表情地道:“大典马上就要开始了。师叔,请吧!”

    任真眉头微皱,收起原本想说的话,改口说道:“借你佩剑一用!”

    说着,不等崔鸣九反应,他直接近前,一把夺走后者手里的剑,朝前方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崔鸣九都能猜到,他怎会猜不到。今日注定要大展身手,手中岂能无剑!

    后方,崔鸣九怔在那里,茫然地望着那道白衣身影。两人擦肩而过时,他隐约听到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三月后,长安见!”

    过了半柱香功夫,零星数名贵宾落座后,万事俱备,承剑大典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主持大典是长老典雄,他先是介绍规则,然后开始宣读参加考核的师徒双方名单。

    当“顾剑棠”三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时,全场顿时哗然。

    真武剑圣,居然亲自登场了!

    所有人仰望着战台,目光呆滞,脸上的震撼之情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就算他已丧失修为,就算他遭到宗门排挤,但毕竟还留有圣人之位,此乃朝廷钦封,不容藐视。另外,他在天下剑修心目中的地位,更是难以撼动。

    让昔日的风云强者抛头露面,出来参加一场小小的新生考核,这未免欺人太甚了!

    看着大家的惊愕表情,典雄面带微笑,解释道:“由剑圣大人亲自考核,更能彰显咱们云遥宗对年轻人的器重。另外,你们不是一直梦想着能跟风云强者对决吗?”

    全场鸦雀无声,只有典雄那明明温和、却透着阴阴寒意的话语,在广场上回荡。

    “现在机会来了!你们不仅能跟堂堂剑圣切磋,还有很大希望战胜他!想必大家都知道,他重新修行,现在只有二境修为,跟你们旗鼓相当。所以,这场比试很公平!”

    他把任真的状况当众挑明,丝毫不留颜面。不仅如此,他话语里仿佛透出一种诱惑力,煽动着在场新人们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前或许会抱怨,自己生不逢时,纵有惊艳天赋,却无法跟巅峰强者同时起跑,只能望尘莫及。现在,你们有绝佳机会证明自己,让天下人都看看,只要同时修行,剑圣在你面前也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他的话说完,全场依然寂静。然而,所有青年的眼眸里,都燃烧着战意!

    他们热血澎湃,野心膨胀到极点。正如典雄所说,谁不想一鸣惊人,让传奇人物成为自己的陪衬!

    这时,典雄适时地振臂一呼,将大家的情绪推上最**。

    “只要赢了,剑圣绝学就是你们的!”

    战台后,任真漠然注视着这一切,心里冷笑不止。他当然明白典雄的企图。

    “他当众侮辱我,视我如无物,即便我原先想刻意藏拙,为了捍卫尊严,也不得不全力取胜。这样一来,恰恰中了他们的奸计!”

    “他煽动士气,无非是想让新人们都拼尽全力,逼我使出绝学。如果我不动用九剑,就会被他们轮流消耗,很难全胜而退。如果我用出九剑,按照宗门规矩,我就必须要把剑诀交出来,而这,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!”

    “他们忌惮朝中权势,不敢杀我,所以才安排我参加承剑大典,利用天下皆知的宗门规矩,来逼我就范,同时又堵住朝堂之口,不会落下口实。”

    “傅清河,你果然很擅长玩阳谋!”

    他脑筋稍微一转,就把所有关节想得水落石出。正大光明地阴险下流,清河真人这一招阳谋,玩得确实很绝。

    然而,他负手站在那里,面色平静,看不出任何慌张之情。

    恰恰相反,他转身望向后方的莽莽宫殿,脸上甚至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驱羊入虎口,杀鸡用牛刀?你确定就凭那些废物,真能逼出我的家底?”

    “上次在这里,我伤势未愈,不得不斩出一剑,你以为这次我还会就范?”

    “退一万步讲,即便我真的交出九剑,你以为你还有命拿吗?”

    “玩计谋,呵呵,本坊主是你祖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