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四十三章 形势又转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“买卖?”那女子一愣,朱唇挑起一抹迷人的弧度,“剑圣大人今天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多了!”

    十二剑宗的群雄也很惊愕,对任真这寥寥数语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下定决心,要跟三大巨擘恶战一场。没想到,任真却说三千剑经已不在,想釜底抽薪,从根源上瓦解云遥宗的结盟。

    最后提出的所谓买卖,更是让人匪夷所思,难道他作壁上观,心里一直都藏有企图不成?

    任真蹲在地上,一边拨弄那些铁剑,一边心不在焉地问道:“还未请教芳名。”

    女子嫣然一笑,宛如绽放的苞蕾,娇艳欲滴,“奴家公输歆,见过剑圣大人。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神情微凝,抬头说道:“原来是公输先生的后人。怪不得年纪轻轻,剑冢就让你来主持大局!”

    公输歆颔首微笑,神色罕见地庄重几分。

    这时,刚才前去探察的那名下属凌空而来,回到公输歆身畔,开始附耳密语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落到她身上。他们很想知道,是否真如任真所说,三千剑经已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只见公输歆蛾眉一颤,姣好面容遽然涌出精彩的表情。她当然不敢相信,偌大一座阁楼,竟然会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人们见此情景,愈发心奇,到底发生了什么,能令公输大小姐的情绪如此波动。

    公输歆恍惚片刻,再次俯瞰向任真时,脸色开始变得古怪,“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今天的一切?”

    任真耸了耸肩,苦涩一笑,“我要是料事如神,早就逃之夭夭了,还留在云遥宗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公输歆闻言,不再犹豫,凛然道:“剑冢和云遥宗的结盟,就此取消。剑圣大人,咱们可以好好谈谈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漫步而下,朝任真抬手,示意到一旁私下交谈。

    她这一举一动,顿时令在场众人震撼无语。看来任真所说是真的,三千剑经真的不在了!

    清河真人心神大乱,慌忙说道:“公输小姐,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!”

    公输歆没走出多远,听到这声叱责,转过身盯着清河真人,脸色冰冷至极。

    “出尔反尔?明明是云遥宗不守信用,事先转移走剑经,现在竟然倒打一耙,怪罪到我剑冢头上?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姜桓楚以为明白发生了什么,冷戾地道:“先将剑经藏起来,骗我们两家当挡箭牌,替你流血卖命,你却坐享其成。傅清河,你真是打的好算盘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一挥长袍,就要从云遥宗阵容脱离。

    清河真人脸色霎时苍白,如果让他们取消结盟,云遥宗不仅再次变成孤家寡人,又立即多出两大强敌,那将真的是万劫不复!

    “且慢!”他大喝一声,阻住两人离开的脚步,慌忙解释道:“你们误会了!我只是为了慎重起见,暂时将剑经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保管而已,绝对不敢欺骗你们!”

    形势紧迫,他顾不上再去深究,那些剑经到底去了哪里。只有先稳住两方盟友,他才有喘息之机,日后可以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公输歆和姜桓楚闻言,同时转身盯着他,眼神里流露出怀疑。

    他给世人留下的印象太阴鸷狡诈,不由得他们不怀疑,他会不会过河拆桥,利用他们逃过倾覆大难后,又翻脸不认账,不肯交出剑经。

    清河真人看出他们的顾虑,谄笑道:“云遥宗如今既无剑圣,又无剑阵,早已不是你们两派的对手,哪敢戏弄你们!请放心,事后我若不把剑经交出来,你们大可以前来兴师问罪!”

    现在是危急存亡之时,他有苦难言,不得不先用缓兵之计,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那两人将信将疑,彼此对视一眼,很快达成默契,掉头朝清河真人走去。

    三千剑经的诱惑实在太大,他们如何不动心。另外,他们都对宗门的实力无比自信,即便清河真人敢欺骗他们,日后他们也可以大举进犯,逼迫云遥宗就范。

    对于剑经,他们志在必得!

    场间形势再次剧变,眼看巨擘联盟即将瓦解,清河真人利用花言巧语,还是惊险地挽回了局面。

    原本喜上眉梢的十二剑宗众人,心情又跌到谷底。任真的离间之计失败,他们依然要面对极其强大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沮丧之时,任真的话音再次响起,还是那么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“两位做决定,是否太过草率?我的买卖都还没谈呢!”

    众人望去,只见任真笑呵呵地蹲在台上,脸上看不出丝毫颓意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,清河真人是在撒谎,但他并不打算拆穿。

    因为今日这盘棋,是死棋,无解。

    “买卖?”清河真人勃然大怒,哪敢再给他出口挑拨的机会,厉声喝道:“把他拿下!”

    战台后的云遥宗众长老一怔,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命令他们,于是手持长剑,冲上战台。

    这时,公输歆妩媚一笑,笑声清脆悦耳,“慢着!今天这场大戏实在精彩,我倒要看看,剑圣大人到底还有何名堂!”

    精明之人都懂得待价而沽,作为剑冢代表,她当然要为宗门谋取更多的利益,先听听任真的算盘,又有何妨?

    任真见状,眼里对这女人多出一抹欣赏之情。他负手走在台上,扫视着那些气势汹汹的长老,面色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教两位,归云阁里那些剑经,对我顾某人而言,算不算珍稀宝物?”

    姜桓楚冷哼一声,缄默不言,心道,死到临头,你竟然还不忘逞威风。

    倒是公输歆欣然答道:“当然不算。剑经三千,固然精妙,却如何比得上你的孤独九剑!相比之下,九牛一毛而已,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对于剑圣绝学,她跟世俗众生一样,向往已久,并不吝惜溢美之词。

    任真点头,继续问道:“既然如此,三千剑经,孤独九剑,如果这两样放在一起,你们会挑选哪个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愣住,没有开口。这不是废话么,只要脑子没坏,当然会选孤独九剑!

    任真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,看来他们的脑子都还没坏。

    那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笔买卖很简单。助我剿灭云遥宗者,可得我一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