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四十一章 形势陡转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听到这话,十二剑宗众人俱是一怔。听清河真人这口气,难道他早有预料,提前准备了应对之策?

    任真也讶然一笑,对清河真人有点刮目相看。这位一宗之主没白当,看来智商还在线。

    “棋高一着?傅清河,少在这里故弄玄虚!”

    裴东来踏出一步,站在群雄前方,双臂一扬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有准备,那又如何?我们十二大剑宗联手,放眼整个大唐,谁能匹敌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傲然大笑,桀骜话音震荡虚空,枭雄气概显露无遗。

    广场上,云遥宗众人瞳孔骤缩,抑制不住颤抖起来。裴东来的口气虽然狂妄,但所言非虚。

    这十二大剑宗,皆是北唐最顶尖的剑道宗派,仅逊于三大巨擘,各自称雄一方。他们一旦结盟,就相当于大半座剑道齐心合力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恐怖的强者阵容,除非大唐皇朝举兵,或者是儒家众书院联手,否则在北境之内,真的难有势力能与之抗衡。

    清河真人脸上笼满寒霜,眼角尾纹都褶皱到一起。他知道,裴东来确实有这个底气,但他绝非砧板上的鱼肉,任由他们宰割。

    还好他未雨绸缪,事先准备了一招后手!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在云遥宗面前,你们这些小门派都是乌合之众,不值一提!哼,你们都能想到结盟,难道我会想不到这点?”

    说罢,他豁然转身,望向后方的宫殿群,振声道:“请诸位盟友现身!”

    “盟友?”裴东来等人脸色剧变,忽然生出很不妙的预感,“云遥宗竟然也跟别人结盟了!”

    全场上万人同时抬头,仰望着那方虚空,神情惊异。他们心里都有同样的疑惑,敢跟十二大剑宗对峙,清河真人邀请的那些盟友,到底是何方神圣!

    咻、咻……

    这时,一道道尖锐声音传来,格外刺耳,这是利剑破空的呼啸声。

    只见从那宫殿群深处,攒射出无数人影,脚踏飞剑而来。他们分成两大阵列,降临在清河真人身侧,气场极其强大。

    左侧的那群人,清一色黑袍加身,长发随意披肩,额头上系着玄色发带,无不流露出剽悍可怕的气息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名中年男子,魁伟雄健。

    右侧那群人打扮装束也都一致,却是穿着红袍,鲜艳如火,在疾风中飘舞着,仿佛燃烧起来一般,跟那群黑袍人相比,气势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他们的领袖,是位妖娆女子,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两群强者降临,裴东来倒吸一口冷气,下意识后退数步,连说话嗓音都莫名颤抖。

    “剑渊,剑冢,你们怎么也来了!”

    原来云遥宗请到的盟友,居然是另外两大剑道巨擘!

    听到这惊呼,下方的任真神情微凛,认真打量着虚空那两群人,眼眸里闪烁着异样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云遥剑宗、秋暝剑渊、斜谷剑冢,谁能想到,高高在上的这三大巨擘,有朝一日会联手抗敌!”

    “我在金陵时,就久闻另外两方的威名,却一直未能相见。今天群雄毕至,倒要好好领略一番,这北唐剑道的风采!”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下方众人愣在原地,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们虽是云遥宗的门人,却对这结盟一事毫不知情。连那些地位很高的长老,也只是隐约知道今天有贵客来访,但不清楚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事关重大,清河真人担心泄密,将所有人都瞒在鼓里。没人明白,若非万不得已,若非出现最糟糕的局面,他真的很不想揭开这层真相。

    现在,虚空划分成两大阵营。

    对峙一方,是以太玄宗为首的十二大剑宗。

    另一方,则是以云遥宗为首的三大巨擘。

    北唐剑道最顶级的十五座宗派,今天全部到齐,隔空对峙!

    一场惊世大战,一触即发!

    清河真人踏步向前,扫视着远处那群强者,嘴里吐出一道冷漠话音,“十二剑宗又如何?我说过,在我们三大巨擘眼里,你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!”

    以三对十二,看似数量差距悬殊,但他却充满信心。凭三方巨擘的底蕴,岂是十二剑宗所能比!

    除此之外,云遥宗还占据地利人和,广场上又有数万名门徒。而十二剑宗,只是派来顶尖强者,寡不敌众,明显落在下风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场大战,云遥宗赢定了!

    裴东来闻言,脸色变得极其难看。现在的局面,完全超出了他的预判。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剑渊和剑冢竟然会插手,站在云遥宗身后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些年来,整个剑道格局看似稳定,三超多强,彼此制衡,实际上却是小冲突矛盾不断。因为利益纠纷,诸方剑宗频频发生摩擦。

    尤其是三大巨擘之间,由于实力差距很小,彼此关系更是敏感,明争暗斗不断。若非今日亲眼所见,恐怕没人会相信,他们能捐弃前嫌,站在同一阵营。

    裴东来彻底失算了。

    他竭力平复着心情,望向左侧那名黑袍男子,温声问道:“姜先生,剑渊是成心要跟十二剑宗为敌吗?”

    名为姜桓楚的男子沉默不语,傲意尽显,似乎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裴东来眉尖猛挑,还是不死心,忍住怒意继续说道:“云遥宗势颓,已经成了砧板上的鱼肉。难道你们就不想分一杯羹?”

    这是他想不明白的另一点。

    墙倒众人推,痛打落水狗,这些都是自古以来的常理。即便没有旧怨,另外两家巨擘见财起意,也应该会对云遥宗发难,跟十二剑宗站在一起才对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们都没理由支持云遥宗。但他们确实这样做了,太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姜桓楚闻言,冷哼一声,漠然道:“傅清河说得没错,你们只是群乌合之众,有何资格跟我讨价还价!”

    大宗派有大宗派的心性。三大巨擘各有傲气,平时便瞧不起这些小剑宗,以狂傲著称的剑渊,更是毫不掩饰这份鄙夷,直接道破,丝毫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裴东来忍无可忍,这下怒发冲冠,厉声喝道:“目中无人,你是想找死!那两位没来,你们也占不了多少上风,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缓缓抬手,示意身后众人准备。

    另一方,姜桓楚等人见状,也剑拔弩张,准备动手开战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一道话音幽幽飘来,云淡风轻,令众人一怔。

    “动不动就鱼死网破,你们不累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