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三十五章 桑田成沧海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无人境?

    听到这三个字,全场观众的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初境攀山,次境观海,三境神意,四境无人。为了对付第二境的任真,宗门竟然连第四境的强者都派出来了!

    任真同样感到惊讶,侧身望着典雄,没想到宗门会明目张胆成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第四境的武修,会是今年的新人?”

    所有登台承剑的,都是今年招录的新生,这是最基本的规则。自云遥宗立派以来,从未有人以四境修为来拜山门。

    事先也没人听说过,今年这一届竟有如此奇人。

    第四境,这特么还能算新人吗!

    典雄闻言,冷哼一声,笑意轻蔑,“怎么,你怕了?谁说第四境武修,就不能加入我云遥宗?”

    任真眉头一皱,握着手中剑,寒声说道:“按照规矩,云遥宗每年只招收二十岁以下的年轻弟子。在这年龄段内,世上没人能踏入第四境。”

    典雄看出他的情绪,表情开始变得冷戾,“你做不到,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。你凭什么确定,他不是二十岁?”

    年龄这种信息,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校验。如果云遥宗想耍赖,就算指着一个老头,说他是弱冠少年,任真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云遥宗今天势在必行,为了逼出剑诀,他们竟如此厚颜无耻,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典雄居高临下看着他,眼神桀骜不逊,“你不是号称三境无敌吗?那我倒要看看,你还敢不敢在第四境面前嚣张!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阴森寒风刮过,瞬息之间,一道黑影飘然而至,如鬼魅般,悄无声息地降临在任真身后。

    只见这青年,一袭黑袍将身躯裹住,面容则被下垂的帽檐遮挡,浑身上下,只有持剑的那只手裸露出来,皮肤森白,形如厉鬼。

    任真转过身来,感受到毕生身上散发的阴诡气息,不由微凛,“好阴森的煞气,此人真有些看不透……”

    毕盛踏出数步,同样盯着任真,微微扬起的帽檐下,两道幽冷寒芒透射出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战斗,我看过了。不愧是剑圣,仅凭肉身的机能和反应,就能释放最精准的攻击,干净利落,完美无瑕。从这点来说,咱们是同一类人。”

    毕盛淡淡说着,嗓音低沉而沙哑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任真目光闪烁片刻,若有所思,“原来你是名杀手。”

    杀手行走夜色之中,暗杀猎物,最擅长的就是隐藏,这也是他气息阴恻的缘故。这种人出手,务求一击致命,否则就会打草惊蛇,长久的蛰伏都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因此,他们杀伐果决,招式简捷而凌厉,从不拖泥带水。这种战斗风格,恰恰如任真刚才展现出来的那样,杀伤力极其恐怖。

    见他猜出自己的身份,毕盛桀桀一笑,不置可否,“给你个忠告。三招之内,奉劝你使出绝学,否则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任真眉头一挑,笑容里泛着趣意,“我倒真想领教,是怎么个生不如死法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道黝黑剑光毫无任何预兆地刺来,甚至没有发出声音,顷刻便离他的咽喉只有寥寥数寸!

    不只是人,连毕盛的剑,都神出鬼没,让人无法捉摸!

    这一剑太突然,也速度太快,任真不敢托大,疾速朝后方倒退。而在毕盛的神念驭使下,那柄黑剑得寸进尺,步步紧逼,显然不想给他留下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嗡、嗡,剑身轻颤,一路穷追不舍,漆黑煞气绽放虚空。

    任真退无可退,便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四境武修的内力深厚,强大神念不容小觑,我若再抡剑硬碰,未必会赚得便宜。这一战,我不能大意!”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他迅速抬起左手,一掌朝那黑剑轰去。

    他不擅长掌法,这一掌的威力本身便不在于掌,而是掌心的天眼神光。他要以此禁锢那柄黑剑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剑身呼啸飞来,眼看就要逼近左掌,直抵那抹金光,这时,它猛地一颤,从中分成两片薄剑,避开前方的手掌,左右夹击而来。

    人群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他的剑,竟然一分为二!

    任真见状,面色霎时苍白,来不及思索,径直将身躯抛向后方虚空,全力退避眼前这两剑。

    这时,毕盛的幽鬼笑声再次响起,莫名恐怖,“出动之前,杀手会先充分查找目标的详细资料。你以为我不知道,你那只左手有古怪么?”

    任真连退十数丈,终于躲开这一剑,额头上渗出不少冷汗,暗道:“看来,他提前了解过我和夏侯霸对战的情形。跟杀手为敌,确实很棘手!”

    毕盛踏上虚空,步伐轻盈,右手一招,其中一片薄剑飞回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第一剑,鬼影无形,被你躲开。第二剑,劳燕分飞,又被你躲开。顾剑棠,还剩最后一剑的机会,你要考虑清楚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    他手持一剑,神驭一剑,一上一下,同时逼向任真,彷如两人联手一般,杀气滔天。

    任真冷哼一声,右手持剑,左手横陈,脸上毫无惧色,“只有临死之人,才会如此话多。你怕是心里没底气吧?”

