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三十八章 真正的剑来!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剑十如来,简称剑来。

    伴随这一声狂啸,他手中那柄铁剑疯狂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嗡、嗡……

    剑锋在高频率的震动中,不断切割着空气,发出欢快而清亮的鸣啸声,恰如一名即将迎娶娘子的新郎,欣喜雀跃,迫不及待地想要激射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,在台下的人潮中间,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剑鸣,与之遥相呼应。

    一声……

    两声……

    寂静广场上,渐渐响起无数清脆欢鸣,好似私塾散学时房门打开的刹那,一柄柄利剑如蓬勃少年,心有灵犀,急切地同时颤动着,想要破鞘而出!

    万剑齐鸣!

    更有甚者,连方容手中那柄剑,也在猛烈悚动着,俨然接收到对面那一剑的感召,随时都会弃方容而去,倒戈相向!

    不知是由于慌乱,还是被佩剑带动,连同方容在内,全场人的身躯都不禁一颤,脑海里都预感到,接下来将发生的一幕。

    任真抬手,一剑擎天!

    他的强大神意涌入剑身,人剑合一,然后迸发出一股傲然无双的波流,潮水般袭遍全场。

    嗖、嗖!

    下一刻,场间所有利剑同时出鞘,直刺上虚空!

    它们出自不同人之手,却拥有着同样的意念。它们汇聚一处,密密麻麻,平行而飞,仿佛要遮蔽天空。

    万剑成海,气贯长虹!

    整个天地间,都充斥着肃杀的剑意!

    一声剑来,未必能征服叵测人心,却足以令万剑朝拜,情愿追随。

    这一剑浩浩荡荡,绽放出的不仅是剑意,还有睥睨群伦的绝世气概!

    所有人抬头仰望着,无不心惊胆战,骇惧异常。

    战台上,方容吓得面无血色。这千万剑锋直指的敌人,正是他。

    他只觉头皮发麻,脑海一片空白,根本不用考虑,也知道自己绝对无法接下这一剑。

    面对杀势滔天的万剑,他甚至极为荒诞地在想着,“他说得对,毕盛比我幸运一些,最起码不会被万剑穿心,洞射出千疮百孔!”

    任真振剑一挥,万剑化龙。滔滔剑潮涌动,尖锐呼啸破空,挟着恐怖威势,朝战台上空压迫过来。

    彷如黑云压城,天地陡然黯淡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震撼人心,正如那一夜,漫天群星流坠,波澜壮阔,蔚为壮观,极尽宏大气象。

    而万千星辰,正因任真悟这一剑引来。

    这一剑,便是那星陨异象而来。

    万剑将坠,方容绝望地闭上眼睛。除非是宗门元老出手,仅凭他自己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异变陡生。

    凛冽寒风中,一道清脆的破裂声响起。

    只见任真手里那柄铁剑,突然破裂成无数碎片,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这令所有人始料未及,险些惊掉下巴,“关键时刻,他的剑竟然断了!”

    苍穹之上的铁剑大军,这下顿时失去控制,重新变成一堆铁片,哗啦啦朝下方的人群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恢弘剑势,顷刻间烟消云散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观众们大乱,怪叫着四散躲避。

    崔鸣九站在人群里,气得顿足捶胸,嚎啕欲哭,“都他妈怪我,给你一把破剑!”

    哪怕再支撑一会儿,万剑如雨下,诛杀方容,这把剑便幸不辱命,毁则毁矣。关键时刻掉链子,让他白激动半天,这是天坑啊!

    就好比小两口滚床单,前戏做足功夫,媳妇正准备大战一场,你却突然幽幽来一句,我不行了。你说气不气人?

    他猛然跺脚,如丧考妣,欲哭无泪,“真他妈气人啊!”

    战台上,绝望的方容等了半天,也没等到万剑穿心,睁开眼看到那碎了一地的剑片,欣喜若狂,差点笑出眼泪来。

    “天不亡我!天不亡我!”

    他仰天大笑,居高临下地盯着任真,疯狂叫嚣道:“你刚才不是很强吗?来啊,来杀我啊!”

    任真丢掉手里的剑柄,无奈叹了口气,“老天爷,你这都是什么套路!捉弄我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虽然嘴上怨天尤人,他心里明白其中缘故。

    剑十太过刚猛霸道,需要释放出极其强大的神意,方能统御万剑,气势如虹。踏足神意境后,以他的变态天赋,要施展这一剑完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但那把剑有问题。

    普通铁剑哪能承受如此巨大的压迫力,它平庸脆弱,不堪重任,天生就没有称霸天下的剑首之命。让它来征服万剑,的确是赶鸭子上架,太强它所难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才深刻体会到,拥有一把名剑是多么幸运的事。

    只有名剑在手,才能重现刚才那一剑之威。

    他立即想到那壶酒,却摇了摇头,“大庭广众之下,若是拿出它,酒徒肯定会来取我小命。算了,还是用另一把剑吧!”

    于是,他不理会陷入癫狂的方容,抬手伸向虚空。

    “剑来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剑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岫峰顶。

    酒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隋东山酩酊大醉,躺在破草席上,翘着二郎腿,嘴里胡乱嗫嚅,“东有剑,西有剑,东西南北有书院。山上山下有文武,糊里糊涂八百年……”

    念叨到这里,他面红耳赤,憨憨一笑。

    “东西……你们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四下无人,无言可对,回应他的只有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他有些口渴,想要伸手去抓地上那葫芦,酒劲上头,猛地一趔趄,迎面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爬起身时,他愣是被磕掉一颗大牙,嘴里鲜血四溢。

    这下他怒气狂涌,抄起插在地里的沧流剑,一通乱舞。半晌后,他累得气喘吁吁,犹不解气,挥剑指着面前的归云阁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乱臣贼子!你们恨他,却又舍不得扔掉他的东西,你们算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“一座破塔,你情愿枯守十年,哈哈,你以为我看不透你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你不恨他,我也……咦,我恨不恨他来着?”

    即便此刻有人,也难以听懂这酒鬼说的醉话。

    能听懂的,多半都已是死人。

    他骂了半天,越发觉得无趣,随手丢掉这把名剑,准备躺下大睡。

    这时,天地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整座出岫峰猛地一颤,他再次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嘴里那座“破塔”忽有灵性,彷如活过来一般,打了个战栗,开始急剧缩小,而那一身黑漆,也簌簌剥落下来。

    嗖地一声,它冲天而起,化作一道流光,破云而去。

    隋东山见状,顿时酒醒大半,怔怔望着那道光影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此世上,再无归云阁。

    地戮剑重新现世。

    真正的剑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