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三十四章 简单点,出剑的方式简单点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众人不知任真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们也无需知道,只要明白今天会有一场精彩大战,这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至于谁胜谁负,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典雄充分调动新生们的情绪后,就开始诵读承剑的新生名单,足足念了大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念完后,他转身望向后方的任真,戏谑一笑,“剑圣师弟,请吧!”

    任真不由一怔,这些人还真是爽快,毫不掩饰意图,一上来就直接安排他上场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下,他缓缓走上战台,俯瞰着前方的茫茫人海,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“见剑峰,陆仁甲,观海境圆满,上台承剑!”

    这时,清风骤起,一名青年纵身跃上战台,站到任真对面。

    “开场就是准三境的对手,”任真无奈一笑,心里暗道:“他们准备得很充分啊……”

    陆仁甲持剑拱手,看似颇有礼仪,眼眸里的战意呼之欲出,“请师叔赐教!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的身躯已遽然前冲,手中长剑激射而出,冷冽剑芒划过虚空,闪出一道森白寒光,直刺向任真。

    “一川如虹!”下方观众瞳孔骤缩,哪还在意什么无耻偷袭,惊呼一片,“颍川陆家的绝学!”

    一出手就是祖传绝学,狠辣决绝,这哪是在切磋比试,分明是要搏命杀人的架势!

    剑势极快,先发制人,电光火石间,便已逼近任真面前,让人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任真原地不动,看上去像是没有反应过来,任由剑芒奔向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陆仁甲看在眼里,嘴角一挑,露出阴森的笑容。这一剑,他势在必得,远比预想中顺利得多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里,甚至已然浮现出刺透任真眉心的画面,一击必杀,血花四溅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一瞬间,他蓦然发现,任真同样面带笑容望着他,眼神里流露着说不出的意味。

    在他心底,一股莫名的恐惧感油然而生。他总算意识到不妙,对面可是堂堂剑圣,怎会让他如此轻易近身!

    可惜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他预想中的画面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砰!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疾风暴动,陆仁甲的长剑遭受猛烈重击,那道剑光失去控制,被一下子震上虚空,弹飞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全场死寂。

    所有人目光呆滞,凝望着战台,没有反应过来,“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气浪平息,任真站在原地,毫发无损,仿佛没有动过。

    他手里提着的长剑,还在微微嗡鸣着,清脆悦耳,明显比它的主人兴奋。

    面对陆仁甲的夺命一剑,他没有退步,没有闪躲,只是随手抡起剑,用剑身朝上砸过去。

    最简单的一剑,甚至不算是剑法。

    只是无比快,无比准,无比狠。

    陆仁甲的得意一剑,就像石子打在铜钟上,只有被震飞的份儿。

    任真面无表情,说道:“学会了吗?”

    陆仁甲魂不守舍,片刻后才意识到对方说了什么,脸色顿时涨红,眼里满是惊怒。

    任真什么都没传他,或者说,他连让剑圣出招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剑而已。

    他恼羞成怒,飞奔向台下,从人群手里夺走一把剑,决然地冲向任真。

    不再是承剑,就算为了洗清这一剑之辱,他也要拼命打败任真!

    砰!又一道声音响起,更为清亮。

    陆仁甲手中的剑再次被震飞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更令人震惊的是,这一次,连陆仁甲本人都被震飞了!

    他可是货真价实的观海境圆满,离第三境只有一线之遥,却全然无法阻挡这简单的一剑!

    全场鸦雀无声,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,都能清晰听见。

    下一刻,人群再次喧哗,议论声鼎沸。

    “三境如浮云,果然是真的!”

    大家对任真放出的这句豪言早有耳闻,却不太相信,知道此刻,眼见为实,他们不得不承认这惊人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剑圣,他甚至都不用剑诀。这大概就是书上所说的大道至简吧!”

    人们头脑总算清醒过来,意识到打败剑圣哪有那么容易,典雄刚才说那些话,无非是想蛊惑造势罢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议论,典雄脸上青红不定,暗暗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指望,凭区区一名准三境,就能打败任真。他原本盘算着,这陆家子弟能撑过几剑,好歹消耗对方一些体力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会出现如此摧枯拉朽的碾压局面!

    他狠狠咬牙,抄起桌上的名单,厉声念道:“鸿影峰,肖龙韬,神意境上品!”

    震怒之下,他索性跳过原先计划的所有二境,直接安排三境选手上场。

    以众敌一,他不相信,任真还能如此强势!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肖龙韬走上来,刚猛脚力使得战台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任真抬头,凝视着身材异常高大的对手,淡淡地问道:“夏侯霸这个人,你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夏侯霸跟你一样,也是神意境,人家还有开山剑呢,照样被我连抽两个大耳刮子,你哪来的胆量上台?

    肖龙韬挠了挠头,表情惘然,显然听不懂他的挑衅,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任真一笑,明白这人可能智商有点捉急,也不废话,朝他招了招手,“来吧!”

    肖龙韬见状,大喝一声,气势汹汹地挥剑砍向任真。

    任真站在原地,若无其事地扭了扭持剑的右臂,仿佛是在热身一般,眼里早将对手的身形看得透彻。

    眼见进入攻击范围,他瞅准时机,横剑一拍,用宽厚剑身砸在肖龙韬的胸膛上,既快又准。

    砰!浑厚力道冲击之下,魁梧健硕的肖龙韬被这一剑震飞,跌落到台下。

    跟刚才对战陆仁甲一样,只是简单一剑,结果没有任何差别。

    足够简单,足够直接,所以足够强势。

    任真扫视台下一眼,淡漠地道: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这道话音响起,台下新人们的心脏猛颤,“这哪是承剑大典,他分明要把咱们都拍上一剑!”

    典雄目光僵硬,气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他猜到了结果,却完全没猜到过程。同样的结果,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。

    这两战,不仅没能消耗任真,反而助长了任真的气势,令自己的手下先胆怯气馁。

    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这样被碾压下去,恐怕没人敢再上台挑战。

    任真化繁为简,这招攻心为上,轻易破掉了他的人海战术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勃然起身,亮出獠牙,嘶吼道:“毕盛,无人境下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