    毕盛闻言,笑意骤散,脚步遽然踏出,怒喝一声,“杀!”

    他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,在空中疾速变幻位置,闪烁在任真四周,只是刹那功夫,他便从不同角度刺出一十八剑,每一剑都直攻要害,凌厉至极。

    上空那一片薄剑,则盘旋左右,始终对准任真,却引而不发,既是在蓄势伺机,又遥相牵制,互为掎角之势,同样带来巨大威胁。

    任真也不含糊,极限速度释放出来,淋漓尽致,身形矫如游龙,在虚空留下无数魅影。

    他的左掌右剑,虚虚实实,真假难辨,同样令毕盛捉摸不透,到底哪一招才是真正的杀招。

    他们游走在战台上,闪转腾挪,只是片刻,各自已斩出上百剑,都没能占得上风,双方势均力敌,战况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而台下观众,都已看得眼花缭乱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两人,实在太快了!

    连典雄都看得直咽口水,暗暗惊叹,“旗鼓相当,这真的是越境之战么……”

    战台上,两人缠身厮杀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毕盛气息微喘,脸色潮红,讽刺道:“以二境战四境,你是不是觉得很了不起,这样是在大出风头?”

    任真面无表情,手中剑势又快几分,“婆婆妈妈,你们杀手都是话痨吗?”

    毕盛不怒反笑,眼眸里闪烁着狡黠精光,傲然道:“蠢货,你修行过一次,难道还不清楚第四境的玄妙?”

    任真充耳不闻,只顾不停抢攻。

    毕盛率性招架着,继续说道:“四境无人,踏入这层境界的武夫,无论体力还是精神,都彻底超脱凡人,纵横于千军万马间,如入无人之境。区区观海境,怎么可能耗得过我!”

    任真默然不语,情知他说的是实话,手上却不见半点慌乱。

    “晋入中三境,才算是实境的大修行者。若非我刻意消耗你,想玩猫捉耗子,你凭什么跟我势均力敌?跟一名杀手比拼耐力,你不觉得自己很蠢吗?”

    这就是毕盛的算盘。

    他要利用境界带来的巨大优势,慢慢折磨任真,令他始终看不到胜机,又疲于应付保命,不得不乖乖就范。

    任真轻笑一声,话音冷漠,“你的算盘倒是打得很精明。只可惜,咱们缠斗到现在,你见我动作迟缓过半分吗?”

    毕盛一怔,感受着任真剑上传来的凛然杀气,竟丝毫不逊于刚开始。

    “连你都明白四境无人之妙,难道我会不懂?猫捉耗子,呵呵,到底是谁捉谁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毕盛瞳孔皱缩,下意识地后撤数步,拉开跟任真的距离几分。

    任真挥舞长剑,精神抖擞,朗然道:“同为四境,有人愈强,有人愈弱,这是为何?因为武修的**本身就有差距。就算你已迈入四境,远胜凡人,只要没羽化升仙,就永远都受先天条件限制!”

    毕盛没来由地感到紧张。任真这份淡定,太过反常了。

    “攀山塑肉身,观海养神魂。观海境虽弱,却是筑基必经之途,精髓在于储纳灵力,灌入气海,用以滋养神魂。可以说,气海越大,神魂就越强。你的气海有多大?”

    这下反倒是毕盛沉默了。此刻,他心里涌出一股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的气海有多大,但我知道我的有多大,”任真吐了口浊气,用力砍出一剑,玩味地道:“你想不想知道?”

    毕盛冷冷说道:“听说你气海轰塌,如今重新修行,哪还有什么气海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真聪明,还是假聪明?天下人的气海都在丹田内,我的气海已毁,还能继续修行,这就说明,我的整座丹田都成了气海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毕盛脸色骤变,立即跳出圈子,难以置信地盯着任真,“丹田怎么可能当成气海用!”

    任真从容一笑,戏谑地道:“桑田成沧海,今时非往昔。你的气海再大,能大过丹田么,能大过我的气海么?”

    毕盛哑然无语,脸色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任真的话,半真半假。

    真的地方是,他身体构造特殊,天生就没有气海,确实是把整座丹田当气海用,因此他的神魂力量远超常人,达到了人类的最大极限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假的地方就微不足道了。他不是真正的顾剑棠,这样的构造当然并非气海轰塌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你以神念驭剑,消耗本来就比我大,气海储藏更不如我。最重要的一点,你知道我为何愿意陪你耗吗?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毕盛脱口而出,心里的恐惧达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任真一板一眼地道:“如果就这样斗下去,以二境敌四境,我虽然体质更强,只能支撑着不会输,却也看不到赢你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接下来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破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