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三十六章 死人如何承剑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临阵破境,这就意味着,刚才的战斗中,任真一直都在领悟修行。

    毕盛想到这点,表情变得极为精彩。面对他的死亡压迫,任真居然不为所动,还敢心无旁骛地酝酿气机,这份定力实在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破境?”他兀自不肯相信,沉声质问道:“你说你的整座丹田都是气海,那你破境需要汲取的灵力只会更多,短短一个月时间,你拿什么破境?”

    台下众人闻言,立即醒悟过来,“对啊!他最近一直都住在荒废的景山上,没有灵力来源,拿什么破境!”

    人们议论纷纷,皆以为任真是在危言耸听,恫吓毕盛。

    任真淡淡一笑,没有解释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以丹田为气海,确实需要太多灵气,按理说修行速度会异常缓慢。

    但不为人知的是,他吞噬掉云遥宗的整座地脉,灵气之充沛,足以令寻常武修爆体而亡,这正好填充了他丹田内的巨大空缺。

    此乃天作之合!

    然而,他并未急于求成,立即提升破境,而是苦苦抵挡着诱惑。唯有等契机来临,状态臻至巅峰时,一蹴而就,才能真正的顺遂圆满。

    所以,从一开始跟毕盛缠斗,他就有意识地调动肉身潜能,不断积蓄气机,同时观悟毕盛对神魂的驾驭技巧,等候那稍纵即逝的瞬息之机。

    现在,是时候了!

    砰地一声,只见任真身躯猛然一震,滚滚白汽从他体内喷薄而出,肆意飘散起来!

    在他丹田内,碧绿通透的精纯灵力,汇聚成一片汪洋大海,此刻剧烈翻滚着,掀起道道惊涛骇浪,化作无数洪潮,循着周天经脉,疯狂地涌向全身。

    咔、咔,细微的骨骼声响不断传出,强大灵气炽烈燃烧,爆发出恐怖的能量,浇筑进他的每一寸肌肤,与之融为一体,成为真正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这一刻,肉身涅槃,神魂升腾!

    任真顺势而行,一步踏入第三境!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人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震撼无语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谎,真的是在临战修行,伺机破境!

    而现在,他大功告成了!

    此时,任真神清气爽,意境空明,体内污垢都被一扫而尽,说不出的畅快。

    随心一动,他便感觉到,一股可怕的神魂力量油然生出,想要凌驾周围的一切!

    “这便是神意境吗?”他嘴角微扬,开心一笑,喃喃自语道:“前世的武侠小说里讲,‘神功大成,举重若轻’,果然妙不可言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侧的毕盛,脸色阴沉,快要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之前,他在台下观看考核,见任真出剑果决,不愿多耗半分力气,他便以为,任真吝惜体力,不擅长持久消磨,这就是致命缺陷。

    于是他放弃强攻,选择了缠斗。他以为胜券在握,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下,任真只能由他玩弄,无力挣扎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“他以为”而已。

    谁能料到,任真居然愿意接受这种缠斗厮杀,并且会临阵破境,瞬间拉近两人的境界差距!

    直觉告诉毕盛,这是在玩火,不能再耗下去了。不管能否逼出九剑,他都应该速战速决,否则可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!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,毕盛舍弃先前的傲慢,迅速恢复杀手本色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,我确实低估你了,不仅没能逼你就范,反而让你得机得势,又进一步。你成功激起了我的战意!”

    他双手各持一剑,踏步上前,眯起的眼眸里寒光四射,“激怒我的后果就是,我不再执着于逼你就范,而是只想杀死你!”

    “杀死我?”任真淡然一笑,讽刺道:“你这个杀手,狠话是真多。我可以告诉你,一切皆有可能,唯独你战胜我,就不可能!”

    毕盛冷哼一声,寒声道:“就算你晋入第三境,那又如何?你我之间,依然有天壤之别。你凭什么赢我?”

    任真收敛笑意,认真地道:“凭我有一剑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右手那柄铁剑脱手而出,飞上虚空,朝毕盛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神意驭剑,这是他踏入神意境后的第一战,也是他生平第一次驭剑。然而令他始料未及,迎来的却是一阵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望向虚空,那柄长剑颤颤巍巍,仿佛羸弱无力的老者,行动迟缓,摇摇欲坠,哪有半点凌虚破空的飞剑威势!

    “这特么是飞剑?”人们大失所望,纷纷起哄,喝起倒彩来,“这是飞蛾扑火吧!”

    “丹田化气海?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!结果就这么点念力,连柄飞剑都驾驭不稳!”

    “凭他这一剑,不见得会杀死人,绝对能笑死人!”

    毕盛也忍俊不禁,望着缓缓移来的飞剑,话音刺耳,“这就是你那一剑?你信不信,我稍微伸根手指头,就能将它……”

    “它”字还没出口,他眼里讽意正浓,这时,一道森冷寒光倏然从瞳孔闪过。

    然后,嗤地一声,他那雪白的脖颈上,一道纤细血线赫然出现,溅出鲜艳的血花。

    那颗圆滚滚的脑袋,咕噜掉在地上,滚出老远,一双死死凸出的眼珠里,兀自充斥着临死前的惊惧和不甘。

    他死都没明白,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场间所有观众也没看明白,他怎么莫名其妙就死了!

    站在战台后方的那些长老,却看得真切,不由倒吸一口冷气,同时惊呼出来。

    “剑四!”

    “快雪!”

    截然不同的两个词喊出口,指代的却是同一剑。任真所说,就凭他有一剑,便是这招名为快雪的剑四。

    雪花飘舞,薄如蝉翼,微弱而轻盈,被大风一吹,便无力抵挡,破碎成盐粒状落下。

    再快的雪,也弱不禁风,就如那一剑起时,翕动嗡鸣,看似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但在骤然加疾的寒风里,雪影飘忽不定,变幻位置的那一瞬,却藏着玄妙难言的意蕴。

    通透雪片锋利且无形,无孔不入,无处不在,刺出之时,是比剑还要寒冷的利刃。

    这一剑的威力,不在于绝对的快与慢,而是快慢之间,让人无法捕捉的节奏变化。

    骤雨初歇,快雪时晴。

    罔论毕盛懈怠大意,即使他严阵以待,面对这时慢时快的剑四,依旧难以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快与慢,只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剑圣绝学,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听到长老们的惊呼,那些年轻后辈总算如梦方醒。原来他们刚才嘲讽的那微弱一剑,竟然是如雷贯耳的剑四!

    那个男人,终于出剑了!

    战台旁,典雄怔怔地凝望着任真,嘴唇颤动半天,硬是没能说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他苦心孤诣,就是想逼任真使出九剑。现在,剑四出鞘,锋芒毕露,他如愿以偿,却根本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,他终于意识到,自己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。

    任真转过头,跟他隔空对视,眼神里说不出的嘲弄。

    “死人如何承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