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四十五章 云遥失其鹿,剑道共逐之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他越是这么说,其他剑宗的强者越心急。很多人站出来,纷纷叫嚷着请战,迫不及待要跟云遥宗血战一场。

    裴东来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两剑,可以想见,用不了多久,他就会实力猛增,太玄宗也会随之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此长彼消,相比之下,另外那些剑宗原地不动,就等于落后太玄宗一截,若是再不思进取,迟早会成为下一个云遥宗,这叫他们如何不急。

    “剑圣大人,请下令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服从您指挥!”

    剑渊剑冢两派强者也取出佩剑,只等任真一声令下,他们就冲上去抢夺功劳,尽可能为宗门多争取几剑。

    任真倒是不急,这时候又蹲下身子,耐心摆弄起残剑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稍安勿躁,有件事还是要先交代清楚。我跟云遥宗的仇怨,仅限于长老一辈。但是广场上这些年轻人,跟我没有瓜葛,不应该牵连进来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脸上都浮出古怪神色,这人情卖得也太假了吧!

    在场强者们又不是傻子,怎会做出这愚蠢行径。他们很清楚,云遥宗愿意收下的年轻人,都是望族子弟,无不身份煊赫,背后藏着不容小觑的势力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来这里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,要从云遥宗手里抢走这些摇钱树,搬回自家院里供着。他们争抢都来不及,哪敢大肆杀伐,树敌无数!

    任真眼眸微眯,说道:“云遥宗不是一直处心积虑,想逼我交出九剑么?现在我交出来了,就看你们有没有命来拿!”

    裴东来手持长剑,护卫在任真身前,凝重地扫视着四周,像保护自己亲爹一样尽心竭力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想过,直接从任真手里抢走所有剑诀,一跑了之。但多年的江湖经验告诉他,如果这样做,他可能会万劫不复,没命消受。

    一旦动手,立即会成为众矢之的不说,他更无法确认,任真到底是否还有可怕的后手。

    毕竟,任真今天的表现实在太异常了,既淡定又老辣,举止间透着强大的自信,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权衡之下,他还是决定稳重行事。反正已经手握两剑,没必要再铤而走险,成为众人抢夺的靶子。

    他应该庆幸,这些江湖经验救了他一命,否则真的会无福消受。当然,他此刻还无法意识到这点。

    “那日,我最先去的是鸿影峰。当时在半山腰,我曾经说过,我是在给你们机会,你们却不懂珍惜。既然如此,就从你们先开始吧!”

    云遥宗众长老里,当初迎接任真的那名道姑闻言,如梦初醒,神情黯然,懊悔到了极点。如果她能当场听懂其中深意,哪会有现在的凄惨下场。

    鸿影峰主面色悲痛,心里的悔意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她仰慕顾剑棠多年,做过不少痴情举动,人尽皆知。若非她嫌弃剑圣失势,不仅不念旧情,反而闭门不见,派人羞辱于他,任真断然不会伤她性命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说,是她没能抓住机会。覆水难收,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任真丢掉手中断剑,漫不经心地道:“秋水阁,这个机会给你们。灭掉鸿影峰一脉,我赏你们一剑!”

    秋水阁众强者闻言,喜形于色,任真一上来就让他们出手,他们怎会迟疑,顿时一涌而上,朝那些穿青色衣饰的长老杀去。

    任真并不关心战况,而是抬眼望向战台。一大半铁剑都已搜查完毕,他还是没能发现目标,希望正在渐渐缩小。

    战斗很快结束,秋水阁以碾压之势完成任务,他也兑现诺言,将一剑法诀传给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对手,是见剑峰。当初你们想逼我交剑诀,对吧?既然如此,长天道的诸位,以最快速度除掉这一脉,我赏你们两剑!”

    越想逼他交出剑诀,他就让他们下场越惨。以两剑为诱饵,他不信长天道的人敢拖延怠慢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择长天道,他当然也有自己的算盘。

    十二剑宗里,长天道本就是实力较强的一方,现在再传他们两剑,无异于如虎添翼。他相信,以长天道的野心,绝对会想顶替云遥宗的地位,主动去攻伐更弱的那些剑宗。

    到时候,何愁剑道不乱!

    果然,长天道出手毫无保留,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见剑峰一脉,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任真又陆续点名几个宗派,指挥他们除掉剩余几脉的长老,自己则在快速翻找断剑。

    “这些长老平时作威作福,行尽不义之事。当年诬陷那人谋反时,他们更是不念同袍之情,为了私利站出来构陷,他们不该死,谁该死?!”

    十四大剑宗,联手围剿云遥宗,无论如何安排,都会是一场压倒性的虐杀。今日的云遥宗,成为整个剑道的公敌,无人愿站出来援助。

    此战过后,原先的剑道格局被颠覆,在任真刻意操控下,众多剑宗重新洗牌,势必会有一些宗派趁机崛起,或者消亡。

    毕竟,一名绝顶剑修的存在,能改变原本势均力敌的战场。擒贼擒王,剑圣绝学一出,足以令对方的核心人物陨落,之后的战斗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而云遥宗只有七脉,这就意味着,有出手机会的剑宗,也只有七家。

    至于某些宗门,被任真刻意忽略,没能获得这天大的崛起良机。

    眼看只剩下最后的朝天峰一脉,一位中年男子再也沉不住气,站出来问道:“剑圣大人,你为何不让我华山派出战?”

    任真头也不抬,冷冷地道:“岳不群,如果我的情报没错,在我北归云遥宗之时,你们应该派出过强者,试图截杀我吧?”

    岳不群哑然无语,悻悻地退下。他自以为行事隐秘,又未曾跟任真相遇,便不会被知晓,没想到对方居然知情,并且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这时,姜桓楚冷冷开口,“如此说来,我秋暝剑渊没能得到机会,也是出于这个原因?”

    任真恍若未闻,直接无视了他,转身说道:“傅清河的朝天峰一脉,最后就有劳剑冢的强者了!”

    公输歆一直表现得很耐心,最后听到任真这句话,笑得双眸眯成一线,“我就知道,剑圣大人肯定心疼奴家,不会让我空手而归!”

    说罢,她踏出数步,亲自朝清河真人袭去,其余强者则联手发难,攻向最后仅剩的那十数名长老。

    在整个剑道围剿下,兴盛数百年的云遥宗,今日就此覆灭。

    同时,在这最后关头,任真兴奋地一颤,终于找到梦寐以求的那节断剑。

    “幸好你也在这里……”